人各有萌,缘来则聚。

[新藤大和X泷川尊]《未满是这个城市的名字》1 不惑都市(上)

* 未满都市&未满都市sp 新藤大和X泷川尊角色同人

* 对岛国法律一窍不通,法律相关都是胡说八道,大家看看就好

* 进来前请先看清说明,避免误伤

 

未满是这个城市的名字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去看电影那时候吗?

你可能忘记了,我却永远都会记得。

电影叫什么名字我完全想不起来,总归不是我喜欢的电影。但是因为你想看,我于是也装作想看,就一起看了。

那是一个冬夜,看完电影回去的时候,你还沉浸在电影之中,比手画脚地跟我讲着电影里的情节。我就走在你稍微后面的地方,在路灯下看着你那般开心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不能完全融入电影,但是那个时候的我却被你微笑着的侧脸感染了。即便很多年以后,在人生中狼狈或者低谷的时刻,只要想起你当时的那个笑容,就会像是在漆黑的夜晚看见星光一样,我依然会感到喜悦。遥远细碎的,却是连同夜晚也能温暖的喜悦。

这是一个值得我一生去爱的人,那个时候我想。

啊,我爱着这个人,然后我突然意识到。

……然后这份爱直到今天也没有改变。

 

Episode 1 不惑都市 

 

【上】

 

“不是挺好的嘛。”大和把手机还给尊,“看上去挺浪漫的啊,所以到底为什么要离婚?”

“是很浪漫啊,”尊看着手机上的短讯,“可惜不是写给妻子的。”

“哈?”大和愣了愣,突然又抢过尊手里的手机仔细看了看,“所以这是……”

“丈夫写给他的初恋情人的。”

“这也太过分了。”大和立刻叫道,“所以这家伙到底做了什么对不住他太太的事。”

“准确来说,是什么也没有做,就连这个讯息也是存在草稿箱里,一直没有发出去。”尊说着拿过手机,放回包里。毕竟这个是重要的证据,要是弄坏了就惨了。

“还有不是离婚哦,”他想起来补充道,“这位太太想要的判决是婚姻自始无效。”

 

+++

 

到泷川律师事务所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十点了,可是尊还是哈欠连天。

昨天又在大和家里过夜了,木地板有点硬,总比不上自己家的大床舒服。

自己毕竟也是三十八的人了,果然醒了还是有点腰酸背痛的。

其实昨晚明明赶一赶还是能赶上终电的,但是吃了饭大和二话不说就已经给他在地上铺好了床,还一边跟他叨叨学校里的事一边帮他拿好了睡衣。于是他又说不出要回家去的话了。

本来是为了解决幕原地下水事件临时住在大和家的,但是现在事件解决了,大和却似乎一点也没有让他回家的意思。

一直有个人住在家里,大和那家伙不会觉得不便吗?尊想。

不过也是,那家伙连个女朋友也没有,一下子大概也想不到家里多出一个人的问题吧。不过自己还是得找个机会告辞吧,不然一直住下去算什么事。

说起来,从幕原离开之后,到再次见面,中间隔了二十年的时间距离。

二十年,是很可怕的时间长度呢,但是很奇怪,跟大和一下子又再次熟稔了。就像是两个齿轮,一旦咬合就会立刻开始转动起来。仿佛这中间的二十年的分别都不曾存在。

“朋美女士已经来了。”打开律师事务所的门的时候,助理优奈道。

尊赶紧看了看手表,现在正好十点。他和渡边朋美约了也是十点,看来是朋美女士到早了。

正在看表,优奈突然凑过来,吸了吸鼻子,仿佛尊身上沾上了什么味道。

“怎么了,有什么?”

尊忍不住自己也嗅了嗅。还好,虽说身上穿的还是昨天的衣服,但是并闻不到奇怪的味道。

“有哦,”可是优奈狡黠一笑,“我闻到了,属于大和老师的味道。”

尊拍了一下她的脑袋:“小丫头说什么呢。”

“所长你又在大和老师家过夜了对吧。”

“对,但是,”尊立刻制止了她小脑袋里的妄想,“不是你想的那种过夜。”

她噘嘴,一脸不相信:“说真的所长,大和老师真的不是你的初恋对象?”

“都说了不是了。”

“但是我不这么想。”

“证据是?”

“女人的直觉。”

“证据驳回。”

尊一边说一边挂好衣服,走去沙发那里。

渡边朋美看他进来,便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对他微微颔首。

“不好意思,来晚了。”尊说。

“是我到早了。”渡边朋美说着重新坐了下来。

渡边朋美今年四十八岁,她结婚二十八年,目前育有一子一女。

“鉴于上次我们已经详谈过一次,所以我就开门见山吧。到目前为止,您的决定还是没有改变吗?”

“没有。”

“明白了,”尊点头,“作为您的律师,我很想告诉您胜诉可以得到保证,但是很可惜,我做不到。不仅如此,我还必须告诉您,在这个案子上,您的请求十有八九,不,十有十是不会得到法官支持的。”

“没关系,请泷川先生就以我之前说的提出诉求。无论是否能够得到支持,我想尽力一试。”

“好的,明白了,就照您说得做。”尊说,“对了,今天下午的律师会见,您想跟我一起去吗?”

“不,您代表我就好了,我就不去了。目前还不想看见那个人的脸。”渡边朋美回答。

送走了渡边朋美,优奈回来的时候若有所思。

“怎么了?”尊问她。

“夫妇这种东西,越是爱着对方,越容易变成仇人呢。比起陌生人,更不能原谅自己爱的人。”

尊敲了敲她的脑袋:“比起思考这种东西,你先好好准备你的司法考试再说。”

“我有在准备啦。”

“你都落榜两次了。”

“所长你也是考第三次才考上的啊。”

“我是笨蛋,你也是笨蛋嘛。”

“那我肯定是啊,不然我怎么会来给您打工,不都说笨蛋凑堆嘛。”

“啧……”

眼看尊又要长篇大论,她连忙道:“对了,下午的律师会见是在JE律师事务所的总部。”

“港区?”

“嗯。”

“这么远?”尊看了看表,“这个点不好打车,地铁又堵,我要怎么过去比较好。”

“我帮您预约个车吧,”优奈摇头,“您看,我早就让您买车了,您就是一直拖拖拖。真不明白所长您,有时候又特别有决断力,有时候又不知道在磨蹭个什么劲。”

车啊,尊想。也许是该买车了。

 

+++

 

因为不想去挤地铁,于是搭了预约车去了JE律师事务所。

JE律师事务所是全球排名前十的律师事务所,在东京的总部也很大。朋美女士的丈夫怎么说也是在大公司当部长的人,他肯定知道,如果不花钱找个好律师打离婚官司,之后就会花更多的钱。

尊一踏进门,前台小姐立刻不动声色地打量起了他。这种大型国际律师事务所就是这样,装修得一片非黑即白的冰冷调调,有种让人高不可攀的感觉。我说的可不只是收费。就连坐在前台的接待员小姐,也是美貌但是不苟言笑的类型。

这些吓不倒尊。他同这种所谓的大所律师打交道也不少年了,虽说JE总部办公室倒是第一次进。

前台打了电话,说是负责律师还在跟客户开会,请尊在开放式会客厅稍等。

对方的律师应该还在教渡边先生如何和解的策略吧,不过他肯定想不到,自己这边并没有任何和解的意图。

尊一边想着,一边踱到了开放式会客厅。大律师事务所的规格就是不一样,咖啡机是最新的德国进口货,咖啡胶囊是自选的。尊抱着胳膊站在五彩缤纷的咖啡胶囊前,觉得那里大概至少有一百种口味,却突然听到背后有人叫他。

“请问……” 

尊回过头来,看到面前站着一个年轻的女律师,一看那身非黑即白的调调,就知道大概是JE的人。他本想不到JE的人会跟他有什么交集,没想到对方下一句话竟然是:“你是泷川君吧……”

“你是……”尊打量对方。如果说是自己的同学,对方岁数不对,有点太年轻了。而且他也想不起来读法学院的时候有这么个女同学。

“你不记得我了?”对方说,然后提示道,“富士山咖啡……”

“啊!”尊突然想起来了。是她!

但是面前这个留着长发的干练女性,实在无法和记忆里那个剃着男孩子一样短发的假小子联系在一起。

说起来两个人上一次见面,已经是五年前了。

那是尊第三次参加司法考试。考得好还是不好,尊自己也不太清楚。

第一次他知道自己没有准备好,所以没过是正常的。

第二次觉得准备得不错,可是还是没有过。他为了这个一度认为自己能力有限,一辈子都考不上律师了。如果不是因为遇到彰那小子,得到了彰的鼓励,想着自己怎么也要加油还他人情,也许都没有勇气再考一次了。

但是还有一个理由,尊一直没有说,是因为五年后的那个聚首。

因为要和大家见面了,因为要和那家伙见面了,因为想要成为不输给那家伙的大人,尊才拼了命努力读书来着。

当年说了自己是法学院志向,大和那家伙却说“看不出来呢”,所以尊想,自己一定要当上律师给他看看,好让那家伙大吃一惊。

但是虽然尽了最大努力,有些事情做不到还是做不到。这个世界,本来就不是事事都能达成,人人都能顺遂的世界。也有力所不能及的事。所以如果这次还是考不上的话,尊决定自己也会认真考虑下如何重新规划下一步的人生。

没想到走出考场,却看到一个女生蹲在树下,把头埋在臂弯里。

因为是陌生人,本来应该装作没看见就过去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尊想到了第一次考完的自己。考完那天,虽然妈妈和姐姐问起来,自己嘴上说还好,但是心里却知道自己一定过不了。想要责怪别人,想要责怪这个世界,但是责怪最多的还是自己。为什么我做不到,为什么我没有尽最大努力,一直一直无法停下这个想法。结果那天晚上还用被子蒙住了头,偷偷哭了鼻子。

对男孩子来说真是十分丢脸的事情。当时想的是,这样的事情一定不能让大和那家伙知道。不然那家伙肯定说,你怎么又哭了,这么多年一点进步也没有。

所以那个时候看着那个女孩,尊走了过去:“不要紧吗?”

“没事,”从深埋的臂弯里传来含糊的词语,“只是有点中暑了。”

事情的后来,在离考场不远的咖啡馆,尊请那个女孩喝了富士山咖啡。

是把冰激凌做成富士山的形状,任其漂浮在冰咖啡上面,而底下的部分会慢慢融化,渗入浓郁的冰咖啡中,非常漂亮。而尊自己只点了普通冰咖啡,一边喝着一边盘算这个月便利店打工的薪水还够不够覆盖今天这笔奢侈的开支。

女孩没有喝,只是盯着慢慢融化的富士山发呆。

“快喝吧,”尊温和地说,“不然就化了。”

“刚刚说了谎,对不起,”女孩突然低头认错,“并没有中暑,只是快哭了,但是因为觉得丢了脸,才找了借口。”

尊笑了。他早就想到了。

“怎么了,考得不好吗?”他问女孩。

“是,”女孩坦诚以告,“走出考场的瞬间就觉得没救了。如果考不过的话,我的人生就完蛋了吧。”

“我已经落榜了两次了,我的人生也没有完蛋呀。”尊冲她笑了笑,“没事的。”

女孩抬起眼睛看他。不知道是不是尊的那个笑容有了效果,她的表情没有刚刚那么痛苦了,变得有点愣愣的。就像是一根弦,崩到最紧,已经要断了,但是有人突然抚平了一点弦上的压力。

还是个小孩啊,尊想。可大概所有人都上着赶跟这个孩子说你要成功你会成功,却没有一个人告诉过她失败也没有关系,没有一个人摸摸她的头跟她说“没事的”。

“真的吗?”她问,眼睛里带着迷惘和不自信。

“真的,我可是过来人。你现在脑袋里的所有想法,我都想过。你心里的所有情绪,我都有过。”尊回答,“但是没事的,今年考不过,就明年考。明年考不过,那就再考一年。如果你尽了全部努力,还考不过,你就坐下来想一想,你还有别的什么是能做的,想做的。路永远不会只有一条。”

“可是我会觉得自己浪费了宝贵的时间。”

“未来的时间难道不是更宝贵嘛。与其懊悔过去,不如想想未来。”

 

+++

 

那年放榜的时候,当尊看到自己过了,他忍不住举着拳头欢呼,然后绕着街区跑了一圈。

跑步的时候,他突然想起来那个到最后也没有流眼泪的女孩。

不知道她这次过了没,他想。可是说起来,自己根本连对方的名字也不知道。

可是这个连名字也不知道的陌生人,现在就这么站在自己面前,给尊递了她的名片。

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缘分还真是奇妙啊。

“室川晴子。”尊看看名片,然后忍不住问她,“你是怎么知道我叫泷川尊的?”

“那天你去开发票的时候我偶然听到的。”

“原来如此。”尊点了点头。

“发榜的那天,看到了你的名字也在,觉得特别高兴。”

“所以你也是那次过的?那我们还算同届。”尊打量了她一下,“变成大人了呢。”

“泷川君也一样。”

“我早就是大人了。”

“那什么时候两个大人可以一起去喝个咖啡,我还想点富士山咖啡,”她笑笑,“这次我请。”

“赚这么多,你请是应该的。”

“泷川君也不差吧。”她示意尊拿的那个名牌手包。

“跟你比差远了。当然了,如果说并购啊证券化什么的我是不太懂,可是打离婚官司的话我可是不会输的。”

“所以你这次来JE,是有离婚官司要打?”

“是啊,我的对家就是你们这边的律师,好像是叫濑户……”

“濑户广树?”

“没错。”

“希望泷川君一定要赢。”

“为什么你希望我赢?好像他才是你的同僚。”

室川晴子笑笑:“你见到那个人就知道为什么了。” 

 

评论(36)
热度(616)
 

© 阿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