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各有萌,缘来则聚。

[新藤大和X泷川尊]《未满是这个城市的名字》2 周末要做什么(上)

Episode 2 周末要做什么

 

【上】

广告至少登了两个礼拜,但是投简历者寥寥无几。

因为临近考试,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优奈要抽出专门的时间段学习,因此跟尊请假了。

为了找个暂时接替优奈的人,泷川律师事务所不得不在网上登了招聘律师助理的广告。

即便是为了积累人生经验,这些以律师为志愿的年轻人也想找出名的大型国际律师事务所实习,以便以后在求职简历上添上光彩一笔。像尊这种没什么名气的个人律师事务所基本无人问津。

当然,也并非没有抱着姑且来看看的心态投了简历的人,但是来了之后,总觉得这里不是个正经的律师事务所。还没等尊筛选他们,他们就先把泷川律师事务所给筛了。

“怎么办,要不我还是不要请假了?”优奈发愁地托腮看着电脑。邮箱毫无动静。

“别说傻话,”尊用手里的案卷敲了一下她的脑袋,“你最好这次给我全力考过了,不然明年别想我再给你带薪学习假。”

优奈揉了揉脑袋,露出一个谄媚笑容:“我知道所长你人最好了……”

就在这个时候电脑上传来叮一声。这是有邮件进来的声音。

优奈转回头去看邮件。点开后她愣了一愣,把脸凑到电脑面前。

“所长所长,你过来看!”

“什么啊,大惊小怪的。”

“这个人合格了啊,不,应该说是过分合格了。”

“什么叫过分合格?不要把我们所的甄选标准降那么低好不好?”尊挤开优奈,凑到屏幕前。

“你自己看嘛,”优奈指着简历,“对方已经通过了司法考试,当律师都绰绰有余,却来应聘短期助理工作,你说算不算过分合格。”

尊简单浏览了一下对方的简历。不仅如此,对方在法学院的成绩是前5%,就算申请去那些大律所的工作也并非不可能。

“所长,你说这样优秀的人才怎么会来我们这里?会不会是什么奇怪的人?啊,我知道了,一定是个大胖子,要不就是长得特别丑,被别的律师事务所嫌弃了走投无路才来投靠我们这种律师事务所?”

“什么叫我们这种律师事务所?”尊不满,“再说了,你知道律师事务所的简历筛选流程为什么不可以强制要求应聘者放照片吗?就是怕大家有以貌取人的嫌疑。”

“虽说是不强求贴照片,但应聘者自愿贴照片当然是人家的自由。所以一般帅哥美女还是会贴的,毕竟这是加分项。这个世界总是会对漂亮之人温柔一些,毕竟美貌是全人类的财富。全世界都尊重这种特权。他没有主动贴,说明他肯定不是帅哥,”优奈叹气,“啊,我本来还很期待所长您能招个帅哥,您看,我还没有男朋友呢。”

“比起男朋友,现在你的重点应该是考试吧。”尊吐槽。

“是。”优奈吐吐舌头,“那我给他打电话让他找个时间过来面试吧。”

“好。”尊看看手表。时间差不多了,他下午还要去见一个客户,“定周末吧,我这个周末有时间。” 

“您每个周末都有时间。”优奈看他,“说真的所长,您真的不找女朋友吗?”

“错,”尊说,“女朋友不是找到的,是遇到的。”

“什么意思?”

“就是说,行走在这个孤独星球之上,步履不停,但是在某段旅途之上,啪地就遇到了,那个让你愿意停下脚步的人。”

“原来如此,”优奈点头,“比如说,在这个孤独星球之上,步履不停,骑着自行车,哼着小歌,突然你就遇到了,那个让你愿意停下脚步的人。不止停下脚步,为了怕他淋了雨感冒,你还热了吃的给他,还在见面的第一个晚上,就和他睡一起了。”

“睡一个帐篷而已。”尊纠正,无可奈何,“无论我说多少次我跟那个叫新藤大和的家伙不是一见钟情,你也不会相信的吧。”

优奈笑了:“不信。”

尊摇了摇头,拎起包:“我出门了。”

 

+++

 

尊看了看表。

过了约定时间半个小时,客户没有来。忍不住给对方打了电话,对方回答说:快到了。

结果尊又等了半个小时。

还好这间咖啡馆的咖啡还蛮好喝的。尊喝了一杯咖啡,又吃了一个冰激凌,以此打发时间。

看了看手机,客户还是没有回音。想再打个电话过去,但是想到对方已经说了快到了,再催是不是不好,于是又放下了手机。

手机上收到的最后一个短讯是今天早上杜生发过来,通知他跟大和周末聚会的地点。

可惜的是,铃子不能来这次聚会。但是更让尊烦心的,是铃子不能来的理由。

那天晚上跑步比赛赢了。明明是自己作弊起跑在先,结果大和还是遵守了约定。

吃了晚饭,大和就给铃子打了电话。其实那家伙心里也是想要跟铃子联络的吧,尊想。就是性格太别扭了,如果自己不在背后推他一把的话,就不会主动打过去。

可是打是打了,铃子接起来电话,大和却又支支吾吾地,总说不到重点。

多管闲事的自己于是接了过来,按了公放键。

“铃子,我是尊,我们就是想问问你周末有没有空?”

“这周末吗?”

“是啊。”

“怎么,你们两个要过来看我?不过这周末不行哦,”她说,“这周末我有约会。”

大概有两秒钟手机这边一片安静。尊觉得一瞬间就连空调也变得更冷了。

“等等,你是说约……”

大和抓过了手机:“是吗?居然还有人愿意和你这种大妈约会,你可要好好珍惜。”

“大和你就是总说这样的话,才会被女性嫌弃。”铃子大概早知道这家伙是说不出好听话的人了,一点也不生气,“说起来,你们刚刚问我周末有没有空是什么事?”

“本来跟彰和杜生他们有个小聚,约了一起去喝酒,想问你要不要一起来的。”大和说。

“听起来很开心的样子,有点想去呢。”铃子笑了,“下次吧。下次我一定来。”

“好,下次再约,祝你约会顺利。”大和正要挂下电话,突然想起来什么,“对了,如果到时候需要有人临时照顾孩子的话,就把孩子送到我们这边来,反正我和尊周末都有空。”

“不用了,我已经拜托了隔壁阿姨临时来帮我照看一个下午。你跟尊就好好过周末吧。”铃子回答。

看着大和挂下电话,尊摇了摇头。

“祝你约会顺利。”他学着大和的语调小声嘀咕。

“不然呢。”大和反问。

“不准去,留在我的身边。”

“我是这种人设吗。”

“偶尔变一下人设,女生会心动的哦。”

“你这么懂,你自己怎么也没有女朋友。”

“我只是还没有遇到我想让她心动的女生。”

“三十八岁了都没有遇到吗?”

“对方迟到了。没什么,我会等的。”

大和翻了翻眼皮,没有说什么,只是端着盘子进了厨房。

尊洗了澡,换了睡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但是小腿却突然抽筋了。

最近运动不足,刚刚跑的时候明明没有什么感觉,但是休息一段,疲劳释放出来了,反而抽筋了。可别让大和那家伙知道,尊想。那家伙刚刚明明要他不要跑的,自己却不听。现在要是让他知道了,他肯定得笑死。没想到怕什么来什么。还揉着小腿,大和却洗好碗出来了。

“腿怎么了?”

“没怎么。”

“你这是没怎么的表情吗?”

“小腿抽筋了。”

大和蹲下身来,按了按尊的小腿肌肉群。

“这里?”

“嗯。”

大和站起来,示意尊坐过去一点,然后自己在沙发上坐下来。

“我给你按摩一下。”

“不用了吧,一会儿就好了……”

还没等尊说完,大和就拉过尊的腿放在自己大腿上。

尊呆了一呆:“你还真给我按摩啊?”

“躺好。”

大和都这么说了,尊干脆在沙发上躺下去。

“你会不会啊。”

“之前有段时间我锻炼过度,肌肉拉伤,痛得都没法动,只好自己研究如何慢慢恢复,还给自己做过按摩,也算久病成医。”

“你为什么锻炼过度,你又不是教体育的。”

“就是那段到处被研究院拒绝的日子,为了发泄,所以就锻炼过度了。”

“你傻啊。”

“彼此彼此吧。”大和说,“缺乏运动还和我比跑步的人是谁。”

大和的手掌很暖也很有力,透过睡裤薄薄的衣料,热量渗入皮肤之中,又被有力地推开,很舒服。尊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人还是会改变的呢,”他嘀咕,“二十年前的你就绝对不会做这么体贴的事。”

“那二十年前的我,和二十年后的我,哪个更好?”

“这种问题问我也没意义吧,问女生还比较有价值一点。”

“如果问你的话呢。”

“嗯……果然还是二十年前的你吧。”

“为什么?你不是说那个时候我超任性的嘛。”

“对啊,超任性的。”尊又想起了大和那个时候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但也是任性王子啊,”尊说,“我还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样子,我戴着副墨镜感觉都挡不住你一身闪闪的光芒,对了,还有那一头长发……”

“不要再提长发。”

“怎么了?”

“土死了。”

“没啊,我觉得很帅。”尊笑了,“土帅土帅的。”

“那现在不帅了?”

“现在……”尊抬起上半身打量大和,“现在就是个大叔嘛。”

他重新躺回去,两手放在胸前,结论道:“啊,果然还是年轻人好啊。”

“你现在的发言才大叔呢。”

两个人有一茬没一茬地聊着,突然尊又提起来铃子的话题。

“铃子……你现在去告白的话,也许还来得及。”

“那家伙又有了喜欢的人了,说明她终于走出了之前的伤痛,在自己的人生里继续前行了,”大和说,“这样不也挺好的嘛。”

那天大和用这句话做了总结。

哪里好了,可是尊想,一点也不好。

那天晚上对大和说了,谁不幸福都不要紧,只有你,请你一定要幸福。

……完全是真心实意的。

朋友有很多,挚友仔细算来也有几个,但是大和却只此一人,占据着他心里最特别的位置。

尊一直有种感觉,如果这家伙若是幸福的话,自己也一定会觉得幸福的吧,即便自己也许永远也遇不到,得不到。

正想着那天的事,突然手机响了。想着这下应该是客户打电话来了,没想到却是事务所的电话。

“所长,面试安排在今天下午了。”优奈在电话里说。

“啊?今天下午?那不就是现在?”尊一愣,“我现在在会见客户,你知道的。”

“是啊,但是对方说希望尽快安排面试,我说了你有客户要见,结果对方说正好,在工作中面试对考察能力不是更好嘛。对方都这么说了,我也没什么好说了,就把他发派到您那里去了。”

“等等,你是说……”

“我把咖啡馆地址告诉他了。”

“什么时候?”

“半个多小时前,他大概快到了吧。”

这丫头简直胡闹,尊想。

正想着,突然背后有人问:“泷川律师吗?”

转回头来,面前站着一个穿着合身西装拎着包的年轻男人,年纪大概在二十代前半,比尊高半个头。额发都用发胶梳上去了,露出了饱满的额头和端正的五官,十分帅气。

优奈这次算是押中宝了,尊首先想到的是。

不行,然后他想,那丫头在考出执照之前恋爱禁止。

“我回来再跟你算账。”尊对电话那端嘀咕,然后挂了手机。

尊正想着怎么先把对方把打发回去,等到之后见完客户再约他过来面试,却没想到这时候客户到了。对方是个抱着孩子的年轻女人,婴儿车在进咖啡馆门时卡住了。还没等尊有所反应,年轻人就主动上前解围,和咖啡馆的服务员一起帮助客户把婴儿车弄进咖啡馆来。

在把客户带到座位上时,他顺便自我介绍:“我是泷川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助理高岛彻,那边是我们的所长泷川尊律师。”

他一边说,一边冲尊笑了一下。

这小子还蛮机灵的嘛,尊想。

“不好意思,带着孩子出行实在是太不方便了。”这位年轻妈妈坐下来立刻道歉了。

虽然等了一个多小时,但是看到对方确实有难处的样子,尊想想也就算了。

他在对面坐了下来,准备开始聊案子,没想到对方的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

“请帮我抱一下!”也没等尊答应,对方就把孩子塞在尊怀里,然后跑出去接手机了。

尊抱着孩子愣了两秒,直到发现孩子乌溜溜的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这胖小子大概是在打量面前这个大叔是谁吧,尊想。

尊把孩子举起来,正想逗逗他,没想到那孩子突然凑过来在他的嘴上亲了一下。

“哎?”尊瞪圆了眼睛。

还没等尊反应过来,那孩子突然又凑过来,似乎又要亲他。

喂,你这个小接吻狂魔!尊心想,然后把那小家伙调了个让他脸朝外,这样他就亲不到自己了。可是那小家伙似乎很不满意,瘪着脸挥舞着双手抗议,眼泪都要出来了。

“让我来抱吧。”高岛彻伸过手,仿佛怕尊不放心,他补充道,“我有个妹妹,小时候我妈工作忙,从小都是我抱她的。”

尊半信半疑地把孩子交给高岛彻,然后看见这个年轻人抱起孩子左颠颠,右颠颠,那孩子果然就破涕为笑了。尊松了口气。就连那个年轻妈妈,打完电话进来看见在高岛彻怀里笑成一朵花的宝宝,都有些诧异。

“真想雇您的助理当保姆。”她叹了口气。

尊笑了:“他很贵的。”

“开个玩笑,我也没钱。”她苦笑,然后把静音的手机放在桌子上。

没有了一切干扰,终于可以好好谈谈案子了。

“所以您之前在电话里说想谈的案子到底是……”尊问。

“我的母亲,”女人说,“我要告她。”

 

+++

 

聚会定在一个蜷在街角一隅的小居酒屋。

别看面积不大,但是酒好喝,常客很多,还是靠杜生的关系才订上的包房。

尊他们到的时候,杜生和彰已经在了,正一边等他们一边剥毛豆喝起了小酒。

“来啦。”看他进来,彰跟他打了招呼。

“怎么,都喝上啦。”尊说,然后脱了鞋子,进了包间。

杜生正举起杯子要喝酒,抬眼却看见除了优奈,尊的后面还跟着一个面生的年轻人。

“这位是……”

“给大家介绍一下,高岛彻,我们事务所新来的助理,会在我不在这段时间顶替我的工作。”优奈给大家介绍。

“前两天不是还听你说招不到人嘛,怎么这就招到了?”杜生问尊。

“昨天面试,昨天签了合同,昨天就上任了。”尊说,想了想补充,“可能先后顺序上略有差异。”

“年轻就是好呢,感觉亮闪闪的,照得人睁不开眼。”彰立刻感叹道。

“说什么呢,彰君也很年轻啊。”优奈说。

“哇,还是优奈酱好,有段时间要看不到你,真有点舍不得呢。”彰说。

“如果是彰君叫我出来喝酒的话,我一定随叫随到。”优奈回答。

是优奈先邀请的高岛彻,问他要不要参加周末的聚会。

可是尊警告他了,那是一群三十多岁的老男人的聚会,像你这样的年轻人也许会觉得很无聊。同时他也告诉高岛彻,泷川事务所没有什么尊卑上下,所以不用特别配合他。优奈跟去纯粹只是为了蹭吃蹭喝,至于高岛彻,完全可以不用为了这个打乱自己周末的安排。

我周末什么安排也没有。可是高岛彻这么回答。

于是就变成了一起来的结果。

点了喝的,又添了几个小菜,一群人坐下来。

“给你介绍一下,”尊说,“岩永彰,天才建筑设计师。江口杜生,天才料理人。”

“照这个势头,我们不奉承你一句天才律师是不是过不去。”杜生笑了。

“我是不是天才我自己知道,但是这小子绝对是天才,”尊说,然后拍了拍高岛彻的肩膀,“彻君不得了,脑袋特别好使,读书的时候成绩很好,司法考试一回就考过了,写的法律文书也是非常漂亮。”

杜生打量他:“像你这种,即便去大一点的事务所也完全不是问题吧。”

“对啊,来这样的律师事务所是有什么特别理由吗?”彰也好奇。

“你们这些人,”尊不满,“什么叫这样的律师事务所?”

正在高岛彻准备回答的时候,有人撩帘子进了包房。是大和。尊一看见他,就忍不住笑了。

“好慢啊你。”

“公车堵在路上了。”

“你跑过来的?”

“是啊,热死我了。”大和说着,放下背包,“你们都点完了?”

“点了。”尊帮他把背包移到角落里,“你要什么?”

“冰啤酒。”

“服务员,再加瓶冰啤酒。”

大和在尊身边坐下来,用湿毛巾擦了擦手。

尊拆了筷子递给他:“怎么样?”

“不知道。”大和摇了摇头,“但也算尽了最大努力。”

今天是大和去研究院面试的日子。可是说真的,对于面试结果他没有太多自信。

果然面试官问了他关于年纪的问题。他们还是想要找直接从大学院升上来的年轻学者。在他们看来,大和不是名校毕业的,年纪有点大了,而且简历上并没有从事研究工作的经验。

但是大和说了,他从事研究的热心不输给任何年轻人。还有,这些年虽然一直在当老师,但是私下进行的研究没有中断过。

他还带了这些年自己写的研究论文给各位面试官过目。

面试官讨论了一会儿,说是之后会再联络他通知面试结果。

“现在的世界是年轻人的世界,对我们这些大叔来说真是不公平。”彰感叹。

虽说彰现在在建筑设计师事务所也算中坚力量。但是渐渐的,平成时代出生的那些年轻建筑设计师也开始涌进来,带来下一个世代的不同视角和新潮创意,让他倍感压力。

“但是起跑点虽然比别人落后了,终点线却是一样的,如果努力跑的话,还是有可能比别人先跑到。”大和说。

“我还以为你面试回来会消沉呢,看来并没有被击沉。”杜生说。

“消沉是年轻人的特权,大叔要朝气蓬勃。”大和说,看向尊的杯子,“你喝的是什么?”

“红玉梅酒。”

“给我喝一口。”

“你不是不喝甜酒嘛。”

“外面超热的,我当汽水喝。”

尊递给他,大和一口就闷了。他这一口跟普通的一口可不是一回事啊。

“啊,爽快。”放下酒杯,大和一脸活过来的表情。

“你这家伙。再怎么没有酒味,这也是酒啊。给我喝慢点。”

大和把杯子还给尊,尊一边唠唠叨叨,一边给自己倒了半杯。

这时啤酒来了,大和咕咚咕咚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正要喝,却发现对面还坐着一个没见过面的年轻男人。

他看看尊:“……就是昨晚你跟我说的高岛君吧。”

“高岛彻,”尊给两人介绍彼此,“新藤大和,热血笨蛋教师。”

“喂喂,你给我好好介绍。”大和不满。

“好吧,”尊说,“热血笨蛋教师,以及超冷门植物生物学研究方向爱好者。”

优奈凑过来补充:“……就是我说的所长的男朋友。”

高岛彻立刻抬眼看向大和。

“喂,优奈酱,要是高岛君真误会了可怎么办。”大和说。

“叫我彻就好了。”高岛彻回答。

“说起来,彻君有女朋友吗?”优奈好奇。

“没有。”

“不会吧,你明明这么帅。”优奈立刻双眼放光。

“真的没有。”

“那男朋友呢?”杜生问。

大家都给了杜生一个不可置信的眼神。

“男朋友怎么了?”杜生老神在在地说,“都什么年代了,不是很平常嘛。”

“也没有。”

“那优奈酱你不是大大的有机会吗?”彰说。

优奈立刻抓住机会上前卖萌:“彻君,你愿意继承我家的佛龛店吗?”

高岛彻笑了:“目前还是一心一意律师志愿。”

“为什么?如果说是挣钱的职业的话,别的也有很多,为什么偏偏选择律师?”杜生问。

“对啊,你刚刚还没说选择我们律师事务所的原因呢。”优奈说。

高岛彻想了想:“原因是……所长。”

尊愣了一下,然后嫌弃地拍了一下高岛彻的脑袋:“说什么呢。”

“是真的。”高岛彻揉了揉被拍的地方。

“为什么?”这下大家真好奇了。

“其实之前所长曾经帮家母打过离婚官司,所以……”

“啊!”尊指着面前的人,恍然大悟,“你是杉本君?”

年轻人点头:“不过现在是高岛了。”

“也对,”尊明白过来,“你父母离婚之后,你就换了你母亲的姓。难怪我听到高岛彻的名字总觉得有点耳熟,就是一时想不起来。”

“哇,你跟我们所长还有这渊源,为什么不早说?”优奈问。

“想说来着,总是找不到机会。”

发现命运竟然以这样奇妙的方式交织在一起,大家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于是七嘴八舌地,包厢里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你和所长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五年前,那个时候我高三。” 

“你们知道吗?那个时候他大概就这么高,特别瘦,但是两条胳膊却格外长,远看就跟个小猴子似的。”尊回忆着。

“是,那个时候大家都说我像猴子,所以干脆就连在网上的ID也给自己取了这个。”

“可以加你账号吗?”优奈立刻加了对方的社交网络账号,然后发现对方的ID果然是Monkey。

“好有趣。”她忍不住笑出了声。

“还是英文的啊。”杜生吐槽。

“那个时候同学们都用英文做ID,所以也跟着用了。”彻回答。

尊英文不好,所以看不得别人拽英文:“有什么区别啊,都是猴子。”

“是。”

“所长说什么你都说是,那怎么行,彻君。所长大人现在已经够无法无天了,这么下去他不得飞起来。”优奈提醒他。

高岛彻想了想要怎么说:“……我知道了。”

“喂,你只不过换了个说法而已。”优奈无奈摇头。

“说起来,五年不见,你居然都这么高了。”尊感叹。

“好像我的青春期来的比别人晚一些。”

“无论如何,恭喜你通过司法考试,成了独当一面的律师。”

“和所长比还差远了。而且说起来,如果没有所长的话,我是不会当上律师的。”

“彻君,你别再奉承他了,他的尾巴都要翘到天上了。”大和说。

尊瞅了大和一眼:“怎么,你摸过?”

“那如果没有遇到尊,你会当什么?”杜生说。

高岛彻想了想:“需要律师的人。”

“什么意思?”

“犯罪者。”他说,“如果没有遇到所长的话,我现在大概是一个犯罪者。”

空气瞬间安静了一下。优奈第一个反应过来,捶了他一拳:“彻君在说什么啊。”

高岛彻笑了一下:“被我吓到了?”

“搞什么啊,”彰叫道,“吓我一跳,差点酒杯都砸了。”

“不过有一点是真的,五年前和所长相遇之后,就打定了主意要当律师,所以拼了命地读书,想有一天能和所长一起工作。”

“这能不能算高岛君的报恩?”优奈想了想。

“什么恩情?只是我的工作而已。”尊说。

 

评论(5)
热度(417)
 

© 阿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