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各有萌,缘来则聚。

[新藤大和X泷川尊]《未满是这个城市的名字》3 水族馆约会的注意事项(中)

【中】

 

高木没来上学。

教务主任说早上接到了高木父亲的电话,说是高木高烧,今天卧床在家,不能来上课。

昨天在水族馆遇到的时候,明明很健康的样子。怎么突然就病了?

下了班,大和背上包去了高木家。

反正现在回家的话,家门口也堵着一堆记者。甚至从学校出来的时候,也有几个记者在学校门口盯梢。他们已经摸到了学校,想要从这里挖一点消息。但是大和知道,他们关心的不是他,而是想要从他这里拿到冈崎律的小道。

校长给老师们打了招呼,让大家统一口径不要发表任何评论。不过就算他们想要评论,他们也不知道说什么。就连大和自己,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在昨天之前,他还不认识冈崎律。

等到了半路,大和终于把这些记者甩掉了。他躲避追踪的能力经过两次“幕原”事件可算是锻炼出来了。

下了出租车,往高木家走的时候,尊发了短讯过来:“晚上来我家住吧。”

“算了,我找个旅馆吧。给你添麻烦就不好了。”

“你再说一遍?麻烦?非要这么说的话,你不是给我添麻烦,你整个人就是大麻烦。你知道当年在幕原你给我添了多少麻烦。现在才说怕给我添麻烦,你是不是时机搞错了。”

大和看着手机,笑了。

“短讯好长,有点不想看。”他发过去。

一秒钟尊的短讯就回来了。

“……真想把你从屏幕那边揪出来揍。”

大和甚至能够想象尊望天叹气的样子。

“知道了。”在尊真的抓狂之前,他回复道。。

“晚上到事务所来找我。”尊写道,“你还没去过我家吧。在事务所碰头,然后一起回家。”

一直都是尊住在他家。说真的,大和还没去过尊那里。

不知道尊住在什么样的屋子里。他不禁好奇起来。

这么想着,抬头突然看见了高木家的门牌。之前好几次来高木家家访的时候,高木的父母都不在。偶尔有家政妇来给他开门,但是大部分都是高木一个人在家。可是这次按了门铃,是个优雅的夫人来给大和开的门。她是高木的母亲。高木的父亲也在。难得。

他们请大和在沙发上坐下。

“听说高木君病了,所以我来探望他一下。顺便给他带了今天的功课。不知道高木君有没有好一点。”他问。

“他已经好多了,谢谢老师。”高木的母亲回答。

“那我去看看他。”大和站起来。

“难得您专程过来看他,先喝点茶。”

夫人端上了红茶,装在精致的瓷器里,配着饼干。

大概是今天早饭吃太饱了,一天都不饿。大和只端起了红茶。

“他不在家。”高木的父亲开口了。 

“不在家?”大和顿了顿,放下红茶,“可是他不是……”

“他没生病,他是去参加另外一个学校的入学考试了。”高木的父亲说,“不瞒老师,我和他母亲现在正在办离婚手续。之后这边的房子会处理掉,我会搬去公司附近的公寓,他母亲会搬回老家。给他新选的中学是寄宿制的,靠近我的工作地点。我和他母亲都希望在他成功升上高中之前,先不对他说离婚这件事。那是一所名门中学,偏差值很高,对上好的高中更有帮助。今天他正是去参加那里的入学考试,因为不方便跟这边直说,才用了生病这个借口。”

“原来如此。”

“这孩子很聪明,所以考上那里应该没问题。过两天我们会去学校给他办转学手续。我们很关心孩子的教育问题,希望老师您理解。”

“我理解,任哪个家长都想让孩子去读更好的学校。”大和回答,“那今天的课题……”

“您交给我吧,我会转交给他。”高木的母亲接了过去。

看来这里没他什么事了,大和起身要走。

“谢谢老师的关照,我送您出去。”高木的母亲正想起身送大和,但是他的父亲却先起了身。

“不用了,你收拾吧。我去送老师。”

他将大和送出门口。可大和走下台阶的时候,他又叫住了大和。

“老师留步。”

大和停下来,看见高木的父亲走上来。

“在他转学之前的这段时间,我希望您能减少跟他的接触。”他说。

“什么?”

“今早的周刊志我看了,跟那个冈崎律在一起的是新藤老师您吧。”

大和沉默了一下:“所以呢。”

“我知道我家那小子跟您走得近,我不希望他在去新学校之前闹出什么新闻。”

“原来如此,”大和点了点头,“因为老师是同性恋,所以男生的家长觉得不安全了,要这么说的话,如果老师是异性恋,女生的家长才应该全员抗议才对。”

“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新藤老师。我也信任老师您。只是这小子以后的人生还很长。我对那小子期待很高。这只是一个做父亲的请求,希望您理解。”

大和没有说什么。他转身想走。可是不知为什么,他又想起了那天在水族馆,高木笑着说和自己像父子的神情。大和停下了脚步。

“您知道高木君的大学志愿是什么?”他问高木的父亲。

“志愿?我希望他之后去投资银行。”

“我不是在问您的想法,是在问他的想法。”

“他没告诉过我。”

“那您就没想过问问他吗?哪怕就一次,问问他在想什么。”大和看着这位父亲,“说着关心孩子,却完全不关心这孩子在想什么。您对这孩子的期待,到底是您对这孩子的期待,还是您对自己的期待。”

高木的父亲沉默了。

“你们离婚的事情,高木君恐怕已经知道了。”在离开之前,大和说,“还有,大学毕业后高木君想要当游戏策划,因此他的志愿是计算机系。”

身上的现金在坐出租车去高木家的时候用掉了,回程的时候大和只好坐了地铁。

想着时间已经晚了,应该没有多少人认出来他了,没想到出站的时候还是被几个小年轻给纠缠上了。

“是你吧,周刊志上登的那个冈崎律的恋人。”

“名字是什么?”

“不要一声不吭啊,说来听听啊。”

“你现在可是爆红网络,如果公布名字的话,说不定瞬间一百万粉哦。”

“我也想要啊,一百万粉。”

“你就算了。”

“男人和男人,感觉想象不能。我啊,果然还是女人比较好。”

“所以到底是怎么样,男人跟男人在一起?”

“对啊,跟我们说说嘛。”

什么都要一一解释,什么都要一一回答,真是好麻烦。

大和突然想起了那个冈崎律在视频里说的话。

——男人和女人相爱就可以,男人和男人相爱就不行吗?

到底哪里有问题?

大和停下了脚步:

“你想知道男人跟男人在一起是什么感觉?回想一下你和你的恋人在一起的感觉就知道了。什么?不知道?你没有爱过人,也没有被人爱过?那就抱歉了。爱就是爱。无论男人和女人,男人和男人,女人和女人,爱都是一样的。不过你是不会懂男人和男人在一起是什么感觉的。”大和说,“不是因为你喜欢女人,而是因为你从来没有爱过。”

 

+++

 

“我回来了。”尊给他开门的时候,大和道。

可是尊并不准备让他糊弄过去,皱着眉头打量他。

“你这又是怎么了?”

大和知道自己的嘴角肯定青了。刚刚那里挨了一拳。

“跟人打架了?”

“是他们先来找茬的。”大和说,“但是我一个打三,把他们打趴下了。”

“你这家伙,早上白让你吃双黄蛋了。”尊说,“我不是要你一个打三,是要你一个打三还能全身而退。”

“是,以后我一定加强锻炼。”

“进来吧。”尊示意里面,“有客人。”

“客人?”大和走进事务所,然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大高个立刻站起来,深深给他鞠了一躬:“对不起。”

这是说一句对不起就可以了结的事吗,大和想。

“希望你今天是带着一个好解释来的。”他对冈崎律说,“现在我也是想破坏水龙头的心情。”

 

+++

 

冈崎律最近在演一部电视剧,是关于天涯孤独的私生子回国寻找亲生母亲的故事。

“啊,我记起来了,我们爸妈那个时代不是流行一部电影吗,小的时候放经典电影展的时候,我姐还带我去看过,叫做《人间的证明》。”尊说。

冈崎律眼睛发亮,仿佛找到了知音:“你也知道那部?”

“当然知道。”尊点头,“主题曲《草帽歌》实在是太经典了。”

“对,我超喜欢那首歌。结果每次跟别人说起来,大家都说,你是活在哪个年代的人。”

“经典是不死的,可以跨越时间。”尊说,“所以这次是经典翻拍吗?”

“算吧,”冈崎律点头,“不过这次讲的是爱情故事。”

“我知道,那天在水族馆看到了,女主角是三田凛华吧。”

“是。”

“凛华君超可爱的。”尊说。

“谁啊?”大和完全状况外。

几乎不看电视的他对现在的年轻演员一无所知。就算偶尔看过,名字和脸也是对不上号的。

可是然后尊的神色突然严肃了:“所以如果要制造绯闻的话,三田君会更合适吧,为什么找上大和?”

“那时候心里憋着一股气,无数次无数次被追问,就想着干脆答是算了。给新藤君添了麻烦,真是对不起。”

“你只是随性就说了,但是大和的生活却受到了严重干扰,这不是一句添了麻烦这么简单能解决的事吧。”

尊还想说什么,但是大和伸手拦住了他,对尊摇了摇头。这个被困的感觉今天大和已经了解了。只是喜欢的人性别不同罢了,为什么必须被一再追问,一再诘难,一再当做谈资。仿佛我们做错了什么,仿佛你们有什么权力审判。

“这家伙还是你的粉丝呢。”为了缓和气氛,大和说。

“曾是。”尊说,“已脱粉。”

“什么时候的事?”大和惊讶。

“就是昨天的事。”尊没好气地回答。

“对不起。”冈崎律再次道歉。

“说吧,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和问。

“我的这个角色在电影里有个弟弟,”冈崎律说,“当我的角色沦落天涯孤独无助的时候,弟弟却住在豪华的大宅里,拥有着一个前途无量的美好人生,享受着母亲的爱,所有人的爱。而我自己,我也有一个弟弟。比我小两岁,叫做冈崎龙。大家都说我们长得很像,就像是一个模子倒出来似的。龙已经好多年没有给我打过手机了,虽然我这么多年都特意保持着同一个号码。可是那天在水族馆的时候,我突然接到了他的电话。”

那个时候律刚刚进入演艺圈,演了一些小角色,靠着自己帅气的外表和努力的表演开始出名。

可是有一天经纪人突然把一本周刊志甩到了他的面前。

“脚跟都没站稳呢,这是在胡闹些什么!”

照片上是律和一个男人亲吻的照片。即便灯光昏暗,视角模糊,但是仍能看出来律的轮廓。

但是只有律知道,那不是自己。而是龙。

可是当记者问他的时候,他什么也没有说。他只说,不是我。

这件事引起了轩然大波。当时律的事务所花了好多时间和钱才把事件压了下去。

有好长一段时间,为了冷却处理,事务所都没有给他接工作。

于是律回了家,决定先在家休息一段时间。

他的父母问了他一样的问题,律还是回答了,不是我。不知道。

“我就说了,不可能是律。”他的父母松了口气,“这些杂志也是太闲,人家孩子喜欢男人女人关他们什么事。喜欢什么都是别人的自由,我支持。只要我自己的孩子不是。”

律永远忘不了,当父母这样说的时候,龙的表情。

这些虚伪的平权者,律想。无论是父母还是自己的粉丝。

我支持不同的取向,只要自己的孩子不是。只要自己的偶像不是。

同性绯闻爆出来这些天。他的粉丝纷纷在网上声援他,维护他。

但是比起宣扬取向的平等,比起力争爱跟性别无关,粉丝们却在竭力辩护他并非同性恋者这个事实。

那么如果我是呢?律想。

如果我是,我的外型和演技会改变吗?不会。

但是你们看我的眼光却会改变。

所以我只是幸运罢了。

幸运地生成了异性恋者,因此可以享受这个美好时代,能够轻松地活着。

而龙只是比我不幸得多。光是喜欢和自己同性别的人这条,就令他的人生饱经磨难。

但是如果我和龙交换位置,是不是世界将要颠覆,我也只有逃跑一途?

……龙逃跑了。

“那天龙就站在我家门口的那条路上。哥,对不起了,他这样对我说,流着眼泪。那个时候我要是追上去就好了。可是我没有,我就这样看着他离开了。”律自嘲地笑笑,“我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差劲的哥哥。”

“之后一直也没有联系吗?”尊问。

“龙会在每个新年寄来明信片,有时候会打电话到家里来,告诉我们一切安好。但是他从未告诉过我们地址。他说他在跑船,所以居无定所。但是真正的原因是他不想让我们找到他吧。”律说,“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想,龙并不是自己离开的。他是被我们,他最亲最爱的家人,从这个家里赶走的。我是他的哥哥,却在面对记者面对世人的时候,直接否认了他的存在。而父亲和母亲,说着只要自己的孩子不是就好,然后松了一口气的样子,让龙觉得无地自容。这么多年,我一直想要跟他道歉。我一直在想,如果我只是个普通人,我们家是不是就可以和原来那样。我的弟弟是不是就不需要远走他乡。但是那天龙却突然打电话来,对我道歉了。”

接到了完全陌生的号码的来电,律接起来,却发现是多年未见的弟弟。水族馆里人很多,想要找个安静接电话的地方,却总有人过来找他签名。于是律干脆躲进了洗手间的单间,关上门,然后接起了弟弟的电话。

“我知道过了这么多年,道歉有点晚了,但是还是想跟哥说声对不起,我做了不可挽回的错事。”龙在电话里说,“那个时候,我是故意的。”

时光再次倒退回律开始走红的时候。

各种工作邀约不断,而且总会收到很多女孩的告白。

有信,有电话,有来自粉丝的,还有来自同一个学校或者邻居家的女孩子。

还有人会半夜冲到他们家楼下,大喊“冈崎律,我爱你”,直到被他们父母轰走,或者被警察驱散,简直让人哭笑不得。

律觉得不胜其扰。龙却非常羡慕。

真好啊,你们的爱可以这么简单地说出来,可以大喊出来。可是我的爱呢。

对于自己的取向,律难以启齿,即便对自己的哥哥和父母也一样。

要是像律一样喜欢女孩子就好了,他想。

老天啊,让我喜欢女孩子吧。无数次,他曾这样祈祷。

如果喜欢女孩子的话,我就能跟律一样,过一个轻松些的人生了。但是做不到。

龙开始怨恨自己的人生。怨恨律。

为什么,大哥就活得那么轻松,自己却过得这么辛苦。

凭什么,大哥就能够得到这么多人的爱,成为父母的骄傲,自己却整天生活在父母会对自己失望的恐惧里,就算想要得到一个人的爱也不能宣之于口。

所以那次让周刊志拍到,是意外,也不是意外。

那天龙和人出去的时候,明明看到了尾随的周刊志记者。他们把自己当成了律,一直跟着自己。于是故意跟对方接吻了,故意被拍到了。

那一瞬间不知道为什么,对自己最亲最爱的人产生了恶意。

想要破坏律的人生,想要他跟自己一样,堕入地狱就好了。

可是面对这样的自己,律却并没有指责。

明明知道照片里的人是自己,在父母面前在众人面前律却什么也没有说。

律一个人走入狂潮,却让自己留在沙滩上。

……而且这浪潮过了这么多年,也从未停歇。

这些年来,无论律有女朋友,还是没有女朋友,关于他的同性传闻都没有断过。总有周刊志在跟拍他,想要从他身上挖到大头条,也是那次事件的后遗症。

我对律做了这样的事,把你一个人留在我制造的混乱里,然后就逃跑了,真是太差劲了。现在我终于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人,在一个即便和爱人牵手也不会受人非议的国家生活。但是你却不能逃跑。必须留下来,为我做过的事情负责。对不起,哥。

“那个时候听到龙在电话里无数次说对不起,我突然醒悟了。这么多年,我们两个人都抱着负罪的心情活着,可是我没有错,龙也没有。错的是这个世界,是这股让我和龙都这么痛苦的浪潮。”律说。

那天走出洗手间,当话筒被举到他的面前,当闪光灯在他面前铺洒成一片光的汪洋的时候,律又想起了那片浪潮。

可是这次他不想再随波逐流。

他要迎着那股浪潮往前走,他要诘问那些藏在浪潮背后的目光,声音。那些藏在浪潮背后的人。

——男人和女人相爱就可以,男人和男人相爱就不行吗?


评论(7)
热度(374)
 

© 阿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