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各有萌,缘来则聚。

[新藤大和X泷川尊]《未满是这个城市的名字》4 来自水星的恋人(中)

【中】

 

期间限定仅为一周的恋人。

听起来十分浪漫。只是听起来。

早上尊还在睡觉,手机就响了。

拿起来看,是高岛彻发过来的讯息。

“早上好。”

真是服了他了。和一个三十八岁的大叔谈恋爱,用十七岁的高中生的方式吗?

尊把手机扔回床头柜,然后把头埋在枕头底下,想要睡个回笼觉。可是手机又震动起来。

他趴着,把头侧到另外一面,想要装作没听到。但是手机却还是震个不停。

这家伙,是发了多少条讯息过来。尊终于忍不住翻了个身,抓过手机来看。

——还不起床吗?

——把头埋在枕头底下,想装作鸵鸟吗?

等等,这家伙是怎么知道的?尊很惊讶地坐了起来。

——上班会迟到的哦。

——我就是我自己的老板,迟到了也没有什么吧。

尊终于忍不住了,给他回了过去。

只有两秒,对方讯息就回了过来。

这家伙回讯息的速度也非常快,尊想,就跟室川晴子一样。

现在年轻人回讯息的速度都这么快吗?还是说,是他们这些老年人太慢了?

——迟到倒是没什么,就是吃不上我给你做的热腾腾的早餐了。高岛彻特制的法式早餐哦,错过简直是暴殄天珍。

——好了好了,知道了。

尊一边回复,一边从床上爬起来挠着头发走进客厅。

大和正在做早饭,看见他有点惊讶。

“今天倒是起得意外的早嘛。”

“是啊,事务所有点事。”

“我做了中式早餐。”

尊一愣:“你怎么突然开始做中式早餐?”

“彻君不是中式料理很上手吗,大家都说好吃,我也想试着学学。”大和说,“快去洗把脸,然后我们一起吃早餐。”

尊迟疑了一下:“……今天就不在家吃了。”

“怎么了?”

“彻说给我带了早餐去事务所。”

大和愣了愣。“哦,这样啊。那没事,我自己多吃点。”他笑笑。

在决定要接受高岛彻的告白之前,尊还是决定跟大和商谈下。

毕竟瞒着他的话,总觉得有点怪怪的。

“是吗?”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件事,大和似乎不甚惊讶。

明明尊自己倒是花了好几天才消化被告白的事实。

尊不满:“你怎么跟早就知道了似的,我本来已经准备好看你惊讶得掉下巴的样子。”

“谁说我不惊讶的,”大和打量他,“我想不通,一个三十八岁的大叔到底哪里好了?”

“说真的,我也想不通。”尊一脸无奈,“你知道他怎么说?”

“怎么说?”

“那小子说,在所长的身边,可以很容易就笑出来。怎么回事?难道我长得很像什么吉本兴业的搞笑艺人吗?”

“不是挺好的嘛,谁都想跟一个能够和自己一起笑的人过下半生。”大和说,“无论如何,这都应该是你自己的决定。别的事情我都可以给你我的意见,只有这个我没有意见。”

“那如果我决定接受这个一周的恋人的挑战的话……”

“如果你已经决定了去做的话,我会支持你。”大和说。

于是一周的恋人的尝试就这么定了下来。

不过说是要交往,但是如何才算交往,尊完全没有概念。

从小到大,他朋友倒是很多,玩得好的男生也有不少。但是和男生交往倒是第一次。

不过高岛彻似乎比他适应良好多了,一下子就进入了“恋人”的角色,不仅给他发了早安讯息,还给他做了早饭。

因为不用跟大和一起吃早饭,尊一个人出了门。

坐地铁的时候,觉得有点不习惯。

无论是在大和那里住还是在自家住的时间,他已经习惯了跟大和一起吃早饭,一起出门,一起坐地铁。然后等到一天结束,再在地铁站见面,一起回家,一起吃晚饭。

有一次跟优奈说起这事,优奈还评价说,除了没睡一起,你们这样就跟新婚夫妇似的。

什么跟什么嘛,尊想。

不过说曹操,曹操到。尊的手机响了,是优奈来的讯息。

——所长,听说您在跟彻君交往,真的假的?

这小妮子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风声,尊想,消息这么灵通。

——真的。

——哎?哎??哎???

即便隔着屏幕,尊也能想象优奈山崩地裂的表情。

这才是正常反应嘛,尊想。之前大和那一脸淡定是怎么回事。

——所以之前彻君说自己有喜欢的人……就是所长?真是晴天霹雳。不不不,我不能相信,这么可爱的我竟然输给了所长这种事。这个世界果然是坏掉了吧。

——世界坏不坏掉我不知道,你再不好好复习的话,我敢保证你的考试就坏掉了。

——谁说我没有好好复习,这次我一定会考过给所长您看看。

——好的,我等着……还有,这消息你是怎么知道的?

——彻君自己在推特上写的:谢谢您,愿意成为我的恋人。我就特别惊讶,问他对方是谁?结果他告诉我说是所长您啊。

那臭小子倒是挺坦然的,尊想。

倒是自己,一个三十八岁的大叔,居然还要一个二十多岁的小男生来引导恋爱节奏,也太不争气了。不行,他要夺回恋爱主动权。这么想着,一路像是气球一般鼓足了勇气,可是在推开事务所的门的时候,就又泄气了。

高岛彻就坐在桌前,已经摆好了碗碟,一见他立刻一脸灿烂地招呼他过去吃早餐。

自己果然在恋爱里是天生的消极派,尊想。要怎么去争夺恋爱主动权,完全不知道。

早餐非常丰盛,摆了满满一桌。

“我记得我说了要减肥。”尊食欲满满,但同时有点发愁。

“早饭多吃是不会胖的。”高岛彻跟他保证,“不如说,多吃早饭,反而可以减肥。”

“好吧。”尊说,拿起刀叉的同时打开了事务所的电视。

跟大和一边吃早饭一边看电视,然后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已经成了习惯。没有点背景音,似乎连早饭都吃不下去了。

电视上正在播一个重大的并购案,有记者去采访了主办这个案子的骨干律师。

哎,居然是这丫头?尊在屏幕里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她居然都是骨干律师了。

“所长,您认识这个叫室川晴子的律师?”高岛彻问。

“嗯,之前司法考试的时候,和她同一个考点。”

“她看不出有这么大年纪啊?”

尊翻了个白眼:“我是说,我第三次考的时候。”

高岛彻笑了:“所长生气的时候也很有趣。”

好吧,尊想。这小子居然在逗他,而他居然上钩了。

并购案的日程很紧张,不过结果很成功。那丫头跟他说自己并不闲,看来是真的,尊想。

不过,这么忙也不忘了来八卦他的恋爱烦恼,她倒是挺能苦中作乐的。

关于并购案,记者想要从室川晴子那里多挖一点细节,但是室川晴子只是微笑着回答“我不能评论这个案子”。但是记者不死心,又把话题引到了另一个叫做TP的公司上。

“听说TP公司出了吹哨者,是不是真的?”

室川晴子的表情依然波澜不惊,让人看不出她到底有什么想法。

“无可奉告。”她只是说。

“你知道那个TP公司吗?”尊问高岛彻。

“知道一点,Turning Point,是做VR技术的,以新一代F-VR技术最为有名,总裁叫山根康介,年纪跟所长差不多大,身家听说已经过百亿日元了。”

“这么厉害?”

“不过让我选的话,比起山根康介,我还是选所长。”

“你啊,太年轻了,等你再长大一点,就会知道钱是无所不能的。”

“我知道,钱很重要。但是钱可以买一时的欢笑,却买不了一辈子的笑容。我还是比较喜欢我自己笑的样子。再说了,”他凑过来,笑嘻嘻的,“所长也不穷啊。”

尊推开他的脑袋:“别妄想我的钱,我只给我喜欢的人花钱。”

“好的,我会努力的,成为所长喜欢的人。”

“你还真看上我的钱了啊。”

高岛彻笑了:“我也会努力赚钱的,所长请尽管看上我的钱。”

这小子!

“对了,所长,这周六您有什么特别的安排吗?”他问。

“怎么了?”

“当然是约会啊,我找了个好玩的地方,想带您去。”

“时间倒是有……”尊说。

反正每个周末,他都是跟大和窝在家里,不是一起打电玩看电影,就是一起做清洁打扫屋子。要不就是一起去超市买菜做饭,没什么特别的安排。

“那就说定了,周六早上我来接您。”高岛彻说,“对了,所长,我还有一个请求。”

“什么?”

“在这个礼拜里,我不想叫您所长,只叫尊可以吗?”高岛彻恳求道,“让我也行使一次恋人的特权吧。”

 

+++

 

周六早晨,当门铃响起,是大和开的门。

“尊呢?”高岛彻问。

尊?大和的心里打起了鼓。这两个人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叫“尊”的关系?

“还在睡。”大和说,“要不要我叫醒他?”

“不用,”高岛彻说,“反正也没什么急的。”

高岛彻在桌边坐下了。大和给他倒了一杯水。

“没想到你来这么早?”

“当然了,第一次约会,自然是要做到准备万全。”高岛彻笑笑。

高岛彻一看就是起了大早,洗了澡,打理过发型。虽然穿着休闲装,但是并没有比穿着西装的时候懈怠,每个细节都照顾到了。相比之下,还穿着睡衣的自己显得有点邋遢,大和想。

“我做了早饭,你要不要吃一点?”他问高岛彻。

“我吃过了,”高岛彻说,“知道今天要跟尊约会,妈妈一早就起来给我做了必胜早餐,我是吃了才来的。”

恋爱也有必胜一说吗,大和一边想着,一边给自己盛了早饭。

他在餐桌边坐下来。望向窗外,雨依然在下。

“这雨不肯停呢。”大和扒拉着稀饭。

“大概是到了雨季了。”

“对你们的约会没影响吗?”

“是室内约会,所以没关系。”高岛彻说,“对了,大和老师知道世嘉电玩城吗?”

“你要带他去打电动啊。”

“对啊,上次来叨扰的时候,发现了电视机下面放着电玩,就知道他平时应该蛮喜欢打电动的,所以决定带他去世嘉电玩城。那里最近又新引进了好多4D和VR游戏,比起这种普通的电视游戏,果然还是身临其境的效果会更好吧。再加上现在是雨季,安排室内约会比较不容易出岔子。”

这小子看来是好好地研究过的,用了心思。

“对了,请大和老师替我保密。因为想要给他一个惊喜,所以直到到达目的地之前,都不想告诉他去哪里。”

“我知道了。”

说着话,外面的雨却越下越大了。大和看他没带伞。

“要不要借伞给你?”大和问。

“不用,我带伞了,就放在车上。”

“车?”大和惊讶,“你买车了?”

“前阵子刚买的。最近不是到雨季了嘛,有车方便出行。而且尊没车,万一他要去哪里,我又多了一个借口送他。”高岛彻说。

这小子,果然如他所说的,准备万全呢,大和想。

“这么说也许不好,但是彻君的话,人帅气又这么体贴,喜欢你的女生应该很多吧,就算去联谊,也是受欢迎的类型吧,为什么……”

“为什么喜欢尊?”高岛彻看着他的眼睛,“我想大概跟大和老师的理由差不多吧。”

大和一下子呆住了。自己已经被高岛彻看穿,他没想到。

“放心吧,我是不会对尊说的。很多恋爱,都是从好奇心开始的。我觉得还是让他不要对大和老师抱有好奇心比较好。”高岛彻说,见大和沉默,又道,“此外,我还有一件事,想要拜托您。”

大和抬起眼睛看他。

“我希望您能从这里搬出去。”高岛彻说,“如果想要竞争,请跟我公平竞争。用朋友的身份留在他的身边,请不要用这样的手段。”

“这不是手段。我和他本来就是朋友。”大和回答。

正在这时,尊揉着眼睛从卧室出来了。他没想到高岛彻已经来了,又见他和大和两个人沉默相对,不知道在搞什么。

“干嘛,这么严肃你们两个?聊什么呢?”

“天气。”高岛彻转过头来道。

 

+++

 

大和赶到的时候,铃子正站在婚纱店门口朝他招手。

今天铃子要选婚纱,但是惠太的外公外婆下午有事,不能照顾惠太。所以铃子就拜托大和,帮他去接一下惠太过来这里。

关上了婚纱店的玻璃门,搅动门边的玻璃风铃叮当作响,大和把惠太交给铃子,然后拍了拍一身的雨水。雨下得很大,伞没法完全遮挡。惠太因为在他怀里睡了一路,倒是没淋湿。但大和自己却淋了一身水。

这种天气,果然出行还是车子比较好吧。没有车,就会遇到这样的尴尬。

说起来,自己也一直有买车的打算,但是因为买的房子的贷款没有还完,所以一直下不了决心。再说了,自己喜欢的是那种他当老师的薪水永远也买不起的车,比如说法拉利。如果只是买个代步的车的话,当然什么品牌也可以,但是正因为如此,反而也没有多大动力去买了。

体贴的店员给大和送了条毛巾过来。大和一边擦头发一边吹着空调。好在店里冷气很足,雨水和汗水一起开始收干了。铃子看他那个狼狈样,有点不好意思。

“谢谢啦,辛苦了,”她对大和道谢,“其实本来是想让那个人去接的,但是他这周末正好去出差了。你知道的,银行很忙的。”

铃子的未婚夫是银行职员。看起来很风光,其实蛮辛苦的,出差尤其多。

“是啊,就我闲。”

“尊去约会了,不就只剩你了嘛。”

哪壶不开提哪壶,大和想。

“一把年纪了还穿婚纱啊。”他打量铃子。

“不行啊?”

“我只是想不出大妈穿婚纱是什么样的。”

“那我就好好让你看看。”铃子说着,就去了换衣间。

“我先去侦查一下。”惠太说,然后偷偷钻进了试衣间。不一会儿他又跑出来了,眼睛亮晶晶的。

“妈妈就像仙女一样。”

“是吗,”大和拉着他在身边坐下,“仙女妈妈要嫁给新爸爸,惠太怎么想?”

“妈妈幸福就好了,惠太没关系的,惠太五岁了,已经是男子汉了。”惠太说着,郑重地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只要爱的人能幸福就好了。

大和笑了,揉了揉他的小脑袋。

“惠太超帅的。”他说。

“真的?”

“真的,比大和叔叔帅气多了。”

铃子终于换完衣服出来了。就像是惠太说的,穿着婚纱的铃子非常美。

“怎么样?”她得意洋洋。

“漂亮,”大和评价,“的大妈。”

铃子给了他一拳:“你嘴里就吐不出象牙吗。”

她在大和身边坐下来:“说起来,中学的时候,每次跟你出去都会下雨呢。”

确实有这么回事。大和的记忆里,两个人好像总在躲雨。

“我妈还说,你肯定是雨男。她还说,嫁给你的话,就不要妄想举行欧式草坪婚礼了,一定会在婚礼当天被淋惨的。那个时候,我还偷偷哭了呢。”

“为什么?”

“你不知道吗,我那个时代的女孩子,都想要那样一个婚礼的。因为在你和草坪婚礼之间做不了抉择,所以就为难地哭了。”

“你是傻瓜吗?”大和忍不住笑了,然后感慨道,“比起雨男,果然还是像晴男比较好吧。”

“大概吧,”铃子耸肩,“不过说不定也有人喜欢雨天呢,愿意接受来自来自水星的恋人。”

“水星是没有水的。”大和纠正她。

“你啊,偶尔也要学着浪漫一点。怪不得就连高岛彻那小子,也跑到你前头去了。”铃子嘀咕。

“你说什么?”大和没听清。

“没什么。”铃子说,转了话题,“你想不想知道我对尊的最初印象?”

“最初印象?”

“是啊,”铃子说,“虽然没有说出来,其实我非常讨厌他,最开始的时候。”

“哎?怎么会?”大和很惊讶,“那个时候我觉得你跟他好像一下子就熟稔了。”

“尊确实是那种很容易让人亲近的类型,这也是我讨厌他的原因之一。”

大和摇头:“完全看不出来,我还觉得你挺喜欢他的。”

“女孩子不想让人看出来的时候,别人是绝对看不出来的。”

“女人真是可怕的生物啊,还有,你到底为什么讨厌尊?”

“最开始想,那家伙是怎么回事啊,一直跟着你,什么时候大和多了一个小跟屁虫了。但是也没把他当一回事,想着大概是大和在这里多了一个新朋友而已。但是渐渐的,我发现你跟他在一起的时间比我都要多,就开始讨厌起他来了。不过虽然如此,对于讨厌过他的事,我却对尊并没有觉得有任何抱歉。”铃子说,“因为尊最开始见到我的时候,肯定也讨厌过我来着。我跟他是彼此彼此。”

“为什么?”大和更不明白了,“尊为什么讨厌你?”

铃子瞪了他一眼:“你是金鱼吗?脑子只有米粒一样小?”

“我只是问问,你干嘛这么大发雷霆?”

“这都想不明白,就等着孤独终老,跟你的右手结婚好了。”

“喂!”

但是铃子没有理他,拉着裙摆进去试穿下一件婚纱了。

惠太刚刚在旁边玩手机游戏,现在好奇地凑了过来:“大和叔叔为什么要跟右手结婚?”

这个嘛……大和想着要怎么找个理由糊弄过去,但是刚刚张嘴,就觉得鼻子痒痒。

“阿嚏!”他打了这个夏天的第一个喷嚏。


评论(3)
热度(348)
 

© 阿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