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各有萌,缘来则聚。

[新藤大和X泷川尊]《未满是这个城市的名字》6 初恋(上)

* 第六集只有上、下两章。


Episode 6 初恋

 

【上】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尊有个作业是写一篇作文。标题是《爱》。

他隔壁的隔壁座是个叫由里子的女生。由里子的姓他已经想不起来了,只记得由里子眼睛细细的,有个翘起来的小鼻子。

“尊君懂吗,爱这种东西?”由里子问他。

“当然懂啦,”尊回答,“我爱爸爸妈妈和姐姐。”

“不是这种爱。”

“那是哪种?”

由里子抿着嘴露出了一个笑容。然后她突然凑过来,在尊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然后在尊反应过来之前,她抓着小书包蹬蹬蹬就跑掉了。

那天直到回到家,尊的心还是跳得很快。但是关于这件事,他不准备告诉任何人。

可还是被姐姐看出了端倪。

姐姐问他为什么连耳朵都是红的。他没有说,死死守住了秘密。

“姐,爱到底是什么?”

但是等到吃完了晚饭,趴在被炉上写作业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问道。

姐姐瞥了他一眼:“你姐到现在连初恋都没有,你问这种问题,是不是想死?”

姐姐是个男人婆。在学校里没有人把她当成女生看待。导致她初中都快毕业了,初吻都还在。

而尊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对不起。”

被姐姐凶了,他赶紧低下头去乖乖写作业,什么也没有再说。

“爱是音乐。”突然姐姐开口道。

尊抬起头来,看见姐姐一只手转着笔,一只手托着腮,正望着天花板的某处发呆。

“如果你喜欢上某个人,看到他的瞬间,音乐就会在你的脑子里响起来。那是属于他的主题歌。甚至就连看不到他的时候,那首主题歌也会随时随地窜出来。你早上醒来,还没把手伸出被窝,它就响了。你在厨房里,一边叼着牛奶盒一边努力翻着鸡蛋卷,它就响了。你在路上走,一阵风吹过,樱花落在你头上,它就响了。然后你在课间,从窗户看出去,发现他正在阳光下打球,汗水挥洒,帅气极了,然后当你们视线不小心交汇,他突然对你露出一个笑容,它突然就变得更响了,成了交响乐。”姐姐说。

“那慎司君的主题歌是什么?”尊问。

姐姐盯着他,那眼神仿佛在说:臭小子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你在电话里不是一直讲到慎司君嘛,我是不小心听到的,”尊说,“不过你放心,我没跟爸妈说。”

“那还差不多。”姐姐嘀咕。

武田慎司是姐姐班里的一个男生,是她们中学篮球队的主力。也是姐姐暗恋的人。

姐姐总在爸妈不在家的时候,霸占着电话给闺蜜打电话,慎司长慎司短的说个不停,听得尊耳朵就要起老茧了。

姐姐说,慎司君长得很帅,有点像《东京爱情故事》的男主角,特别是耳朵的部分。

尊有点怀疑。那个优柔寡断的男主角到底哪里帅啊,更别说那对让人发笑的耳朵了。

你不懂,姐姐说。如果喜欢的话,就连是缺点的部分也会觉得可爱起来。

“慎司君的主题曲是《突如其来的爱情故事》。”然后姐姐说。

那首歌尊听过,是首非常好听的歌。他的索尼卡带机里还存了这首歌。

姐姐说着,又哼了起来,仿佛乐此不疲。

但是尊至少知道了。他大概是不喜欢由里子的。

虽然由里子亲了他,虽然自己红了脸,心砰砰直跳。但是尊什么也没有听到。

就连突然加速的心跳,也只是因为害羞和紧张吧。

“真的吗?”尊问,有点不太相信。

“当然是真的。如果有一天尊爱上了谁的话,一定会听到的,”姐姐说,“属于那个人的主题歌。”

尊不相信。

直到有一天他真的听到了……那首歌。

 

+++

 

遇见那个人的时候,尊的耳机里正在放美梦成真乐队的歌。

美梦成真是尊非常喜欢的乐队。

自从妈妈送给他索尼卡带机作为生日礼物,尊努力攒零花钱买的第一个卡带就是美梦成真的。他几乎买了他们所有的卡带。去幕原之前,尊把那些卡带塞进了他的背包里。

尊喜欢旅行。可一个人的旅途难免有漫长枯燥的时刻。

而听着美梦成真的歌,旅途也会多些乐趣。

那是平常一日。阳光灿烂。海面也在骄阳下金光粼粼。

尊一边在沿海公路上骑着车,一边听着美梦成真的歌。

……然后那个人就出现了。

后来回想起来,尊责怪这个自己最喜欢的乐队,为什么有一首叫做“Love Love Love”的歌。

当那家伙奋力蹬着一辆看起来像是女式的学生自行车,甩着他那一头飘逸长发超过尊的时候,尊的耳机里正在播这首歌。

真是个奇怪的人啊,尊首先想到。

带了那么小一个背包,应该是短途旅行吧。

但这是通往幕原的国道,短途旅行需要穿越国道吗?

不知道为什么,尊有了一点好奇心。他奋力蹬起车超了过去。

在超过去的瞬间,尊用眼角打量了一下对方。

以为留着这种奇怪的长发会是一个奇怪的家伙。但是对方长得却并不奇怪。不如说,是现下流行的那种美少年也说不定,那种学校里的女生会捂着嘴尖叫却忍不住偷看的家伙。

可没待他多想,对方又超了上来,一看就是不想落在他后面。

啊,这个奇怪的人还有着奇怪的好胜心,尊想。

不过自己蹬得可是专业的山地自行车,输给女式学生自行车不太好吧,然后尊想。

于是他又努力蹬起车来,再次超过了对方。

在那条沿海公路上,他们不知道比试了多少回合。

一会儿尊超过了那个人,一会儿那个人又超了过去。

卡带机早已播到了头停止了运转,可是尊也没想到要从头播放。

旅途已经不再无聊,跟那个人的比试成了乐趣本身。但是那个时候尊并没有想那么多。

当他们在十字路口分手,尊看着那个人骑向了另外一条岔道,也不过想着今天多了一个奇怪的“旅伴”而已。

……直到他在便利店门口再次遇到了那个人。

突如其来地下起了大雨,不能再骑行。不得已尊只得暂时找了个方便搭帐篷的地方,顺便去便利店采购一点方便加热的便当,却在付完款出来的时候,在便利店前看到了那个人。

对方显然也是来避雨的。全身都淋透了,衣服贴在身上,简直像个落汤鸡。

最好笑的是那头长发,刚刚有多飘逸,现在就有多傻气。

尊忍不住想要笑出声,可就在这时,突然响起了音乐。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等等,尊知道这前奏……

“呐,为什么,我是如此地喜欢你……”然后歌词跟着响了起来。

不是吧。

为什么是这首歌?

不,更重要的是,为什么会突然响起歌来?

尊摸了摸耳朵。耳朵上空空如也。

是啊,自己明明没有戴耳机。

那为什么脑中会擅自响起歌曲?

但是对方显然没法理解尊现在脑中的天人交战,正用警惕的眼神看着自己。

是啊,如果自己在一天之内,跟同一个人不断相遇,大概也会怀疑对方的用意。

“真是奇遇呢。”尊只好如此跟那个人打了招呼。

 

+++

 

事实证明,什么也没有带就出来长途旅行的人也是有的。

没有帐篷和睡袋。没有雨衣。没有简易生火工具。甚至连条御寒的毛毯也没有。

这种人能够坚持到现在,也算是种奇迹,尊想。

可是稍微说他两句,那个人就不满了,说尊啰啰嗦嗦的,像是老人家,像是他老妈。

我可真忙啊,尊想,到底是要像老人家还是像你老妈啊,你倒是给个准话。

可是尽管如此,那天晚上尊还是把自己的干净毛巾借给了他,让他好擦干头发。

那个人刚刚淋了个透心凉,如果不把头发赶紧弄干,会容易感冒。

不仅如此,尊还邀请他跟自己睡,反正自己的帐篷也刚好够两个人的。

他还把加热好的食物分了一半给那个人。

——我是不会吃的。

——好吧,我就勉强吃一点。

——但是别想我会感激你,我会付钱的。

那个人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

性格真别扭啊,尊想。直率地表示下感谢有这么难吗?

但是尊没有生气。一天下来,尊已经大概摸清了这家伙的底。

不过就是个死要面子的傲娇鬼嘛。

说了不吃,最后因为食物太香还是吃了。

说了不睡,最后因为夜里气温太低还是钻进了尊的帐篷。

但是想要跟对方聊聊天,那个人却又戴上了耳机,一副不想聊天的样子。

那个人在听什么歌呢,尊想。

看他的样子,真是猜不出他喜欢的歌的类型呢。

他会不会也喜欢美梦成真乐队的歌呢?果然还是不可能吧。

他叫什么名字?要去什么地方?要见什么人?

不知道为什么,关于那个人的事,尊全部想知道。

自己是个爱管闲事的有着莫名正义感的人,尊知道。

但是他似乎还没有对谁有过那么大的好奇心。

为什么?尊自己也不明白。

“你睡了吗?”他想要跟对方搭话。

但是对方背对着他,在睡袋里一动不动。

“好吧,看来是睡了。”尊嘀咕着,决定睡觉。

骑行了一天,尊确实也累了。听着雨点打在帐篷上单调的声音,也渐渐地有了睡意。

于是他钻入睡袋,关上灯,也准备关上自己的好奇心,好好地睡一觉。

然后在黑暗降临的瞬间,那熟悉的前奏又响了起来。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呐,为什么,我是如此地喜欢你……”

尊点亮了灯。

音乐立刻消弭下去,变成了雨滴间几不可闻的低吟。

再次关上灯。

“但是却连好好告诉你,噜噜噜噜噜,也做不到……”

尊再次点亮了灯。

“干嘛啊?”这次对方回过头来。

“灯……好像有点坏了。”尊只好说,“开着灯睡可以吗?”

“随便你。”对方说,然后翻了个身,背对着尊继续睡了。

再也不敢关灯,尊睁着眼睛躺了下去。

音乐变小了,在雨点间跳跃着,仿佛捕捉不到,但是只要你企图闭上眼睛……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啊,吵死了。

尊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怎么回事?这首歌怎么一直响个不停?

他转头看向背对着他睡的那个家伙。

对方那头让人哭笑不得的长发已经干了,毛毛躁躁地从睡袋里冒出来。

他突然想起了很久之前,姐姐对他说过的话:

——爱是音乐。

不会不会不会,我的“那个人”怎么可能是这家伙?

不可能,尊想。

是误解,一定是。

只是因为我听那首歌听得太多,所以大脑有了这种误解。

等到明天早上醒了,一定会一切如常。一定会如此。尊安慰自己。

那天晚上,带着这样的想法,尊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迷迷糊糊做了个梦,觉得胳膊被山压住了。

怎么回事,我又不是孙悟空,佛祖为什么要搬一座山过来压我?

这么想着,尊醒了,发现帐篷外雨已经停了。

又是一个新的早晨了。

佛祖没有搬来山丘,但是自己的手确实被压住了,被那个人的脑袋。

我答应了借你帐篷和睡袋,没答应借你我的手,他心里嘀咕。

想把手从那个人的脑袋底下移出来,这才发现手完全麻了,根本动不了。

但是然后,尊发现了另外一件事。

……那个前奏没有响起。

尊大大地松了口气。谢天谢地。

只要那首歌不响,什么都好说。什么都不算事儿。

心情轻松了,处事也有了余裕。尊转过头去打量对方。

昨晚睡下去的时候明明背对着他,现在却变成了面对尊的姿势。

那个人头枕着他的胳膊,睡得很沉。

仔细看的话,对方的模样带点猫科动物的属性,浓眉,嘴唇饱满,眼睛不大,但是尊知道睁开来的话,黑白分明,所以看起来格外亮。再加上,头发看起来很细很软,和猫很像。

而刨开这些猫科属性,非要用一个人类属性的词来形容的话,是“英俊”。

尊一直对帅气这个形容颇有微词。

他觉得,被称为帅气的都是那些够不上英俊标准的人。

虽然你不够英俊,但是你的举手投足还是蛮有男子气概的,所以也给你一个安慰奖吧。

就这样诞生了“帅气”。

但是眼前的这个家伙,却超越了暧昧的“帅气”,是真真正正的“英俊”。

手臂上的脑袋动了动,对方睁开眼睛。

在似醒未醒之间,那个人眨了眨眼睛,看向尊。

“怎么又是你?”然后那个人一脸嫌弃。

“什么叫又是我?”尊问,却完全不生气。

现在他心情很好。没有什么可以让他生气。

“昨晚做了一个奇怪的梦,累死我了。”对方说,移开了脑袋。

“什么样的梦?跟我有关?”尊说,活动了一下发麻的手臂。

“是啊。都怪你,擅自跑到我梦里来,我才做了那么奇怪的梦。”

“我还没跟你要钱呢,明明是你擅自梦到我。”尊说,却忍不住笑了,“所以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梦?”

“我梦见你和我一直在那条沿海公路上骑行,就我们两个人,而那条道路永远没有尽头,”那个人看着帐篷顶嘀咕,“这么下去岂不是这辈子都要跟你在一起……”

尊的笑容突然僵在脸上。不知道是那个人说的哪个词又冒犯了命运敏感的神经。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不——是——吧——!!!


评论(5)
热度(420)
  1. 理想化妄想阿不 转载了此文字
 

© 阿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