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各有萌,缘来则聚。

[新藤大和X泷川尊]《未满是这个城市的名字》6 初恋(下)

【下】

 

在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尊都没有再听过这首歌。

不过也不再需要特意去听。这首歌时不时就会在他的脑子里冒出来,就像是姐姐说的那样。

当那个人站出来,为了所有的孩子,决定当那个未满都市的领袖时,那首歌响了。

当那个人每天傍晚脏兮兮地回来河岸边他们那个临时的家,一脸不好意思地跟尊说“我回来了”时,那首歌响了。

当那个人放弃了和贵一一起坐船离开,而选择留下来时,那首歌响了。

当那个人为了尊去求一根琴弦时,那首歌响了。

可是在尊为此苦恼的时候,那个人却完全不知道尊脑中的想法,在寒冷的夜晚还要抱着尊睡。

尊拒绝,那个人还不理解,还说两个人抱抱更暖和,不容易流失体温。

也考虑一下我的心情好不好,尊想。我明明是想要跟你保持距离的。

话虽这么说,最后还是和那个人挤在一个睡袋里睡了。

保持距离是不可能的,他们被困在一起了,在那个都是孩子的城市里。

明明也是两个孩子,却被迫扮演大人,只是为了能让其他人更轻松些,能让他们以孩子的天真活下去。

爱响就响吧,他脑中的音乐。后来尊自暴自弃地想。

在这个失去了希望的城市里,有音乐相伴也挺好的。

卡带机电池也有用完的一天。可是只要那个人在身边的话,他脑中的音乐就永不断绝。

再后来,尊遇到了百合。他觉得这是一个转机。

小的时候,尊觉得以后如果他会喜欢上一个人,一定是一个像百合一样的女孩。

一头清爽利落的短头发,眼睛大大的,有点男孩子气,性格也和她那头利落的短发一样,直率又有担当,当尊犯了傻,她总可以毫无顾忌地训他:你这家伙……

但是偶尔,也会有很女孩子的时候,只是一个害羞的笑容,也可以让人的心砰砰直跳。

遇到百合的时候,尊觉得他一定会听到点什么。

可是虽然他拼命等着,希望有什么响起,他却没有听到任何音乐。

他们本来可以成为最好的恋人。

他们甚至都喜欢美梦成真乐队,经常交换卡带听。

但是他们没有。

在那个小小的废弃城市里,他们成了彼此的理解者,甚至超越了男和女本身。

在难得有阳光的午后,他们会依偎在一起,在那堵废弃的高墙下,然后一人一个耳机,听他们喜欢的乐队的歌。

或者他们会聊天,天南地北地聊,什么都聊,笑着描绘未来图景。

最初遇到的时候,百合很少笑。但是自从尊和那个人来到这个地方,百合开始笑得多了。

尊喜欢这种变化。他喜欢百合笑的样子。他喜欢自己是让她笑的那个人。

百合总说:等我离开了这鬼地方,我要去环游世界。

尊也喜欢旅行。但是倒是从未想过要环游世界。这个梦想对他来说太大了。

而且首先,我们得先活着从这里走出去,他说。

百合笑了:前两天我跟那个人说起这事,你知道那个人怎么说吗?他说,一定没问题的,你可以先想想要去哪里,因为我们一定可以从这里走出去。

傻乎乎的吧,然后百合说。

可是这么说的时候,她又笑了。

那个人就是这样,用他那股傻乎乎的乐观劲影响了他们所有人,尊想。

他让他们觉得,即便是在这样一个城市里,也能撑得下去。

……可惜,百合最终也没有去成她的旅行。

在她最后的时刻,尊一直陪在她的身边。

所有人都说他们两个是互相喜欢的。就连那个人也这么觉得。

但是只有尊知道并非如此。只有他知道,她的秘密。

真有点不甘心,百合说,我还没有去多看两眼这个世界呢。

还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她说,是关于那个人。

那个人,虽然我一直说他傻乎乎的,但是每次见到他,想到他的时候,我仿佛都会听到我最喜欢的那首歌。

所以我大概是爱上他了吧,在最后百合说。

还有,请你一定要为我保密。

……尊终于明白了。

不是美梦成真乐队的错。也不是那首歌的错。更不是那个人的错。

是尊自己的错。

因为他爱上了那个人。那个人便拥有了自己专属的主题曲。

——“Love Love Love”。

是首很好听的歌吧,新藤大和君,尊想。

可惜,你永远也无法听见我脑中的旋律。

再然后,尊终于见到了铃子——那个在大和心中拥有一首专属主题曲的女孩。

他终于开始慢慢明白了歌词的意义。

“呐,为什么,我是如此地喜欢你,

但是却连好好告诉你,噜噜噜噜噜,也做不到……”

姐姐没有告诉他:当你的卡带机里全是关于对方的歌,而对方的卡带机里,却装着另一个人的歌曲……要怎么办?

 

+++

 

离开未满都市之后,尊去了旅行。

不知道是想要完成百合的梦想,帮她多看看这个世界,还是开始他自己的梦想,寻找人生的方向。

他去过无数地方,遇到了各种各样的人。他想要再遇到一个人。

不是那个人。一个新的人。和一首新的专属主题曲。

旅行是有趣的。同行者让他欢笑。尊也喜欢和朋友们在一起的感觉,那至少会让他暂时忘了自己的孤寂。

但是尊没有找到那个新的人,那首新的歌。

不过好处是,离得越远,分别得越久,那些旋律会渐渐低沉下去,就像是纹路被磨损的卡带。

渐渐的,他不再想到那个人。不再听到那首歌。

渐渐的,他停止了旅行。因为他不用再逃避。也不再追寻。

渐渐的,当他提到大和——“我的一个老朋友”,他会如此称呼那个人。

渐渐的,他不再爱那个人。

考完了律师考试,便留在东京工作了,很少回大阪老家。

有次回老家看望父母,碰巧姐姐也回家了。

姐姐现在的工作地点在横滨,两姐弟很少能碰头。她的职业是服装设计师。

别看她小时候是个彻头彻尾的男人婆,长大了倒变得特别有女人味,设计的衣服也很受年轻女性欢迎,已经混到了小有名气的阶段,听说过阵子还准备在代官山开品牌专卖店。

她平时很少回家。这次是为了参加二十五周年同学会才特地回的大阪。

尊找到她的时候,她正在院子前的雨棚底下抽烟。

“别让老妈看到你抽烟,你不是咳嗽还没好吗,她看了又要担心了。”尊说。

“所以我这不是出来抽了嘛。”她说,涂着鲜红蔻丹的手指弹了弹烟灰。

“怎么了,同学会不顺利?”

“没有,很顺利,所有人都跑过来大设计师长大设计师短地跟我搭讪,当年没有人气的我,这次却被好好地捧了一番。”

“那不是挺好的嘛。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生闷气?”

姐姐瞥了他一眼,那眼神仿佛在说:臭小子你又知道什么了?!

尊笑着指指自己的眼睛。他的意思是我又不瞎,我自己会看。

姐姐也忍不住笑了:“看来我真的是一个不怎么会藏秘密的人。”

“那个人也来了同学会。”然后她说。

“慎司君吗?你见到他了?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你和他啊,还有没有机会?”尊说,“这么多年,姐你一直都单身,别跟我说完全跟慎司君无关。”

“说什么呢你,他早结婚了,现在孩子都会打酱油了。”姐姐说,“虽然去之前也一直在想,慎司君现在变得怎么样了啊。见到了,却觉得还不如不见。那个人头顶开始秃了,肚子也大了一圈,裤子都不用皮带扎住,也不会掉下来。你敢相信吗,当年六块腹肌的篮球队主力武田慎司,现在只剩下一块腹肌了。”

尊忍不住笑了:“变化大到有点过分啊。”

“更过分的还在后头,”姐姐吐槽道,“等到吃完饭,大家去唱卡拉OK的时候,他专程拿着酒过来跟我聊天。我本来还有点感动他没有忘了当年那个不起眼的我,想着他要跟我聊什么,结果他居然一个劲地跟我讲单身女性要注意理财投资的事,说什么这样晚年才有保障,还劝我要早点结婚,不然过了年纪生孩子不好。受不了他,我打算偷偷溜走,可是刚走出卡拉OK不久,却发现他追了出来。只跑了一段,他就气喘吁吁的,满头是汗,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起了从前,在阳光下的操场上,他挥汗如雨的帅气模样。他朝我走过来,就在那个时候,和当年一样,我的脑海里突然再次响起了前奏,那首专属他的主题曲……”

然后武田慎司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交给她。

大设计师的话,肯定会对这种高投资高回报的投资产品感兴趣的,武田慎司说。

“你猜怎么着,他居然是想要跟我推销理财产品。”她自嘲地笑了,摇了摇头。

“买了吗?”尊沉默了两秒,问。

姐姐瞪了他一眼。

“买了。”然后她丧气地说。

看上去很强势很能干的姐姐,却意外地是个心软的不怎么会拒绝别人的人。

“在那个瞬间,那首歌死了。”然后她说。

“《突如其来的爱情故事》?”

姐姐点了点头:“我刚刚为它举行完葬礼。”

“歌也是会死的吗?”尊问。

“当然会了,”她说,把烟蒂撵灭,扔进了垃圾桶,“因为我爱的人死了,所以那首歌成了陪葬品,会随着他的棺柩一起被深埋,不会再响起。”

“你呢,”然后她看向尊,“这么多年,你还没遇见那个拥有专属主题曲的人吗?”

“没有。”尊这样回答。

“真的?”姐姐打量他,“总觉得比起我来,尊太会藏秘密了。”

就连对姐姐,也没有坦诚。因为不知道该如何坦诚。

那个人,和那首歌,早就藏得太深,成了谁也无法发掘的秘密。

 

+++

 

约定了二十年后见面。时间变得越来越近。

就在之前的一周,尊在从律师事务所回家的路上,突然下起了暴雨。

撑伞也挡不住,尊就躲进了路边的CD店。

时代变得真快啊,首先是卡带被淘汰了。

然后就连取而代之的CD也过了流行。

到现在大家把音乐塞在ITUNES里。无损音质。永不磨损。

反正也出不去,尊就在这里翻翻,那里翻翻,想买几张老唱片回家,然后突然翻到了美梦成真乐队的旧CD。

——“Love Love Love”。

尊摸着包含那首歌的CD外套,突然笑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一下子就想起了二十年都没有见面的那个人。

他甚至都忘记了这首歌了,也忘了自己喜欢过那个人的事了。

姐姐的歌死了。但是他的歌没有。属于那个人的歌永远不死。

但是尊把它放入宇宙飞船,让它驶向水星。

所以如果不流泪的话,歌声就不会再次流淌出来。

拿起CD去付款的时候,透过落地玻璃看到店外,有一家人正在回家路上。

年轻的爸爸正在奋力撑伞,为自己的妻子和孩子遮风挡雨。帅气。

帅气,也是个不错的词呢,尊想。

那个人如今也成了帅气的男人了吧,成了谁的丈夫和父亲。

……也拥有了属于某个人的专属主题曲。

“这位客人,请这边付款。”店员说,打断了尊的思绪。

尊付了钱,把新买的CD塞进包里,然后走出了CD店。

雨已经小了很多。他撑开伞继续往家走去。

雨滴打在伞上,哒哒,哒哒,一如当年敲打帐篷之声。

尊突然笑了。他想起了两人最初相见之日,和那个一头长发的别扭少年。

马上要跟你见面了,新藤大和君。

二十年了,非常想念。

希望你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了。

谁不幸福都不要紧,只有你,请你一定要幸福。

因为我曾把唯一的主题曲,献给了你。

 

+++

 

当大和说:我喜欢你。

……尊突然就落泪了。

呐,为什么,要掉眼泪?

流泪的话。

去往水星的飞船就会返航,带回那个被流放多年的秘密。

流泪的话。

敲打帐篷的雨声就会再度跃动成音符,弹奏出那烦人的前奏。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呐,为什么,我是如此地喜欢你,

但是却连好好告诉你,噜噜噜噜噜,也做不到……”

在尊的心里,永远有一块位置,是“大和跟尊”。

他们是朋友。是搭档。是未满都市曾经的大当家和二当家。

他们是两个人,也是一个整体。

但他们从来不是,情人爱侣。

所以为什么,要说:我喜欢你。

太狡猾了,自己藏了二十年都没有讲出来的话,却被你轻易地讲出来了。

也想要告诉你,告诉那个我深爱的你,我的秘密。

但是——“我爱你。”

只是这样简单的一句,却讲不出来。眼泪却不争气地,擅自流个不停。

然后跟着眼泪一起流淌出来了,那首歌。

它从沉睡里醒过来了,穿越了整个银河,完成了宇宙环游,再度回到了尊的脑海里。

然后在大和被推进手术室之后,那首歌依然不合时宜地响个不停。

歌也会死,姐姐曾经说过。

那么如果大和死去的话,那首歌也会成为陪葬吗?

不。不要。尊喜欢这首歌。非常非常喜欢。

尽管只是脑中的旋律,尽管谁也听不见,尽管他自己也经常假装听不到。

可是他喜欢这首歌。

所以求你了,老天,不要夺走。

他不想失去。这个人,和这首歌。

手术室的灯灭了。医生推开门走出来。

尊猛地站了起来。医生看着他,露出了一个笑容。

“放心,手术很成功,他没事了。”医生说,“等他醒了,你就可以见他了……”

后来医生还说了什么,尊却什么也听不见了。

他的耳中全是音符和旋律。

在那一刻,它变得更响了,磅礴壮丽,如同交响曲。


评论(25)
热度(541)
 

© 阿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