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各有萌,缘来则聚。

[新藤大和X泷川尊]《未满是这个城市的名字》9 去海边吗(上)

Episode 9 去海边吗


【上】

 

你知道鄂霍次克海吗?

祖父说,它还有个名字,叫做北海。

小的时候,祖父经常跟芽衣说起那片海。

他说,他年轻的时候在那里当过渔民。

他说,坐上列车,一直往北开,穿过茫茫的白昼、静寂的黑夜和长长的隧道,就会到那里。

他说,那片海是丝绸的质地。海鸟在海面上滑行的时候,它们的身影就像是镌绣在那方丝绸上。

他说,有一天他会回去那片海上,登上远行的渔船,跟着海鸟的方向,就像他年轻的时候一样,破开浮冰,追随极光。

为什么不是现在?芽衣问他。

祖父笑了。因为去那里要很久,他说。而且要花很多钱。

但是总有一天,他说,他一定会回去。

因为他要死在那片海上。

因为每一个死在那片海上的人,都会变成海鸟。

 

+++

 

清晨的电车分外拥挤。

芽衣坐在位子上,把搁在膝盖上的涂鸦本抱紧,以免被谁挤下去。

一般她很少能在车上找到座位。电视上天天在讲少子化,要鼓励大家赶紧结婚多生孩子,可是挤早班车的时候却完全感觉不到这个国家缺人的事实。这样的拥挤每天都要经历。到了秋天还算好。夏天的时候简直要人命。明明清清爽爽出门,等到下车简直能够挤出一身臭汗。不过大家的神态都很麻木,大概也都和自己一样习以为常了,芽衣想。

困得要命,却还是只能强打起精神站一路去学校。睡不够,大概是她这样十几岁女孩的通病。所以今天在车上占到了座位,她自己也没有想到。

大概今天是她的幸运日。一个适合远行的日子,她想。

田中芽衣,十四岁。正在去往鄂霍次克海的旅途上。

去北海道的新干线去年开通了,现在去那里已经用不了很久了。但是新干线的车票还是太贵。祖父说得没错,去那里要花很多钱。那可不是她这种零花钱少的孩子随随便便可以走起的旅程。所以她还是选择了不用坐新干线的路线,就是要倒车。即便这样,零花钱还是存了整整一年。行程是用手机查的。等买了票,她的钱也就所剩无几了。

大概是因为今天要出远门,昨晚芽衣没睡好,今天早早起了,带上涂鸦本就出了门。

书包就不带了,上学不在考虑范围之内。一想到今天不用去学校,芽衣一下子就觉得轻松了,可是突然闲下来,有点无聊,于是芽衣想着,要不画点什么。可是在她面前的大多是和她一样早起的学生。有些人一只手拉着吊环另一只手还在认真地翻着英语词汇手册。

算了,芽衣想,就不想画他们了。她已经偷偷画过太多同学。

要不还是画上班族吧。

有时候芽衣想,大部分上班族都适合演电影里的反派。因为他们有一种叫做“没有表情”的冷酷表情,他们用它面对这个世界,但偶尔也会有一两个在电车里仰着头睡着的大叔。他们边睡还会边咧着嘴打呼噜,让之前建立的冷酷形象立刻分崩离析。

芽衣还是更喜欢这样生动的他们。

芽衣打开涂鸦本,正要动笔,但是视线却突然被什么吸引住了。

车到了新的站台,有两个大叔上了车来。车子很挤,他们就挤在车厢中间的位置。从芽衣的角度看过去,正好可以看见他们。

这两个大叔是同事吗?因为住得近,所以相约一起上班?

还是朋友?在上班的路上遇到了?

兄弟?可是长得一点也不像。

车子突然摇晃了一下。芽衣看见其中一个人下意识地伸手,另一个人握住了。

……然后两个人相视笑了。

呜哇,这两个大叔搞什么呢,芽衣想,在一大早的车子里卿卿我我的。

好逊啊,几十岁的人了,还跟情窦初开的小情侣一样。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不小心看见的芽衣,心也跟着砰砰直跳。

盯着别人看很失礼,芽衣移开目光,决定不再看他们。她埋头去看自己的涂鸦本,但是奇怪,不一会儿,自己的视线却又再次滑到那他们身上。那两个人站在一起,就像是一个集光器。从车窗里透进来的阴郁晨光被不断吸收,然后被重写成了温暖明亮的光晕,包裹着这两个人,把那里变成了这个世界上一个独一无二有趣又甜蜜的空间。当你看到他们,你会忍不住一直看。你会想要傻笑。你会觉得连车厢里的粘稠空气都变成了温柔的质地。

……突然其中一个人的视线跟芽衣对上了。

糟了。芽衣立刻尴尬地低下头去看手里的涂鸦本。

盯着对方看不是她的初衷。她也知道这是不礼貌的行为。希望没有被他们发现,或者发现了也请当作没看到吧。她想着,微微抬起头,假装在看窗外,却用眼角再次瞥向那个方向,确认是否一切如常。

……其中一个大叔正朝她这边挤了过来。

哎?为什么?他是过来找自己吗?芽衣一下子紧张了。难道是因为她刚刚一直盯着他们看,被识破了?可是只是看一下,她什么也没有做啊。还是说……他以为自己在画他们,因为两个人是不能曝光的关系,所以想让自己立刻停止这种行为?

芽衣越想越紧张。她想要站起来立刻离开,但是车厢里人太多了。即便现在走,也没有办法挪出多少距离。而且这么做更可疑了,对方也许反而会追上来,到时候要是真的纠缠起来,就糟了。没有给芽衣更多时间去想,那个人已经到了眼前。

“我真的没有画你们。”

“你是区立中学的学生吧。”

两个人同时说道,然后同时愣了一愣。

“你怎么知道?”芽衣惊讶。

“你这身校服啊。”对方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

“我是区立中学的老师。”然后对方掏出自己的证件,“我叫新藤大和,教三年级理科。”

“老师好。”

“你是哪个班的,田中芽衣同学?”然后大和问。

对方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的?芽衣惊讶,然后看见大和看着她手里的涂鸦本。

封面那里正端端正正地写着“田中芽衣”四个字。好吧。

“一年级一班。”她回答。

“一年级啊。”大和点点头。怪不得自己没见过,三年级的学生的话他倒是每个人都认得。他打量芽衣,“你的书包呢?”

“书包……忘在家里了。”

“真的只是忘在家里了,不是逃学?”

“不是。”芽衣赶紧摇头。

没想到会在车上碰到学校的老师,真够倒霉的。可是要她在老师面前承认自己想要逃学的念头,她可不敢。万一被老师抓到,再把爸妈叫来,这次肯定走不了了。所以就先在老师面前承认错误,随便搪塞过去,至少把这位新藤老师先打发走吧。

“原来如此,刚刚在那边看到你,我还在想你怎么没有书包。”大和说。

“怎么了?”尊也挤过来了,关心地问。

“我们学校的学生,来上学,却把书包忘家里了。”大和摇了摇头,“万幸没把自己忘家里。”

尊瞥了他一眼:“别说你小时候没做过这样的蠢事。” 

“哎?”大和一愣。他不怎么会藏表情。看他那张脸,就知道肯定是“做过”。

“忘书包算什么,”尊对芽衣说,“我小学二年级的时候终于如愿以偿当了班委,班里去郊游,老师让我负责保管全班的钱,可是到了郊游的地方,却发现钱忘在家里了。当时我就哭了,谁劝都停不下来,老师给我垫了钱也不行,一直哭到回家。”

芽衣被他逗乐了。发现的时候,她已经笑了出来。

怎么回事,今天是个适合笑的日子吗?芽衣想。

尊也笑了:“对了,还没自我介绍,我叫泷川尊。”

芽衣看见他的西装领子上别着律师徽章。

“您是律师?”

“眼睛真尖,”尊笑了,“顺便说,我知道你们这位新藤大和老师的很多蠢事。”

“喂。”大和不满。

“书包的话,现在回去拿还来得及吗?”尊问芽衣。

芽衣立刻想到了一个脱身之计。

“来得及。”她站了起来,做出了一副想要回去取书包的样子。

大和看了看表:“这都快到上课的点儿。”

“就算她再怎么快,上午的课也会耽误的吧。”

“大概吧。”

“那怎么办?”尊看起来有点担心,“你就没什么办法吗?”

“我想起来了,我之前当过一年级的班主任,那里还有一套一年级的课本。反正我现在带三年级了也用不着,你今天先借去用好了,就不用回家拿了。”大和对芽衣说。

“没关系的,我回去拿就好……”芽衣还想推辞。

“不用跟他客气。”尊却对她笑道,“你们新藤老师只是看起来有点严肃,人其实很好的。”

我才没有客气,芽衣苦恼地想。

“你看上去好像不是很高兴啊。”大和说。

芽衣不敢承认,只得闷闷道:“谢谢老师。”

“走吧,”这个时候车到站了,大和招呼她,“刚好一路,老师送你去学校,顺便把课本拿给你。”

 

+++

 

今天根本不是上课的心情。

但是被这个叫做新藤大和的爱管闲事的老师送回了教室,这下是不想上课也得上课了。

芽衣一边翻着课本,一边带着半只耳朵听老师在上面讲课。突然她注意到了书右上角的奇怪涂鸦。她翻了几页过去之后,又翻了回来。

这什么东西?芽衣想,火柴小人加强版?

啊,画得可真差,画画的人完全没有绘心呢。相比之下,自己画的简直就是宇宙级的杰作啊。

当然,最重要的问题是,为什么这些涂鸦会出现在新藤老师的书上?等等……难道这些傻兮兮的涂鸦是新藤老师的手笔?因为是一年级的课本,年代久远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书上涂了什么,所以才敢拿出来让我用?

芽衣想着,往后翻了几页。原来还是连环画,她突然发现。于是她又翻回第一页,开始从头看这个作品。

直线是堤岸。波浪线的是海浪吧。

这大概是一条沿海公路,芽衣想。

公路上有什么?芽衣仔细辨认着,发现是两个火柴小人在骑自行车。

他们你追我赶,仿佛想要分个胜负。两个人在路口分开,又因为下雨,在便利店门口遇到了。

“田中同学。”英语老师突然叫了她的名字,把芽衣吓了一跳。

“是。”她连忙站了起来。

“请你读一下这段……”老师说。

芽衣翻到老师指定的那页,但是依旧对那两个小人的结局莫名关心。读完了老师指定的段落,她松了口气。坐下去之后,第一时间就是往后翻,想要看到比赛结果。

在书的最后一页,有一个小人已经到了终点,另一个小人落在后面。

“我的胜利!”到达终点的小人高举双手。旁边写着“大和”。

太幼稚了,芽衣简直不忍直视。

男人无论几岁都是笨蛋吗,她想。

可是虽然觉得幼稚,芽衣还是忍不住掏出了那套课本,果然每一本上都有涂鸦。仔细看的话,这些画居然还能连成一个故事。一本接着一本,芽衣带着点想吐槽又好奇的心情,看起来这些漫画。画风虽然不忍直视,但是故事却非常有趣。

故事的背景设在二十年前因为大震灾而毁灭的幕原市。

二十年前芽衣还远远没有出生。就连她的爸妈,那个时候也不过十五六岁,是和自己一样喜欢异想天开的年纪。现在有时候偶尔爸妈还会提到,那个时候他们学校里每天都在流行各种各样的传说,其中一种是说其实造成幕原市毁灭的不是地震,而是从天而降的陨石碎片。学校里也有许多人说想要去幕原一探究竟。但是只是说说,最终谁也没有成行,爸爸回想当年。一个人跑到那种地方去的笨蛋是没有的,到最后大家都只能当当键盘侠而已,爸爸说。

而这个连环画则设定了一个新的故事背景——落在幕原市的不是陨石,是人造卫星碎片。带着病毒的人造卫星坠落在这个城市,病毒摧毁了这里,大人们都死了,只剩下了孩子。

——所以这座城市被称为未满都市。

而大和,这个跟新藤老师同名的男孩来到这座城市,本是为了寻找他失去联络的挚友,却在这个过程中遇到了很多人,然后被意外地选为这座未满之城的领袖。

果然谁都有过中二少年时期,芽衣想,老师也一样。不过无论如何,把自己画成漫画里的英雄真是太羞耻了。

但是渐渐看下去,这个羞耻的英雄变得可爱起来了。

把故事的可爱度大大提高的人物叫做“尊”,就是最初跟“大和”一起出现在英语书的“单车胜负对决”里的那个人。

芽衣突然想起来,今天早上在电车上遇到的那个眼睛又大又亮的律师叫什么来着?

——泷川尊。

啊……那两个人果然是恋人,芽衣想。

想把自己喜欢的人画进自己的故事里,果然是谁都不能免俗的事情。

不知道新藤老师是带着什么样的心情画的这些漫画,芽衣托着腮发呆。

思念都要溢出纸面了,可是那个迟钝的涂鸦者那个时候大概还没有发觉吧。还好,最后他们应该是在一起了。回想起今天早上在电车上他们对视的样子,芽衣想。

铃……

有什么响了。是放学铃。

芽衣这才发现自己完全被这个叫做“未满都市”的故事迷住了。

等她发觉的时候,已经到了放学点了。

 

+++

 

芽衣匆匆赶到车站。

可是今天没有任何合适的线路剩下。最早也要明天才才动身。芽衣发起愁来。

出门的时候已经想好了不回家了,所以没带钥匙。回不了家了。怎么办?找个车站附近的旅馆当然是最好的选择,可是自己实在是囊中羞涩,钱刚刚好才够买车票的,她可不想浪费在别的地方。当然在车站过夜也是个办法。虽然站台员都在,也不会不安全。但是如果对方看到一个小女生一直在站台逗留,肯定会起疑心,跑过来问话的话,说不定会弄巧成拙。如果给父母打电话或者要老师把她带回去的话就糟了。

所以如果真的要在车站过夜的话,一定要想个好理由。

前思后想,不知不觉地就在车站的椅子上坐了个把小时。

“应该怎么换乘呢。”突然有个声音响起。

芽衣抬起头来,然后吓了一跳。站牌面前站着的是她们学校的校草——三年级的高木君。

不,应该说是前校草。高木君前阵子转学去了一个偏差值更高的学校。离开的理由高木君走的时候没有明说。但是他们班的同学都在传,据说是因为父母离婚的关系,所以才跟着转学了。自从高木君离开后,现在区立中学的校草位置一直空着。

芽衣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他。

高木左右转转,似乎是想要找人问。芽衣立刻低下头去。

不要看见我,不要看见我,她在内心暗暗祈祷。

像她这样的二次元宅大多是内心虚弱的家伙。如果是二次元里的帅哥,无论怎么样赞美的词语都可以自由地诉说。可是如果是现实里的帅哥跟她搭话的话,她就会全身僵硬,连讲话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

有双鞋子出现在她面前。

“是田中芽衣同学吧?”高木问。

哎?为什么高木君会知道她的名字?她的涂鸦本明明已经藏在了身后。等等,这个时候要怎么办?装作没听到吗?还是装作她根本就不是什么田中芽衣?芽衣看着对方的鞋子苦苦思索。

“是你吧,田中同学?”高木又问。

“是。”芽衣速答。

“果然是你。”高木说,“你不记得我了?上学期学校文化节的时候我还买过你自己印的漫画本呢。”

“啊……高木学长。”

“太好了,还记得我。”高木笑了。

其实芽衣根本不知道高木也买了她的漫画。那天文化节摊位多人也多,芽衣又不是那种喜欢热闹的类型,所以是她们班的班长帮她收的钱,她只顾着一个劲地趴在那里画签绘,连头也没有抬。她知道高木,纯粹是因为高木是他们学校的校草的关系。

高木打量了一下她:“你为什么不回家?”

“我在等车。”

高木看看手表。离放学时间已经过了很久。无论是去哪个方向的车,都过去十趟八趟了。

“真的在等车吗?”他看着芽衣,“或者是跟我一样,不想回家?”

“其实……我爸妈出远门了,我没有带家里的钥匙。”

“原来如此。”高木说,在芽衣的身边坐下来,“那……要不你跟我一起去蹭饭吧。”

“蹭饭?”芽衣惊讶。

“嗯,”高木点头,“我倒是记得带家里的钥匙了,不过家里一个人都不在,今晚都没有地方可以吃饭了。所以正好准备去蹭饭。你就跟我一块儿去好了,我知道个蹭饭的好地方。”

“哪里?”

刚好这时一班电车进站了。

“跟我来就对了。”

高木说着站了起来,然后示意她跟上来。芽衣犹豫了一下,还是跟高木一起上了电车。

先解决晚饭问题,再来思考去哪里凑合一宿也可以,她想。

在电车上高木和她聊起来漫画的事。

之前在学校的时候,芽衣只远远地看见过高木。高木长得很帅,家里似乎也挺有钱的,总是被一群人围着。芽衣见过高木跟朋友们说话的样子,觉得他意外是个话多的帅哥。她只是没想到,原来他话居然这么多。特别是讲起他喜欢的漫画,简直是滔滔不绝。

她有些不好意思:“没想到你会喜欢我的漫画。”

“本来只是买来随便看看,没想到特别好笑,结果看了一个晚上,连晚饭也忘了吃。”高木说,“在本子的最后,还有一张签绘的书签,上面写着田中芽衣,所以一下子就记住了你的名字。”

原来如此。比起夸奖自己,有人夸奖自己的画,让芽衣特别高兴。

“但是你这学期的文化节没有参展呢。”高木说。

“嗯,这学期没画什么。”

“那下学期呢?如果你出本的话,我会以校友身份回来买的。”

“现在还没有想法。”

“那我就等着,你的新故事。什么时候再出本的话,请一定要给我留一本。”

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诚挚地表示感谢,芽衣只好点了点头。

“我以后打算做游戏策划,”高木说,“然后我要去找我最喜欢的漫画作者,告诉他,我想把你的漫画做成游戏。还有,我一定会用100%的决心、热情和认真来对待它,请相信我。”

“把我喜欢的作品游戏化,然后让千千万万的玩家参与到这个庞大世界的冒险中来,是我的梦想。”高木说。

真是很厉害的梦想啊,芽衣想。

“你呢,你的梦想是什么?”高木问她。

“没想过梦想之类的东西。”

“是吗?”高木想了想,“那……画出我想把它游戏化的漫画怎么样?”

“哎?”芽衣一愣,赶紧摇头,“我肯定不行。”

“别这么说嘛,”高木笑了,“反正你也没想好,就先以这个方向努力看看。”

他说着,探头去看站名:“我们到了。”

芽衣跟着他下了车,一路走一路聊着,不知不觉已经站在一个高层公寓楼下。

高木按了一下公寓楼下对话机的铃,不久就传来了声音。

“谁啊?”这个声音好耳熟,芽衣想。

“我。”高木回答。

“你谁啊?”

“我啊我啊。”高木笑了,模仿“是我是我”的段子。

“啊……是你这小子!”对方似乎终于听出来了高木的声音,给他们开了门。

两个人坐电梯上了楼。电梯门打开的时候,有人已经套着鞋子出来电梯口等他们了。

直到见了那个人,芽衣才终于知道为什么对方的声音听起来这么耳熟了。

冤家路窄……这不就是今天打乱她计划的罪魁祸首吗?

“田中同学?”大和惊讶地看着她,“你怎么在这里?”


评论(2)
热度(516)
 

© 阿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