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各有萌,缘来则聚。

[新藤大和X泷川尊]《未满是这个城市的名字》10 你和我的城市 (上)

* 终于走到了结局,谢谢大家一路陪伴。恋爱故事我写了很多,这次想写点不一样的,就写了一个包含爱情的人情故事。谢谢大家喜欢这个故事。是大家的热情和宽容,支持我写到了最后。

Thank you for everything! 下次再会XD


Episode 10 你和我的城市

 

【上】

 

有意无意,这个过程整整等了三年之久。好在终于迎来了结果。

早上起床之后,优奈有一种颇为不真实的感觉:从今天开始,自己就是一个真正的律师了。

她本来想今天起个大早,好好梳妆打扮一番,再戴上徽章。只是一个徽章而已,戴上和不戴,原来在自己的心中却会引起这么大的不同。

可是她还是一如既往地起晚了。明明想要梳一个更成熟一些的编发,但是回过神来,望着车窗里映出的自己,才发现自己一如既往地梳了双马尾。于是干脆拉掉了辫子,让蓬松的长发落在了肩膀上,她望着车窗里自己的倒影,抓了抓头发,然后露出了一个明朗又有些妩媚的笑容。

变成大人了呢,优奈酱。她在心里得意。而接下来要像所长一样,成为一个堂堂的律师。

但是她的热情在刚进入泷川律师事务所的时候就受到了挫折。

高岛彻打量了她一眼:“谁啊你?”

于是优奈给了他一拳。

这小子,跟所长在一起几个月,别的东西没怎么学,吐槽功力倒是学到了七八分。

她探头看了看:“所长呢?”

“所长上午约了客户见面,已经出去了,你要是不迟到的话,本来还能见到他。”

“就迟到了一会儿嘛。”优奈嘀咕,然后转向高岛彻,“我的就职礼物呢?”

“礼物?不都在你桌上。”

优奈望向自己的桌子,上面堆着比她脑袋还高的卷宗。

“不会吧,就这些?”

“不够的话,我桌上还有。”

“免了免了,这些就够我忙的了。”

高岛彻笑了:“啊,真是松了口气。你回来了真好,终于多双手帮忙了。”

这家伙,终于有个比他资历更浅的人可以欺负,看他得意的。说起来的话,明明还是她先到的泷川律师事务所,只不过考过律师考试比较晚而已。

高岛彻提起了包:“接下来我也要去见客户,就拜托你看家了。”

看高岛彻关了门下了楼去,优奈挂好大衣,然后打开了包。

好吧,我看家就我看家,我还乐得自由。

她拿出包里的CD。这是她喜欢的双人组合最新发售的歌,她把它放入音箱,按了播放,然后在桌子前坐了下来。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就从第一个文件盒开始吧。

优奈打开摆在面前的文件盒,意外的,里面竟然没有文件,只有一块小小的蛋糕。

……啊。优奈愣住了。

所长那家伙,真是的。都多大的人了,还盘算着怎么捉弄她。

高岛彻也学坏了,就会帮着所长。

优奈把蛋糕取出来。那是她最喜欢吃的芝士蛋糕,上面插着小小的巧克力牌子。

“恭喜你,笨丫头”,牌子上如此写道。优奈笑了。

“笨丫头”是她第一次来泷川律师事务所面试的时候自我介绍的时候说的,没想到所长到现在还记得。

这称呼也不知道是谁先叫出来的。可能是她那个大大咧咧的老爹吧。

优奈的母亲在优奈出生后没多久就过世了。优奈一直是她姥姥姥爷帮忙带大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缘故,优奈直到两岁才会讲话。

不好意思一直麻烦岳父岳母,当时优奈的父亲每天都会提早关店,然后抱着优奈出去溜达。

别人家的孩子,一岁都已经开口了。她快两岁了,却还是只会咿咿呀呀,指指这个,点点那个,说不了完整的话。大家爱开玩笑,总说优奈爸爸,这丫头这个样子,以后可怎么办啊。

她父亲倒是不以为意:“没事没事,笨就笨点,这笨丫头以后就留在我身边好了,我这个当爹的能照顾她。”

于是不知不觉中,优奈就成了大家眼里的“笨丫头”。

当然,当笨丫头也有当笨丫头的好处。

成绩不好,家里人也不会多说什么。

上课不小心睡着了,老师也不会让她把爸爸叫来学校。

大家都知道她妈妈不在了,父亲一个人带着女儿,还要照顾店面,很不容易。

也有不少人想要给她父亲介绍女人,她父亲都给一一回绝了。

父亲总说:“店里的事我都忙不过来了,再加上你的事,我哪还有精力去想别的。”

其实老爹有个相好的,优奈知道。是居酒屋的良子阿姨。

虽然大家都避免在她面前提良子的事,但是优奈其实没有大家想得那么笨。

那间居酒屋傍晚才开门,有一次优奈放学晚了,路过的时候正好看见良子阿姨站在门口抽烟。

她烫着大波浪,涂着红色的唇膏,让人有点不敢接近。但是看见优奈的时候,她对优奈笑了笑,优奈瞬间就觉得她没有那么可怕的。

她问了姥姥,为什么爸爸不把良子阿姨带回家来。姥姥说:“家是你和爸爸妈妈的家。你妈妈虽然不在了,你还在,回忆还在。可是如果进来了别的人,那个地方就不再是家了。”

那个时候优奈躺在榻榻米上,电视上正在播不知道什么名字的搞笑艺人的节目,她不想起来看,只是躺着,望着窗户外的晚霞。从窗户里看出去,可以看到一条条孤单的电线,一直延伸道窗户边缘不可企及的远方。

她突然也想去远方。

可是优奈不知道远方在那里,直到有一天她在小镇便利店的书架上看了一本时尚杂志。

杂志前面登着一些读者模特的照片,照片上那些女生明明跟她差不多年纪,却穿着漂亮又时髦的衣服,笑得明亮又自信。翻过前面一些图片,后面还有一些配图的采访故事,大多是一些职业女性的访谈。优奈的手在某一页停了下来。那是一个很时髦的露天咖啡座,在东京,一个打扮精致的女性只是坐在那里,仿佛就能让人听到她从容不迫侃侃而谈的声音。

配图旁边写着她的简介:律师,从业年限,还有薪水。

优奈一个个数着她薪水后面的零,然后愣住了。

她站在便利店的书架前,突然有了一个念头:自己以后也要和杂志里这个女性一样,去东京这个繁华的大都会生活,成为一个可以坐在时髦的露天咖啡馆里喝咖啡的人。

优奈用零花钱买了那本杂志,塞在外套里面,匆匆回了家,像是抱回了一个不得了的梦想。

她一直忍耐着,直到那天老爹关店回家,然后将准备去洗澡的老爹扯回了桌子边。

不知道自己的女儿要宣布的到底是什么,老爹没有办法,却也只好在矮桌前坐好了。

“我决定了,以后要当律师。”优奈宣布道。

老爹愣了一下,然后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不可能,不可能。”他挥挥手,哈哈大笑。

“为什么?”优奈又羞又恼。

“你这丫头怎么可能当律师呢,”老爹说,“平时话都讲不利索,在学校也是,考试总是垫底,别以为我不知道。”

那天老爹洗完了澡,发现平时总帮他倒一杯睡前小酒的女儿,今天就连酒都没帮他倒。

看女儿坐在院子里看星星,他挨到女儿身边。

“怎么了?生气了?我这可是大实话,以后你就知道啦。梦想这东西,没这么容易的。你爹我以前还想当职业棒球选手呢,后来还不是乖乖回家继承了你爷爷的佛龛店。你啊,就好好读到高中毕业,要是想读大学,就去读个轻松点的专业,不想读书的话就回佛龛店帮忙也好。对了,爸爸认识几个不错的年轻人,等你毕业了就介绍你认识……”

“我才不要。”

“早点嫁人有什么不好,也好有人继承佛龛店,以后等我不在了,也好有人照顾你。到时候年纪一大,想要嫁人都没人要了。”

“我才不用别人照顾。”优奈说着,蹬蹬蹬跑上了楼。

“你这孩子,说你两句就跑。年纪不大,脾气比谁都大。”父亲在楼下说道。

那天晚上,优奈躺在床上,怀里还抱着那本杂志。

无论父亲怎么说,她还是想要成为杂志里那样的女性。

一个不需要别人照顾的人。

一个就算年纪大了不嫁人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人。

因此高中最后两年,优奈发奋努力,虽然脑袋比别人笨一点,也不要紧,只要努力的话,一定会有成果。她这么想着,每天刮风下雨也坚持去镇子里唯一的补习班补课。

最后,她居然真的考到了法学院。

东大这类的公立牛校就不提了,昂贵的私立大学一方面是读不起,另一方面分数也不够。最后优奈读了本地一家不起眼的大学,不过好在也算是法学院。终于等到了毕业,她提上行李,去了东京。终于要去那个梦想之都了,那个她在梦中去过千千万万遍的大都会了,优奈十分开心。

父亲却是担忧多过开心。

“要是有什么不开心的,就回家来,别跟自己赌气,”送她去车站的时候父亲说,“家里的佛龛店经营的好好的,爸还养得起你。”

优奈离开家乡,只身一人来到这个繁华都市。

她以为自己会兴奋不已,乐得不知天高地厚。但是事实是,她吓坏了。

她被高得吓人的房租,每日清晨狂奔着涌向地铁出闸口的人流,和所有人来去匆匆的脚步吓坏了。大家都是如此的目的明确,她夹在中间,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外来者,没有目的,格格不入。所有人都有一张冷漠模糊的脸,她被裹挟其中,却无法和任何人建立真正联系。

这就是她来到这个城市的第一感觉:

——怯。

律师远远不是坐在时髦的咖啡馆里喝着咖啡,或者对着杂志侃侃而谈。律师是整夜整夜地对着卷宗,是一遍遍地修改文件,是智力和体力的双重劳动,是在双重劳动的同时还要拿出100%的耐心对待你的客户。但是在这之前,还有更大的难题摆在你面前——必须通过司法考试。

这个国家的司法考试通过率很低,据说很多政客都是司法考试好几次落榜当不成律师,才转了念头打算从政。优奈没带多少钱来东京,本来只想撑到司法考试结束。等拿到律师资格,她就可以开始工作,也就不用依靠家里了。

事情没有她想得美好。第一次考试,她落榜了。

躲起来哭了一场,然后决定给家里电话。虽然觉得很丢脸,可是没办法,没有多少钱了,如果想要钱的话,就必须低头。父亲倒没有为难她,家里的佛龛店虽然赚不了大钱,但是给女儿一点支援还是没问题的。父亲只是叨叨咕咕,不明白女儿为什么放着自己身边轻松的生活不要,要在东京受那份罪。

“不行的话就回家,非要当律师干什么。早点找个男人,继承佛龛店多好。”

“行了行了。”

“你看看你这丫头,说你两句就不耐烦。”

“还不是您张嘴闭嘴佛龛店佛龛店。”

“这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生意,还不许我说啦。”

“好好好,您说得对。”优奈说,“我挂了啊,我还要复习呢。”

“你也别复习太晚。明天一早爸就给你去汇钱,你收到发个短讯给我。”

“嗯,”优奈挂电话之前想起来嘱咐,“您自己注意身体。”

优奈在东京的公寓租在铁道旁边,火车经过的时候很吵,但是价格便宜。而且天气晴朗的夜晚,还可以打开窗户看着星星。优奈打开一罐啤酒,一边吹着夜风一边喝着啤酒,也挺惬意。

一定是自己不够努力,再努力一点的话,一定能够通过考试。她想。

爸爸,我会证明给你看的,我不是什么笨丫头。

这次优奈花了更多时间准备。这个都市很大,每天都有新奇的事情发生。

但是那些再也吸引不了她。优奈白天就去参加培训班。晚上就把自己关在那个小小的陋室里。

努力。不断努力。那是地狱一样的一段时间。每天都被一定要通过的念头和失败了怎么办的想法交替折磨。优奈觉得自己已经拿出了百分之一百的努力。

可是没想到,等待她的是再一次名落孙山。

知道结果的那一天,优奈不想回家。她不想回到那个堆满了复习资料的屋子。

那在提醒她的失败,提醒她的不自量力,提醒被她浪费了的那些时光。

她茫然地坐着地铁,心里一遍遍地问自己这两年到底在干什么,还有选择这条路到底是不是正确。

她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人在二十多岁的时候都跟她一样。

不断担心着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

不断追问自己,现在的生活是否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可是人生不是游戏。没有攻略。没有人告诉她,现在自己走的路到底是主线还是支线。

优奈不知道自己在哪个站下的车。回过神的时候,她发现已经站在一座人行天桥上。

她不知道自己在哪儿。来东京那么久,除了刚来那阵,她还没有机会四处去逛逛。

有什么落在她的鼻尖上,一阵凉。她仰起头来,发现原来是下雪了。

大雪纷飞的夜里,本来应该是和爸爸还有姥姥姥爷坐在屋里,吃着点心看着电视上不知所谓的搞笑艺人爆发出一阵阵笑声才对。为什么现在她却在这里,一个人形单影只,仿佛一条在海上漂浮不知道方向的船。

马上就要到新年了,要不干脆趁着回家过年的机会,告诉父亲自己打算放弃了。

是的,您是对的,她想告诉老爹,我就是个笨丫头,所以为什么非要纠结当个律师不可。

回去自己的家乡,随便找个人嫁了,继承老爹一直想要她继承的佛龛店,是不是反而会活得轻松一些。

突然,远远传来歌声,吸引了优奈的注意。

她抬头看去,发现远处是一个场馆。大概是正在办演唱会之类的,里面灯火通明,不时传来音乐,还夹杂着阵阵欢笑。被热闹吸引着,优奈忍不住朝那里走去。

场馆门口站着不少女孩,在雪中搓着冻红的手。

“你也是来听漏音的吧。”一个女孩友善地对优奈说。

“啊……是。”优奈没搞明白,只好先点了点头。

“今年票是太难买了,我没抽中,只好在网上想要看看有没有人让票,但是出票的少,价格都上天了,买不起,只能来听听漏音。”

优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正要开口,女孩却比了一个“嘘”的姿势。

“快听。”

歌声仿佛从头顶上落下,如同宇宙之中降落的回响那么空旷。

优奈闭上眼睛聆听。歌词影影绰绰,有时候只有旋律,有时候又能听到一些歌词。

她站在雪中,听着那首歌,直到结束。

简单的歌词,优美的旋律,仿佛雪花,一片片落在她的心间。

“是首好歌吧。”在曲子结束的时候那女孩说,“《怀抱梦想也会受伤》。”

她的眼睛闪闪发亮,仿佛雪花在夜灯里流光四溢。

那天晚上优奈就站在场馆门口,听完了这个就连名字也是第一次知道的组合的全场演唱会。

在曲子和曲子的间隙,优奈和女孩聊起来,不小心说到了自己的故事。

演唱会结束后,她和那个女孩在天桥上分手。女孩朝她挥着冻红的手。

“加油!”她笑着对优奈喊道。

不知道为什么,优奈被这么简简单单地一句“加油”鼓舞了。

回家的路上,她走进了一家音像店,买了那张《怀抱梦想也会受伤》的CD。

那天晚上她摊在小屋的地上,一遍遍地听着这首歌,直到睡着。

她想通了很多东西。

开始任何一件事情的时候,总觉得前途未明,千山万水阻隔,困难得像是根本实现不了。

可是开始走了,发现路会慢慢清晰,回过头的时候,发现已经走了一半的距离。

不要怕旅途是徒劳的,也不要怕走了远路。

世界广阔,到处都是未知。我们尚在途中,今后仍要继续。

第二天醒了,她给爸爸打了电话,告诉了他自己考试失利的事情。

但是我还不想放弃,爸。她说,我还是想当律师,我想再试一次。

之后我会一边赚钱一边考试,但是在我赚到钱之前,请您先再接济我一点。等我赚了钱,我会加倍奉还的。

打完电话,优奈就认认真真打扫了屋子。

屋子干净了,烦恼也会跟着一扫而空。

屋子开阔了,日子也会跟着一起开阔。

这是她姥姥教她的。可有道理了。

整理好了屋子,优奈去买了最新的报纸,开始在招工版面上开始找实习的工作。大学没什么名气,又没有通过司法考试,有些律师事务所在简历阶段就把她刷了。好不容易给了她面试机会,又在面试阶段屡屡受挫。

但是这算不了什么,那首歌里不是这么唱的嘛,怀抱梦想也会受伤。

就算哭泣,也要向着前方哭泣。

“我就是个笨丫头。”去参加下一个面试的时候她说,“我爸从小就这么说我。笨是有笨吃亏的地方,但是我觉得好处也不是没有。聪明的人一看前面没有路就会掉头,笨的人会一直走下去,直到脚探不到路才会停下来。但是看不到路的地方,说不定也会有路,只是没有人走过。所谓勇气,就是相信的能力并一直走下去的体力,笨蛋往往两个都有。”

面试官看着她,然后笑了:“这可糟了,这个律师事务所里已经有一个笨蛋了,再来一个笨蛋可怎么办啊。”

这个面试官,就是泷川律师事务所的所长——泷川尊。

有人叩了叩门,声音淹没在音乐里,但是优奈还是听出来了。

她站起来关掉音乐,然后去开门,却发现门外站着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渡边朋美。

“朋美女士。”优奈很惊讶,“您怎么来了?”

“我就是路过,想要来看看泷川律师和优奈酱。”朋美女士把手信递给她。

优奈接过来:“那真是太不巧了,所长刚好不在。”

然后她想起来什么,给朋美女士看她的徽章。

“现在是优奈律师了。”

“那真是太好了。”朋美女士掩着嘴笑了,“我们优奈酱终于也独当一面了。”

“离独当一面还早呢,还要跟着所长好好修炼。”优奈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然后给朋美女士倒了茶,“您呢,现在还好吗?”

“还行。”朋美女士说着,掏出名片,递给优奈。

优奈接过名片,发现上面写着宫川朋美,而不是渡边朋美。也是,朋美女士现在已经不再从夫姓,而是改回了自己的旧姓。名字下面俨然写着编辑的字样。

“您又回去当编辑了啊。”她惊讶。

“是啊。”

朋美女士结婚之前是在漫画杂志社当编辑的,没想到结婚二十八年没有再工作的人,居然又重新做起了编辑的行当。

“离婚的时候拿到的数算是生活不愁了,可是我还是想要出来工作。”朋美女士说。

然而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没有那么简单。早已是电子信息化时代了,朋美女士却对智能手机,搜索网站和现代工作方式一窍不通。什么都要从头开始学。儿子已经出社会了,知道工作的艰辛,自然希望母亲生活安逸,不要为难自己,过得轻松些就好。有什么为难的,可是朋美女士说,是我自己想做的工作,无论几岁开始学都不晚。

她戴上了眼镜,跟着自己的女儿认认真真地学起了新时代年轻人工作的方式。

“但是无论在什么时代,作为编辑,有一点是永远不变的。”朋美女士说,“寻找有潜力的作者,认真地培育他们,好好地保护他们,发掘出他们的最大可能,让他们的创造力永不枯竭,不断出版有趣的作品。这就是对一个编辑的最基本的要求,也是一个编辑的最大成就。”

虽然有个小漫画杂志社愿意聘用朋美女士,不过说实话,并没有对这个老妇人抱有多大信心。朋美女士却不气馁。她已经学会上网了,会自由地使用搜索和聊天工具。网络让她与全世界相连,她可以去整个海洋打渔了。白天,她在杂志社认认真真地工作,晚上回到家,她依旧坐在书桌前戴上眼镜仔细地翻看网络上的漫画。

她是伯乐,需要千里马。她相信,也有无数的千里马,正在渴求一位伯乐。

没过多久,还真让她发掘到了一位不错的漫画作者。那个作者在付费网站上连载漫画,虽然读者不多,还没什么名气,但是故事非常有趣。朋美相信,如果用杂志的网络认真推广的话,一定会爆红。于是她签下了复归后的第一位作者。

这位作者一登录杂志,人气调查就一直居高不下,前阵子刚出了第一个单行本。

“最近还有制片人跟我们联系了,说是要给这个漫画做一部专门的漫改电影。”

“哇,好厉害,是位什么样的老师?”

“作者老师很神秘,一直不肯透露身份信息,交涉也全部在网上进行,所以我也不知道。但是如果这是对方希望的工作方式,我当然会尊重对方。”

“说得我越来越有兴趣了,有机会一定要买来看看。”优奈说。

“欢迎欢迎。”朋美女士说。

“作者的名字叫什么?”

“预言家。”

“还真是一个奇怪的名字呢。”优奈点头,“那电影呢,有没有定谁来演?”

“因为是双男主,制作人推荐了冈崎律先生来演其中一位男主,另外一位还没找好,”朋美女士笑笑,“不过说起来,就连冈崎律先生也还没有最终敲定。还要作者老师那边还没想好。你看看,我这不是刚从演艺事务所回来,经纪公司给我推荐了一堆男演员的名单和照片,我一会儿要给作者老师寄过去。”

“这样啊……”优奈思忖。

“等一下。”她突然站起来,从CD机里取出CD,放回盒子里,然后递给朋美女士。

“这是……”

“是我喜欢的一个组合。歌唱得很好,演技也不错,如果可以的话,请作者老师考虑一下。”

“原来如此。”朋美女士打量着封面上的那两个人,然后笑着点点头,“那我就收下了。”

“好了,”然后她站了起来,“我该回杂志社了,我还有一堆事情没忙完呢。”

“看您干劲满满的样子,真好呢。”

“做自己喜欢的工作,那份开心和成就感是无法比拟的。”

“希望我工作很多年之后,也能说出像您这样的话来。”优奈由衷说道。

朋美女士走的时候,优奈一直送到楼下。朋美女士叫她不要送了,她才留步。

她目送着朋美女士走远,秋日阳光照在她的银发上,闪耀着熠熠光辉。

大家都很渺小,但是都在尽力闪闪发光地活着。

优奈突然想到,朋美女士和自己的爸爸差不多岁数。如今的爸爸,是不是也已经是银发满头了。今天,就给爸爸打个电话吧。

爸爸,您的笨丫头已经长大了,从今天开始,就是一个堂堂正正的律师了。

“以后不用您照顾我了。”她想跟他说,“以后,我来照顾您。”

优奈打算今年过年要回趟家,陪爸爸还有姥姥姥爷过新年。

还有,即便良子阿姨说不要,也要把良子阿姨请到家里来吃团圆饭。

曾经的那个家固然温暖,装满了和爸爸妈妈的回忆,却也到了把它留在回忆中的时候了。

她在东京已经有了一个新的家。爸爸也该有个新家了。

但是在回家之前,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做。

——她要去看他们的年末演唱会。

去的话,不知道会不会遇到那个曾经在雪中遇到的那个女孩。

不知道她今年能不能和自己一样幸运地抽到票。

优奈想要再遇到她。

她想要谢谢她。她也想要对她大声说一次加油。

等到演唱会结束,说不定她们还能找个会馆附近的地方聚餐。

优奈知道有一家的炸鸡块做得非常好吃,咬一口简直酥脆流汁。就定那里好了。

然后她们可以随便聊聊。

聊他们的新歌。聊刚刚在演唱会上听到的有趣段子。聊这个城市里不合常规又有趣的部分。

聊躺在床上看小说看到的有趣的部分忍不住蹬着腿打起滚来。

聊去看电影不小心流下了眼泪看完电影去补妆的时候对着镜子发现双眼皮贴掉了一个于是含着眼泪大笑出来。

聊跟朋友们坐一桌看着美食眼睛发亮想要好好给美食评论但是却想不到任何评论只会说好吃。

聊和恋人在地铁站依依惜别刚刚分开又立刻在微信里给对方发了回家路上拍到的景色。

聊和家人坐在被炉前看的电视里的某个搞笑的新段子。

这个巨大的城市并非毫无联系,她想。

人们总以某种特殊的纽带相连。而她和她,而无数人的纽带是那两个人。

优奈不会再对城市这个露怯了。因为她知道她并非孤身一人。

只要他们还在歌唱。

……终有一天她们会再次相见。


评论(14)
热度(558)
 

© 阿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