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各有萌,缘来则聚。

[雷神索尔/唯爱永生][AU][锤基]《魔鬼之香》19

说明:雷神索尔/唯爱永生混合同人作品。洛基性格更偏向亚当。(最近收到很多这篇文的催更,还有小伙伴说看着是个坑还眼巴巴地跳了。所以想趁着看完诸神黄昏还有燃烧的激情把这个坑填了。欢迎大家来看。保证填平XD

Lofter上也有前文,不过大概要往前翻很久,所以在围脖上整理了一个合集,方便大家看,地址是: 合集1-9 及 合集10-18 或者可以搜我的围脖号: 我不识君面


十九 重逢之日

 

“你不应该替我做出那个决定。”索尔说。

“我不会说对不起。”洛基回答,“如果再让我选择一次,我还会做同样的事。”

“你是吸血鬼,你有无限的时间。可我是人类,我只有短短几十年。而我浪费掉过去二十年,一直怀疑自己。”索尔看着他,“你不觉得换个方式度过要有意义得多?”

“你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

“可这里是我的起点。如果旅途必须有终点,也该在这里。”索尔说着,轻抚洛基的头发。

他的记忆还没有完全回来。但是他开始记起一些断片。

他记起来当他还是少年的时候,他也喜欢这么做。

跟他金色的头发并不相像,洛基头发是黑色的,像是暗夜的河流,很美。

那时当他们同床共枕,少年总会在吸血鬼睡着之后,轻抚他的黑发。

有什么正在起变化,那个少年感觉到了。如今的索尔也感觉到了。仿佛昨日重现一般。

他想要从这个人身上得到的,他想要给这个人的,不再是依赖和陪伴,不再只是。还有别的正在生成。新的感情,滚烫流淌于血管之中,让他想要将这个吸血鬼拥入怀中。

“那很奇怪,你听着那个故事。你知道那是你。但是你就是无法记起来。”索尔说。

“并不都是好回忆,有时候作为旁观者比亲历者更好。”

“可是有一天你必须打开我的记忆屏障。”索尔说。

“不是今天。就算我想,现在的我也没有足够的精神力。”洛基回答。

他企图坐起来,但是索尔按住了他的胸口。

“躺下,”索尔说,“你需要休息。”

他的口吻不容置疑。他放在洛基胸口的手孔武有力。于是洛基只好躺了回去。

洛基仍然有些不适应这样的变化。曾经他是长腿叔叔,他是小小少年。可如今索尔的年龄已经超过了他。他和那个男孩可以毫无顾忌地依偎在一起看电视。可是同样的动作,对两个成年男人来说有点太过亲密。他躺在索尔的大腿上,几乎被索尔滚烫的肌肤灼伤。如果那能够解释洛基的脸红的话。

“你可以不再摸我的头发吗?我已经好几天没洗头了。”他对索尔说。

“吸血鬼也在乎洗头吗?”

“我活在人类社会,而不是蝙蝠洞,我当然在乎洗头。”

索尔放弃折磨他的头发。他的手掌下移,手指搭在洛基的脖颈上。

呃,只有更糟。

“如果我请求你,你会停下来吗?”洛基说。

“不,”索尔拒绝,灵活又略显粗糙的手指微微摩挲着洛基的脖颈,“我想要碰触你。而且别否认,你也喜欢我的碰触,那让你放松。”

索尔仿佛看穿了他。洛基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索尔的每一次抚摸似乎都可以带走他的痛苦。

碎掉的膝盖和折断的手腕仍有痛觉,但是痛觉开始变得麻木,他全身的肌肉都放松了,早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他身上,他觉得怠惰,同时暖洋洋的。

“要帮你拉上窗帘吗。”索尔问。

洛基微微摇了摇头。阳光通常让他觉得无力,让他的五官六感变得迟钝。但是此刻他却觉得他喜欢阳光。阳光让他舒服。

索尔伸出手来,仿佛想要帮洛基遮挡阳光一般,宽大手掌的阴影投射在洛基脸上。

洛基抓住了他的手。那是外科医生的手,也是战士的手。握过手术刀和抢。手掌比普通人大得多,掌纹深刻,手指修长,骨节突出。阳光轻抚他手背上细小的绒毛,漾出一片淡淡的金色光晕。

而索尔翻转手掌,又握住了他的。然后索尔的另一只手也跟了上来,双手把洛基的手握在中间。

“你的手还和过去一样冷。”半天索尔嘀咕。

“你记起来了?”

“没有。”索尔摇头,“只是一些声音,样子,触感,还有情绪。”

洛基笑了:“你的手跟过去可大不一样了。那时你的手只有这么一丁点大。”

他比划了一下。

“胡说八道。”索尔也笑了。

“真的。”洛基强调。

他依然记得站在那家灯火辉煌的餐厅门口,当他把手递给那个小小少年的情形。

他依然记得当那只小小的手放进他的手里,自己说了:直到永远,我保证。

从那个时候开始,他是真心实意想要保护这个少年。他做到了,当然,只是到今天为止。

“又在想什么?”见他突然沉默,索尔问。

“伊芙一直说你会长成一个巨人。看看现在的你。”洛基说,示意了一下索尔的手。

洛基是个高个子,骨骼修长,手指也是如此。他没想到索尔的手甚至比他还大。

“是啊,我现在是个大男孩了。”索尔点头,“所以从现在开始,你不再是我们中间拿主意的那个。以后无论要做什么,我们得商量着来。就算是冒险,我们也得一起去。你同意吗?”

“要是我说不呢。”

“那你就别想从这张床上起来了。”

“你根本不知道你要面对什么。”

“我知道,一拨吸血鬼,再加上一拨猎人。我已经应付过猎人了,顺便还杀了两个吸血鬼。我觉得自己做得还算不错。”

洛基没有立刻回答,索尔打破了沉默:“你说我小时候喜欢看《雷神索尔》的漫画?”

洛基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提起。

“后来我依然喜欢看那个。虽然记忆没了,我对漫画的品味还是没变。”索尔说,“不记得了吗,索尔和洛基,他们总是共同对抗世界,少了任何一个都不行。”

 

+++

 

在最初的觉醒之后,麦克斯又昏睡了一天。

当黑夜再次降临,她终于完全醒了。

这次她没有大喊大叫,尽管塞在嘴里的布团已经被取出。她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

屋里黑暗一片,但是对她来说不再是了。她觉得自己的五官六感好像突然被升级过。她的眼睛即便在黑暗里也能够捕捉非常微弱的亮光,她的耳朵能够听到很远的河岸边的虫鸣。

她在纽约郊外的某个房子里,她判断。

“你要坐在那里多久?”她冲着黑暗道。

“我还以为你不想理人。”洛基在黑暗里说。

“拜托开个灯,我习惯面对面说话。”麦克斯说。

鉴于吸血鬼之间无法进行精神控制,她现在可以大大方方直视洛基的眼睛了。

啪的一声,索尔开了灯。麦克斯瞬间紧紧闭上了眼睛。那不是阳光,不会对她造成伤害。但是对光的本能抗拒控制住了她的反应。她畏惧着,头皮发麻。

听觉也被升级了。即便是微小的电磁流声响,都敏感地抓挠着她的神经。

洛基等待着,直到她完全适应。

“怎么样,当个吸血鬼?”洛基问。

“饿。”麦克斯回答,“除此之外,跟我还是人类的时候没什么区别。”

“觉得自己突然变成了邪恶化身吗?”

“没,觉得自己变成了超级人类,就像是蜘蛛侠,被蜘蛛咬了一口,就有了超能力。只除了咬我一口的是你这家伙。”

“那个时候你同意了转化。”

“是是是。”麦克斯双眼无神地看着天花板。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答应。她想要活下去,不假。但是以一个吸血鬼的形态活着,她从没想过。但是那个时候洛基确实提到了什么,触动了她。

……她的母亲。

母亲是一个坚强的女人。麦克斯甚至没有见过她掉眼泪的样子。

母亲总说:作为猎人,你还嫩着呢。

她总是反驳:你跟我那么大的时候,早就在猎人里排前几了。

也许麦克斯该听她的话。她果然还是太嫩了,结果把自己搞成这样了。

如果知道自己死去,不知道母亲会不会为她流泪。可是麦克斯不想让她因为这个掉眼泪。除了自己,母亲没有别的亲人了。麦克斯不能留她一个人。

所以麦克斯选择了——无生之生。

不过虽然活了下来,要是让母亲知道她变成现在这样,也许她会亲手宰了她。

“不要一脸活不下去的表情。我已经这个样子活了四百多年了。”洛基提醒她。

“所以呢,有什么好建议给我这个新人,老前辈。”

“节制饮血,远离吸血鬼,远离猎人。这样你可以活长久点。”

“你是说像你一样?那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喂,你这丫头……”

也许伊芙能给她一点好建议,洛基想。伊芙永远都活得那么恣意又热烈,永远年轻,永远生机勃勃。

但是伊芙现在在人类之上的手里。洛基不知道他们把她藏在哪里了。

伤势没好。尼克还没回来。自己孤立无援。不,也许不算完全孤立无援。

他抬眼看向靠在门框边的索尔。索尔给了他一个“有我在,别担心”的表情。

你才是最让我担心的,洛基在心里叹息。但是不得不承认,此刻索尔在他的身边,成为了他的力量。

“能不能给我松开?”麦克斯说,看向索尔,“这些塑胶绳都要把我的手脚勒断了。”

“松开你,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突然咬我一口?”索尔抱着手站在那里。

“我对用猎人血毒死自己没兴趣。”

洛基和索尔对视一眼。看来麦克斯已经猜到了索尔的身份。

“你就是那个男孩,不是吗。”麦克斯摇头,“是我太蠢了,早该猜到你的身份。三十二三,年纪正好。而且跟普通人相比,你听到吸血鬼和猎人的反应有点太过镇定了。”

她深深吸了口气,辨别着索尔的味道:“你依旧是人类。”

“我不明白,一个人类,为什么自愿和吸血鬼在一起?”

“因为我们是索尔和洛基。”索尔笑了,看向洛基,“对吧。”

“对。”洛基无奈地点了点头。

伊芙说得对,他取了一个蠢名字。而且索尔不打算放过这个梗。

索尔正要蹲下来给麦克斯解塑胶绳,洛基的手机响了。是尼克。他终于来电话了。谢天谢地。

洛基赶紧接起来:“尼克,你在哪里……”

“我还以为我告诉过你别再回来这个城市。”电话那头有个声音冷冷说道。

洛基愣了愣。这个声音已经好久没有听过。但是他永远也不会忘掉。

“娜塔莎?”

“看来你还没有忘记我的警告。”

怪不得尼克一直没来安全屋。原来他逃过了吸血鬼的追捕,却被猎人逮住了。

洛基吞了口口水:“尼克呢?”

“还活着。”娜塔莎说,“但是还能活多久,我就不敢保证了。”

“你想做什么,娜塔莎。”

“是你先招惹了我,”娜塔莎冷冷道,“听说你抓了我的女儿。带她过来换人。不然我会弄瞎尼克一只眼睛。哦不对,他只剩下一只眼睛了。所以你最好尽快。”

洛基挂下手机,有点魂不守舍。

“这下麻烦大了。”他说。

“怎么了?”索尔问他。

“还记得我给你讲过的那个黑寡妇吗?”洛基说,“我把她唯一的女儿变成了吸血鬼。”

 

+++

 

他们有个计划。虽然洛基觉得那根本算不上什么计划。

麦克斯套上外套,拉高领子。喉咙上的伤口已经愈合了,转化的咬痕也变得很淡。在它完全消失之前,麦克斯打算用衣服盖住它。

“就见机行事。”她说,然后跟索尔碰了碰拳头。

他们两个倒是挺合拍的。洛基翻了个白眼。

“你看《雷神索尔》?”她问索尔。

“你也是?”

“忠实读者。”麦克斯拿出仅剩的那把血刃,用刀背拍拍胸口,“当然我也喜欢蜘蛛侠。”

“你看到第几期了?”然后她问索尔。

“当然是最新一期。”索尔自豪。

“我也是。”她说,然后用血刃在索尔的胳膊上划了一下。

“嗷!”索尔一下子捂住了流血的胳膊,怒视她,“你在干什么?”

“血刃上不能没有猎人血,不然他们会怀疑的。”麦克斯耸耸肩,把血刃插进腰后的鞘里,“显然现在这里的猎人只剩你一个了。”

洛基走过来,给索尔贴上止血布。

“如果情况不对,赶紧跑。”洛基嘱咐他。

他们的计划是暂时隐瞒麦克斯被转化的事,由洛基带麦克斯去见娜塔莎,然后一交换到尼克立刻撤退。至于麦克斯,她会见机行事。如果那些猎人不是急着干掉她的话,她也许会留下来和她的旧同僚聊聊。索尔被安排开车在后门等着。麦克斯知道她母亲安排的那个地方。如果想要撤退,后门是最好的场所。

“我不会走的,如果不带上你的话。”索尔说,低头看洛基帮他包扎。

“别傻了。”洛基说,“你不能做什么。”

“我已经弄丢你一次了,不会再丢下你第二次。门都没有。”索尔说,看见洛基依旧情绪低落,“好了,别丧气了。来,给我一个鼓励的拥抱。”

洛基迟疑了一下。

当索尔还是那个小小少年,他敏感又别扭,从未如此堂而皇之向他的长腿叔叔要求一个拥抱。

可是瞧,岁月改变了什么。而洛基不讨厌这种改变。他喜欢索尔现在开朗又自信的样子。他们分开了很多年。所以如果这个大小子想要撒个娇的话,洛基打算全盘接收。

索尔值得一个拥抱。而洛基伸开手,决定给他这个拥抱。

索尔笑了,他也伸开了手,却没有像洛基以为的那样抱上来。而是轻轻推了一下洛基,直到洛基的肩膀碰到背后的门框,然后索尔整个人贴了上来,如此之近,洛基甚至能够感受他灼热的鼻息。

洛基一瞬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直到索尔的嘴唇离开。

“活了四百多年,也没人告诉你要在接吻的时候闭上眼睛吗?”索尔说。

洛基眨了眨眼睛:“你说……一个拥抱。”

索尔笑了,将洛基拥在怀里,轻轻摇晃了一下。

“一个吻,和一个拥抱。”他说,然后放开了发愣的洛基,准备行装去了。

洛基站在那里,有点失神。他的嘴唇滚烫,上面还有索尔的温度。

等等,刚刚发生了什么。他不明白。

“你表现得像个被玷污的少女,”麦克斯经过的时候撇撇嘴,“我还以为你看了《雷神索尔》最新一期。瞧,你刚刚赞同索尔那个你们是索尔和洛基的说法。”

“什么最新一期?”

“《雷神索尔:诸神黄昏》。”麦克斯露出个坏笑,“在诸神黄昏里,索尔和洛基成了一对。”

洛基突然想起很久以前,伊芙对他说:那小子爱上你了。

……哦。



评论(47)
热度(335)
 

© 阿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