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各有萌,缘来则聚。

[雷神索尔/唯爱永生][AU][锤基]《魔鬼之香》20

二十 追浪逐流

 

娜塔莎约在一个仓库和他们见面。

洛基和麦克斯到的时候,仓库里只有三个人。

“左边那个一身黑的脏辫男是海姆达尔,他是猎人团的智囊,右边那个身材火爆的辣妹是瓦里基尔,猎人团的女武神,或者第一打手,随你怎么叫。中间是……”

“我知道那是谁。”

“你惨了,”麦克斯摇头,“我妈居然带了海姆达尔和瓦里基尔来,你绝对跑不掉的。”

“你也一样。”

“好吧。”麦克斯想了想,“所以你二十年前跟我妈真有一段?”

“你是说她想杀我那段?”

“我该不会是你的小孩吧。”麦克斯侧过头打量他,“不然我妈怎么从来不肯告诉我我爸是谁。要是你,我不奇怪为什么她难以启齿。”

“好好扮演你的角色。”洛基提醒她,麦克斯才转过头去看前面。

他们现在是人质挟持者和人质的关系。娜塔莎太敏锐了。洛基可不想让她看出破绽。

“如果你想知道,吸血鬼没法繁殖,吸血鬼之间也好,吸血鬼和人类也好,都是生不出小孩的。”然后他轻声道。

“好吧。我只是好奇。”麦克斯说。她看向前方,仓库门打开,她立刻进入了角色。

娜塔莎就站在他们前方。

二十年过去了。洛基对上那双眼睛,那双凛然又美丽的眼睛,还是会有种脊背发冷的感觉。

他曾经在她的蜘蛛巢里呆过。只差一点就要成为她的牺牲品。

“你还和过去一样,亚当。或者我现在应该叫你洛基。”娜塔莎看着他。

“你也没变。”洛基回答。

娜塔莎笑了一下:“你知道这在人类身上不成立。”

洛基打量她:“你看起来挺威风,当上这片儿猎人团的首领了。”

“还行。”娜塔莎说,“只是遵照秘密议会的指示行动而已。”

寒暄结束。“尼克呢?”洛基问。

娜塔莎没回答。“我没想到你真会来赴约。”她只是说。

洛基突然明白过来。该死,这么多年了,他居然再次中了娜塔莎的陷阱。

“你让尼克跑了?”

“你知道,想要抓住传说中那个独眼尼克还是挺难的。我有四个兄弟受伤了,但还是让他跑了。不过幸好,我捡到了他的手机。”娜塔莎说,晃了晃手里的手机。

 “撤退。”洛基对麦克斯耳语。

他们往后退,突然有什么带着风声,呼啸着从洛基头发上蹭过,扎在了洛基后脚跟附近的地面上。

洛基抬头,看到有个男人倒挂在仓库的房梁上。

“忘了介绍,那是鹰眼,猎人团的神箭手。”麦克斯说。

鹰眼松开房梁落下来,双脚落在仓库地面上,扬起一片尘灰。与此同时,他的弓弦上已经架好了第二支箭。形势对洛基非常不利。

“如果不把麦克斯交出来,你别想走。”娜塔莎说。

“我会放了你女儿的,等我到了安全的地方。” 

“如果我说不呢。”

“别逼我,娜塔莎。”

“如果你杀了她,你要拿什么要挟我?”

“不知道。”洛基说,“不过人在没有选择的时候,什么都会试试。所以别逼我。”

娜塔莎抿了一下嘴唇。她显然不习惯受人威胁。但是她唯一的女儿在别人手里。

她看向鹰眼,想让鹰眼收起弓弦,可是海姆达尔摆了一下手。

“麦克斯也许已经被转化了。”海姆达尔心存疑虑。

麦克斯翻了翻眼睛。

“我看起来像是被转化了吗。”她说,用一只手拉下自己的领口,“你瞧。”

谢天谢地。齿印已经消失了。时机正好。洛基松了口气。

“把她的血刃丢过来。”海姆达尔对洛基说。

麦克斯递给洛基一个眼神。你瞧,我就说吧。她的意思是。

洛基扔出血刃,海姆达尔捡起来,对瓦里基尔说:“把那家伙带出来。”

瓦里基尔一脚踹开一个木箱,从里面揪出一个被捆得结结实实的吸血鬼,然后把他一路拖到他们面前。

“我们没有抓到尼克,只抓到了这家伙。真不走运。”

洛基认出来,面前这个人就是之前在酒店攻击他的那个老吸血鬼。那个时候被他跑了,不过看来他没跑多远。

“伊芙在哪里?告诉我!”

“准备好那男孩,你就可以救她……”老吸血鬼说,却被瓦里基尔一拳打灭了话头。

老吸血鬼被打得满嘴是血,却似乎并不打算屈服,冲瓦里基尔咧开了嘴,露出满嘴獠牙。瓦里基尔却丝毫不受影响。她一伸手,海姆达尔把血刃抛给她,她接过来就朝老吸血鬼的肩膀扎去。他本来就被麦克斯废了一条手臂。现在另一条手臂也废了。

“没错,是猎人血。”瓦里基尔站起来,对海姆达尔说。

“现在可以放我走了吧。”洛基说。

“等等,”海姆达尔说,抽出一把还没有注入猎人血的血刃扔给洛基,“只是确保万一。”

他要让洛基现场采的血,以验明正身。这个海姆达尔真是太难对付了。

洛基看向那个老吸血鬼:“他已经两只手都废了。”

“他还有脚,”瓦里基尔说,“而且废的不是你的手,你就该谢天谢地了。”

“好吧,都听你的。”洛基说,然后手下用力一推麦克斯,“跑!”

他们全力朝后门跑去,麦克斯撞开后门出去了。但是洛基碎掉的膝盖还没有痊愈,降低了他的速度。在他可以跑到门边之前,有人追上了他,将他绊倒在地。他挣扎着想要站起来,有人跳到了他身上,一记重拳差点把他的颅骨打错位。洛基脑子里嗡的一声,下一秒他的两条胳膊都被折断了。瓦里基尔拔着他的头发将他从地上拉起来,拖到了娜塔莎面前。

“你竟敢把我的女儿变成吸血鬼?”娜塔莎眯着眼睛,“我唯一的女儿。”

“别伤害麦克斯。”洛基说,“她是不得已的。她被人类之上派来的杀手割破了喉管,只有这个方法能救她。”

“救?”娜塔莎给了洛基重重一巴掌,“你把她变成了一个怪物。”

“那个时候她只剩一口气了,却还是拿不定主意要不要接受我的邀请。然后她想到了你,才做了这样的选择。她舍不得你,比她的生命更舍不得。”洛基说,不顾流出来的鼻血,“她不是怪物。她依然是你的女儿,娜塔莎。”

娜塔莎退后了一步。她的眼神依旧冰冷。但是洛基知道自己的话里有什么触动了她。

“把她追回来,”她对鹰眼说,“但是别伤害她。”

“至于你,”她看向洛基,“我还有问题要问你。”

“那个男孩在哪里?”

“什么男孩?”

“别装傻,你知道我说的是谁。克里斯,他现在在哪里?”

“他离开了。他是人类。不可能永远跟吸血鬼呆在一块儿。”

“我不相信。”娜塔莎摇头,“那个时候他用他自己的生命威胁我,为了救你。那孩子不会这么轻易离开你。”

“好吧,”洛基叹了口气,“你想知道真相,我告诉你真相。那个时候那个叫做人类之上的组织到处找他,杀手都摸上门来了。我知道我跟他呆在一起很危险,对我也好,对他也好。所以我找了个法子把他送走了,离开了美国。我那时候就不知道他去哪了,现在都过了二十年了,你让我去哪里给你找人。”

“你看,他们也在找那个男孩,还抓走了伊芙。”洛基示意地上那个老吸血鬼,“如果我知道的话,早就拿他去换伊芙了对不对。”

娜塔莎直起身来,和海姆达尔交换了一下眼神。

“你真的不知道那男孩在哪里?”海姆达尔问。

洛基摇头。

“那我们留着你就没有任何用处了。”

瓦里基尔从背后的刀鞘里拔出血刃。洛基知道瓦里基尔可不是想废他一只手或一条腿那么简单。

等一下,他想说。他想要找个理由拖住这些猎人。他想活下去。

二十年了,他好不容易才和索尔相见。他只拥抱了索尔一次,还不够。他想要陪在索尔身边,再久一些。

上帝啊。我已经四百年没有祈祷了。但是我请求你,再多给我一点时间。

“等一下!”有人喊道。

洛基转头,看见从后门大摇大摆进来的索尔。

“你……”娜塔莎打量他。然后她的眉毛扬起来,“是你,男孩。”

“是我。”索尔说,“我来了。”

傻瓜,洛基用眼神说。

你也一样。索尔用眼神回敬他。

“听着,这个人对我很重要。谁动他一根指头,就死定了。不管是猎人,还是吸血鬼,我一定会杀掉你,即便追你到天涯海角。”索尔说,“我保证。”

这是他从漫画上学到的台词。他从未想过自己居然会有机会说这种台词。

“伙计,他不是人,他是吸血鬼。”瓦里基尔看着索尔。

“姑娘,无论他是不是吸血鬼,他都是我最重要的人。”索尔说,“我爱他。”

或者至少索尔是这么觉得的。

有一点他一直没有对洛基坦白。最开始他告诉洛基,自己对他感兴趣,是因为洛基让他觉得也许和自己失去的回忆有关。这没错。可是还有一点索尔没提。在医院遇见洛基的第一天,他就被洛基迷住了。黑发也好,苍白的皮肤和翠绿色眼眸也好,一下子就吸引住了索尔的视线。

洛基就像是用暗夜绸缎包裹住的翡翠,冷光熠熠,璀璨生辉。

洛基不是索尔的一般类型。索尔一般喜欢蜜色肌肤棕色头发的女孩。对男人他没多大兴趣。他上过战场。军营里这些事很多。索尔却没在那里给自己找个陪伴。晚上他宁可一个人窝在战壕里抽烟。

可是看到洛基的第一眼,他的心跳动了一下,狠狠的。

索尔不再是十四五岁,不能解释自己为什么突然像个青少年一样怦然心动。可是那天回去之后,他只能想到洛基,他那苍白的皮肤,饱满的嘴唇还有那双冷冰冰的眼睛。

索尔想去网上找这家伙的照片,个人信息,任何东西。但是见鬼,洛基甚至没有一个个人主页。

好吧,你就连一点自渎用的材料也找不到。可是那天洗澡的时候,索尔还是把自己撸射了。他在热气腾腾的浴室里握住自己的根部,然后想象是洛基饱满的嘴唇贴在那里。

……这真是太不健康了。

所以索尔想跟洛基呆在一起,不仅因为洛基像个谜团,而且他很迷人。

他开始到处打听洛基的事。他知道洛基是男护士。只上夜班。听说一个人独居,没什么朋友。也没有女朋友,或者男朋友。有一只狗,养了很多年。

太好了。索尔想。正好自己打算在纽约安顿下来。也许可以开始考虑给自己找个男朋友

大家还说洛基性格孤僻,不愿与人打交道。好吧,索尔可以不当人。让他当一条金毛大犬也行。如果洛基喜欢养狗的话,一定狠不下心来对自己说不。

可那天一起去看房子的时候,索尔又在洛基身上感觉到了一些别的东西。不只是性吸引力。

那时洛基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风景。而索尔看着他。这是他们两个人第一次独自呆在一个封闭空间,可是索尔却觉得他们早该如此。他喜欢和洛基在一起,在一个属于他们的屋子里。

完了,索尔发现了,自己大概是爱上这个油盐不进的家伙了。

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一见钟情的。然而直到昨天他才知道,原来前面还有二十年的漫长铺垫。

不,自己应该更早就爱上了洛基,早在他才十二三岁的时候,索尔想。

他现在只是重新找回了爱的感觉,当他再度和洛基相遇。

因为每当想到洛基,那种甜蜜古怪的情绪就在他的血管里翻腾,无关乎男人还是女人,无关乎吸血鬼还是猎人。他爱他。

那时他爱他,是一个男孩爱上了他生命里最重要的那个人。

而现在他再次爱上他,不过是一个男人迎接那个人重新回到自己的生命里。

而这次,他不会再失去他。

“我没听错吧。”瓦里基尔显然是觉得自己的听力出了问题。

她转头看看娜塔莎和海姆达尔。娜塔莎和海姆达尔显然也和她同样惊讶。

好吧,既然她的听力没问题,那就是索尔的脑袋有问题。

“爱?你只是被这个吸血鬼迷惑了,傻大个。”瓦里基尔嗤了一声。

“我懒得跟不懂得什么是爱的人说话。”索尔没有理她,只是看着娜塔莎,“我来了,你有什么想要问的,尽管问。但是问完之后,我要带他走。”

“你知道这不可能。我们不放过任何一个吸血鬼。”娜塔莎说。

“那我挑战她,你们这里最强的战士。”索尔指着瓦里基尔,“如果我赢了,我就带洛基走,怎么样。”

“你在逗我发笑,对吧。”瓦里基尔确实笑了,“你挑战我?你?你知道我在猎人榜里排第几吗?” 

“我不关心。”

“你不可能赢。”娜塔莎看着他。

“或者你们不敢接受挑战?”索尔说,“当然,你们也可以一拥而上,把我揍个稀烂,但是怎么说呢,我不知道你们猎人居然这么没种,居然会怕一个医生。”

从来没有人敢挑战女武神。

“好,我答应你。”在海姆达尔可以开口阻止之前,瓦里基尔说。

正和他心意,索尔想。

他用脚踢起刚刚被扔在脚边的血刃,用右手接住。

血刃握在手里的感觉有些熟悉。上一次他握住血刃的时候,这刀柄似乎并不是这样的尺寸。不过那也许是因为上一次他的手掌还没那么大。看着对方也从腰间抽出血刃来,索尔的心跳开始加速。他以为自己的手心会出汗,但是他没有。他的身体只是兴奋,某种战斗本能开始慢慢回到他的身体里。

他故意选了用血刃对决而非赤手空拳。他刚刚已经看出来了,女武神的肌肉力量非常强,所以想赢她,只能用近身短刀战。比起拳脚,短刀是力量、灵敏和准确性的游戏。

“我是不会留情的。”瓦里基尔逼近他。

“尽管放马过来。”索尔抬抬眉毛。

瓦里基尔冷哼一声,向前刺出一刀。索尔立刻退了一步,但是身形却没有乱。他在军队也进行过短刀格斗训练。使刀最重要是势。如潮水,退去还能涨起。他并未一味躲避,而是趁着瓦里基尔在收势的时候出刀。瓦里基尔躲过了。但也只是险险躲过。

瓦里基尔终于发现自己低估了对手,变得谨慎起来。这正是索尔想要的。

他要让瓦里基尔正视他的实力,这样当他偶然露出破绽的时候,瓦里基尔才会相信那是一个真实的疏忽而非陷阱。他在下一轮回合中故意露出破绽。瓦里基尔果然中了圈套,反身刺向索尔左肋。索尔立刻用左手手肘压住血刃,右手刺出有力一击。但是瓦里基尔的回防太快了。索尔没有击中,脸上却被划了一刀。

瓦里基尔扬起嘴角:“医生,希望你知道怎么给自己接断掉的手指。”

“我也可以帮你接,但是希望你买够了医疗保险。”索尔说,用手背擦擦脸上的血。

索尔几乎比瓦里基尔高一个头,在身高上他占优势。他必须调动这个优势,让所有的攻击一气呵成。只要有一个动作拖沓,很容易就被对方找到死穴。只有这样,也许他才有赢的可能。不,他必须赢。索尔想,为了洛基。他得赢。

他微微一动,瓦里基尔已经瞬间向前滑出一步,抢在索尔之前发起攻击。索尔攻击的姿势立刻变成了格挡。很好,他的身体正在逐渐记得那些格斗。不止是在军队里学到的,还有那些年幼时就早已深深埋入他的骨髓的作为猎人的训练。战斗让他的猎人本能觉醒,让他的身体发热。他正在变得越来越快,越来越敏捷。他能赢。

当瓦里基尔再次攻击的时候,索尔抓住了她的手,借势往下一拉,把她手里的刀刃往自己的腹部刺去。就在瓦里基尔犹豫那一秒的当口,索尔右手的短刃已经到了瓦里基尔的身后。

“停!”海姆达尔喊停。

“我还没输。”瓦里基尔抗议。

“是,你大概会破开他的肚子,但是他的刀尖离你的后颈只有一寸了。”娜塔莎晃晃脑袋,示意她退后,“我可不想你一辈子只能坐在轮椅上。”

瓦里基尔只好退后一步,收了血刃。她恨恨看着索尔,还是有些不服气。但是既然娜塔莎发话了,她也无话可说。

娜塔莎看向索尔:“你又赢了,孩子。”

“我猜我运气不错。”索尔丢下刀刃,显示自己并无敌意,“现在我要带他走了。”

他走过去,从地上扶起洛基。海姆达尔看向娜塔莎。娜塔莎摇摇头。海姆达尔让开了。

“HE IS THE SUN.”索尔告诉娜塔莎,“这就是我们从人类之上那里得到的唯一情报,虽然我不知道那同我有什么关联。现在所有我知道的都已经告诉你了。除此之外,我们的确一无所知。”

“走吧,”然后他看向洛基,露出一个笑容,“我说了,没有你我哪里也……”

一支注入猎人血的箭枝带着呼啸声飞过,射穿了洛基的身体。

索尔的笑容僵在脸上。他看向箭枝没入的位置。那是心脏。

“不!”他喊道。不不不不不……

这不是真的。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二十年啊,他们好不容易才重逢。他们还什么都来不及开始。他们明明正要开始什么。

洛基开始坠落,如陨落的生命倾泻而下,将要落入尘埃之中。而索尔在他倒下之前抱住了他。

突然间,所有记忆都回来了,就像是洪水,自行冲破了精神屏障的堤坝,追浪逐流,汹涌而来。

……他想起来了。

索尔突然觉得自己又是那个马上就要十三岁的男孩了。离别的钟声将要敲响,他必须离开他最爱的人。

上一次,他终于战胜了漫长的时光,重新回到了这个人身边。

可是这一次,他又要如何战胜死亡。

“求你。”有什么溢出了他的眼眶。

“求你,”他抱紧洛基,“别离开我……”


评论(15)
热度(204)
 

© 阿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