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各有萌,缘来则聚。

[雷神索尔/唯爱永生][AU][锤基]《魔鬼之香》22

二十二 人类之上

 

吸血鬼一步步走向娜塔莎。

她是隔在自己和那个男孩之间的最后屏障,吸血鬼知道。

她用拳头攻击,吸血鬼就折断她的手。

她用腿攻击,吸血鬼就折断她的脚踝。

娜塔莎单膝跪地,因为剧痛不住喘气,但是她却依然不愿意倒下。

而吸血鬼喜欢她这样。杀死孬种没什么好愉悦的。捏断强者的头颅才是真正的征服。

洛基不想软弱地闭上眼睛。可是他也不想看着娜塔莎死去。

死亡将要降临在女人身上。洛基已经听到了死神的脚步,但却无法阻止。他什么也无法做。他的四肢都被捅穿了。他像一只蝴蝶标本一样,被吸血鬼用匕首钉在墙上,动弹不得。

他有了不死之身,却没有足够力量。

在“美杜莎”到来的时候,洛基就察觉了他们之间的力量悬殊。

海姆拉尔是第一个遭到攻击的。吸血鬼的利爪直接捅穿了车窗玻璃,捅入了海姆拉尔的身体中,直接将他连人带车窗玻璃甩出了车外。然后是瓦里基尔,她一向对自己的力量很有自信。但是遇到了这个吸血鬼,她才知道真正的力量是什么。吸血鬼可以看清她的所有出拳。她的攻击对她不起效果。当她的拳风刚刚擦过吸血鬼的脸颊,吸血鬼已经一拳击碎了她的胸骨。鲜血就像是溪流一样从她嘴里涌出来,大概她的五脏六腑被击碎了。洛基最后看到她的时候,瓦里基尔倒在血泊之中,生死不明。

如果和这些猎人呆在一起,他们会害死所有人,洛基知道。

“分开走。”他对娜塔莎说。分开走才有活下来的希望。

他和索尔狂奔进入巷子。巷子另一侧有个地下停车库,他们想在那里找一辆新的车。那样或许他们可以侥幸逃过追杀。

他们没有那么幸运。吸血鬼在停车场第二层追上了他们。

她一扬手,索尔就飞了出去,脑袋磕在一辆车上,剧烈地撞击让他晕了过去。

“听说你是不死之身了,”吸血鬼打量洛基,看来她从那个老吸血鬼那里得到了足够情报,“那你可以陪我好好玩玩了。”

事实是,她并非虚言。她用匕首捅穿了洛基的心脏和四肢。洛基每反抗一次,她就给他多加一把匕首。

“嗯……”她挑挑眉毛,看着拼命挣扎的洛基,“你知道吗,你可以成为一个漂亮的蝴蝶标本。也许之后我会考虑把你加入我的收藏之中,但是现在我还有正事要办。”

她走向索尔。索尔还没有醒来。现在将他带走轻而易举。这就是她来此的目的。

娜塔莎就是在那个时候回来的。她撑着腿,气喘吁吁,一看就是狂奔而来。

“我来晚了。”娜塔莎看着受刑的洛基,“鹰眼好不容易才把另外两个吸血鬼引开了。”

“你不该回来的。”洛基摇头。

吸血鬼看着娜塔莎:“他说得对。你该听他的。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不,我得送你们去见议会,”娜塔莎说,拔出血刃,“而且我保证过的,会让你们全身而退。”

吸血鬼露出一个轻蔑笑容:“区区人类。”

白昼正在逝去,黄昏降临,夜就在不远处,浓重暗色,就像是吸血鬼飘舞的黑发。

没人能和这样的黑夜抗衡。但是娜塔莎却没有退后。

是啊,区区人类,却从未对任何人,任何东西屈服过。有些明知不可获胜的战斗,却依然要去战斗。

娜塔莎站在那里,她的红发就像是一团暗夜之中的火焰。

“勇气可嘉。”吸血鬼甩动手里带血的匕首,“但是有时候越勇敢的人死得越快。”

她朝娜塔莎走去。猫耍老鼠的游戏已经玩够了。她打算了结这个女人。

正在这时,有谁打横里冲出来,抱住了吸血鬼的腰,将她撞翻在地。是麦克斯,她手里的匕首属于瓦里基尔,她从血泊中将它拾起来。现在她要将它插入面前这个吸血鬼的心脏。

可是对方突然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麦克斯变得动弹不得。

“吸血鬼不应该玩猎人的玩具。”对方评论,然后手腕用力一掀,麦克斯立刻被甩了出去,撞在好几米远外的断墙。

她挣扎着企图站起来,但是再次倒下去。看得出她胫骨折断了。可是不知道是她吸血鬼的基因起了作用,还是有什么在支撑她,麦克斯再次爬了起来,挡在吸血鬼面前。

吸血鬼看着她:“我已经放你一马了,女孩。别不知好歹。”

麦克斯的肩膀在微微颤抖,但是她没有退后。

吸血鬼摇头:“你不会真的以为你能和我对抗吧。我活了一千多岁了,而你才活了一天,作为一个吸血鬼,你只是个婴儿。”

“我知道。”

“但你依然不准备让开?”

“她是我妈妈。”

“不,她是人类。”吸血鬼回答。

“而你是吸血鬼。”她说,“就算你救了她,她也不会领情。我参加过无数战争,见过猎人猎杀变成吸血鬼的亲人。就算你现在救了她,也许她转头就会处死你。”

“无所谓。我爱她。我可以为她而死。”麦克斯捏紧了血刃,“你呢,准备好死了吗。”

吸血鬼看着麦克斯拼死一搏的样子。她笑了一声,不知道是否被女孩傻乎乎的样子逗乐了。

当她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她的眼神变得冰冷:“那我就成全你。”

话音未落她再次发起了攻击。足跟微微下坠,力量积蓄,下一秒她的身体弓起,仿佛所有狂暴的力量都在一瞬间爆发出来,她向前跃起,如鬣狗扑向自己的猎物。

“麦克斯……”娜塔莎大声呼喊女儿的名字。她知道麦克斯不可能挡住这一击。

有辆汽车带着呼啸声蹦下车库的坡道,加速朝吸血鬼撞来。汽车射灯发出刺目光亮,照得人睁不开眼。

吸血鬼瞬间向后瞬间滑开十几米。在晃眼的灯光里,她看到有个男人跳下车来。

她眯了眯眼睛。

“原来是你。”她看着对方,“这些年当个缩头乌龟的滋味怎么样,尼克。”

尼克却不理会她的嘲讽。

“好久不见,海拉。”他说。

 

+++

 

——海拉。

“好久没人叫过那个名字了。”她说。

“那他们叫你什么?”

“死亡。”海拉说,“我更喜欢这个名字。”

“你为谁效忠,海拉?”

“一个老朋友。”

“德古拉。”

“看来你已经知道了。”

“人类之上已经消失在猎人视野里二十年,在吸血鬼中间也听不到他们的消息,我一直摸不到这组织的底细,多亏这些天你们为了抓人出来四处活动,才终于让我查清了你们的踪迹。我只是没想到,这个组织背后的人竟然是德古拉。”尼克说。

“可是德古拉早就死了。”麦克斯不明白。

德古拉在二战后被秘密议会审判,被处死。每个猎人都知道。

“德古拉用二战中发的战争财买通了人,他用巨额财富换回自己的命,找了一个替死鬼顶替他上断头台。他则好好地活了下来,用残余的暗影部队成立了一个组织。那个组织就是人类之上。”尼克说。

“那他为什么要抓索尔?他在谋划什么?”

“虽然德古拉在二战中失败了。但是他从未放弃他那套吸血鬼要远远优于人类的理论。他相信,他之所以会失败,不是因为他们是非正义之师,而是因为他们太过受限于太阳。流动在他们血管中的让他们长生不死年轻强壮的神力,却始终敌不过太阳的诅咒。但是一定有什么方法,可以让他们克服这种诅咒。只要太阳不再是阻碍,那么这个种族将是无敌的。德古拉尝试过无数种方法,但是都失败了,直到了他找到了神谕。”尼克说,“HE IS THE SUN.”

“神谕里说,光明将要化作人形,降临世间。只要喝下那个人的血,就连吸血鬼也可以在阳光下自由行走。阳光不会再削弱吸血鬼的力量,猎人血对他们来说也不再是毒药。他们可以变成真正的不死之身。”

“如果之前我还对这个所谓的神谕将信将疑,”海拉看向洛基,“那么现在我有了一个最好的实例。”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德古拉真的成功,将会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尼克看向海拉,“战争。是无休无止的战争。这个世界会变成一个巨大坟场。这是你想要的吗,海拉。”

“我从未惧怕战争。倒是你,”她看向尼克,“内战之后你就不见了,藏得倒是挺好,怎么,这么怕被猎人找到?”

“我从不怕和猎人作战。但是我不想那么做。因为那不是林肯先生希望的。”

“如果你真的尊敬他,当初你就不该阻止我杀掉秘密议会那些杂种。”

“那时好不容易才停战了。报仇不能救活他,只能重新引发战争。”尼克并不后悔,“林肯先生教了我很多。他说,战斗只是手段,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和平才是结果。”

海拉冷笑一声:“你依然相信林肯那套人类和吸血鬼可以和平共处的理论?”

“你曾经也相信,海拉。”

“那是因为我曾经是个傻瓜。我以为我在他身上看到了希望。关于和平或有可能的希望。事实证明,那只是我们的幻觉。”

“不,你知道他是对的。”

“然后他死了。哦,对了,你们猜是什么人杀掉了林肯,你们伟大的人类英雄?”她看向在场的猎人,“不是我们吸血鬼,而是你们人类。是秘密议会的人杀了他,然后把罪名安在尼克身上。瞧,有一点我们吸血鬼永远也比不上人类。你们人类残杀同类的时候才是毫不留情。你们杀过不同种族,不同肤色,不同信仰,不同取向的人类。你们就连自己的英雄也不放过。我可不敢相信你们会善待吸血鬼。”

当时林肯提出了许多切实可行的提议,节制饮血,监督机制,共同议会……他还千辛万苦到处奔走,让无数吸血鬼和理人在同盟协议上签了字。在当时海拉是林肯的秘书,而尼克是林肯的护卫。林肯启用他们,就是想要向世人昭示他对吸血鬼和猎人共存社会的决心。而海拉跟尼克一样对明天都充满了信心。离和平的达成只差一线,希望就在眼前。

可是在秘密议会里有人不希望看到吸血鬼与人类共存的情况出现。对他们来说,吸血鬼就是异端。

他们刺杀了林肯,将罪名嫁祸给尼克,然后开始按照同盟协议上的签字搜捕吸血鬼。一时间,大量吸血鬼被猎杀,剩下的隐姓埋名,离开了故土。海拉就是逃亡者之一。

“瞧,和平从未可能,只有你死我活。”海拉说。

“不,和平只是失败了,并非不可能。”尼克回答。

海拉冷笑:“如果你还执迷不悟,你会跟那个人死得一样快。”

“若真如此,那死亡便是我自愿的选择。林肯先生说过,和平并不容易,有时候比战争更艰难。但是仍要争取和平。必须争取。为了后来的人。有人要为此流血。有人要为此付出生命。他说,他愿意当个殉道者。”尼克挺起背脊,“现在他死了,由我来继承他的意志,当这个殉道者。”

海拉听懂了他的意思。他将不惜一切阻止她的任务。他决不会让她带走索尔,即便代价是死亡。

她眯起眼睛:“你觉得你能阻止我吗,尼克。”

“你很强,海拉。仅凭我一个人的力量,赢不了你。”尼克说,“但是我有一个小小的同盟。”

他示意上方。海拉顺着他的视线往上看,有个年轻猎人正伏在房梁上,他手里的箭正对准海拉的心脏。原来尼克故意找她说话,是为了好让那个猎人布防。

“别想着你能躲开他的箭,海拉。我不会让你躲开的。我说了,我愿意当个殉道者。”

“所以呢,为什么你还不动手?”

“我不想杀你。我以后也不会。我对你仍有期待。”

“我劝你最好不要心存幻想。”

“我不求你倒戈,只希望你能袖手旁观,不要做德古拉的帮凶。现在正是转机,和平仍有机会。不是看在往日情分,而是为了林肯先生曾经为我们描绘过的那个国度,如果你对它还心存一丝信念,请不要破坏它成真的可能。”

海拉沉默着,仿佛在思索尼克的话,又仿佛在追忆过往。最终她转了转手里的匕首,将它插入了刀鞘。

“有一天如果你死了,我不会为你掉一滴眼泪。这是你咎由自取。因为你从头到尾都是个傻瓜。”她一边对尼克说,一边取走了禁锢住洛基的匕首。

“谢谢,”而尼克说,“让我有机会当一个傻瓜。”

海拉没有停留。只是一刹那,她就消失在了车库尽头,宛如和夜色融为一体。

直到她的背影完全消失,麦克斯才松了口气。海拉太强大了,仅凭气味,麦克斯就能体会她的恐怖。她不知道是什么在支持她,让她跟海拉对抗。

她回头看向母亲。娜塔莎伤得比她重,而且她没有吸血鬼那种自愈能力。

她半跪在地上。麦克斯想过去查看她的伤势。但是脚步却不由自护地停住了。

……她不知道她的母亲是否还需要她。

娜塔莎抬头,发现麦克斯还愣在原地。她瞪了她一眼。

“愣在那里干嘛,还不快过来扶我起来!”

娜塔莎只剩一只手还能活动,她丢掉了血刃,那不再重要。她要抱紧她的女孩。

尽管手脚都在流血,洛基跌撞着爬到索尔身边,托起索尔,仔细检查他头上的伤口。

索尔没事。也许有些脑震荡。洛基松了口气。不过他还不能安心,特别是当他知道了那个所谓的“神谕”。

“为什么是他?”洛基问尼克,他不明白,“在所有人里面,为什么是索尔?”

“HE IS THE SUN.”尼克沉默地看着昏迷中的索尔,半晌道,“HE IS THE SON.”


评论(8)
热度(167)
 

© 阿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