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各有萌,缘来则聚。

[雷神索尔/唯爱永生][AU][锤基]《魔鬼之香》21

二十一不死之身

 

一只手抚上索尔的面庞。

“别哭了,大男孩。”有个声音说。

索尔睁开眼睛,正对上那对翠色双眸。

他愣住了,下一秒他看向洛基的胸口,箭枝戳穿了心脏,但是伤口处却没有如意料般变灰。

“你……没有……”

“我没死。我也很意外。”洛基说。

箭来得太快,快得洛基根本来不及反应。胸口一重,仿佛被什么撞击,把他整个人往后拉扯。然后才是剧烈的疼痛,从心口翻起来,如开山劈海。耳朵嗡嗡作响,身体开始发麻。洛基微微颤抖着,往地面跌落,却不是因为疼痛,而是因为恐惧。

总归他要死了。上帝没有听到他的祷告。也许就连上帝也拒绝承认吸血鬼是有灵魂的物种。

他还剩多少时间?半分钟?十秒?一秒?

他伸出手,想要抓住索尔,但是他跌落得太快,指尖从索尔的衣服上滑过,没有抓住。在他最终坠落尘埃之前,索尔抓住了他,将他从尘埃中拾起,抱在怀里。

洛基看着索尔。他想对索尔说些什么。他想安慰他的大男孩。但是却不知道如何开口。是啊,他花了四百多年的时间对自己保持沉默,又该如何知道怎么用最后一秒对自己的爱人告别。

……爱人?

洛基从未想过这个可能:当初的那个男孩,如今的这个男人,会是自己的爱人。但是到了生命的最后时刻,分辨这个又有什么意义。

洛基闭上眼睛。死亡将要降临。在黑暗中他回想自己的人生。他从上帝的手里获得生命,在伊芙的吻里得以重生,现在又将在索尔的臂弯中死去。也许还算一个不错的人生。

……可是死亡没有降临。

当洛基再次睁开眼睛,他看见了仓库很高的窗户。阳光从那里透射进来。有灰尘在这样的阳光里跳舞。

这是尘世的景象,洛基想。

因为天堂没有尘埃。地狱只剩废墟。所以他还在人间?

下一秒,听觉突然恢复了。他听见索尔大声呼唤他的名字。痛觉也回来了,胸口痛得像是要炸开,洛基觉得透不过气来。

痛是好事,洛基想。痛代表他还活着。

他低头看向胸口。那里没有变灰。谢天谢地,也许是那个叫鹰眼的菜鸟忘了在箭里灌上猎人血。洛基还以为那家伙是个老手。他很高兴自己错了。然后他看向索尔。索尔也望着他。那双靛蓝的眼睛里有什么在溢出来,是难以自抑的悲伤。然后从悲伤到不可置信。从不可置信到喜悦。最后是狂喜。

“吸吸鼻子,你的鼻涕就要滴到我脸上了。”洛基用大拇指替这傻小子擦眼泪。

可是索尔完全没有听取他的建议。他只是紧紧拥住了洛基,把眼泪鼻涕蹭了洛基满脸。洛基也想伸手拥抱索尔,但是刚抬起手,胸口就一阵剧痛。

“行行好,让我把这玩意拔了。”洛基说。

索尔松开了他。洛基用手抓住箭枝,咬住牙关,用力一拔。钻心似的疼,不含任何形容成分。但是然后箭枝被拔了出来。洛基把它丢在一边。

他问索尔:“伤口怎么样?”

索尔仔细检查洛基胸口的血洞:“伤得很重,心脏被捅了个对穿。”

“别担心,”然后他吸了吸鼻子,“已经开始愈合了。”

鹰眼捡起落在地上的箭枝,用手指摩挲着还带着血的箭尖:“这不可能。”

索尔站起身来,猛地给了他一记重拳,把鹰眼揍得往后退了两步。

“你得庆幸他没事,不然我保证你会死得很惨。”索尔说。

鹰眼的上嘴唇翻起来。他正要上前还手,娜塔莎拦住了他。

“我说了,没有我的命令不准行动。”娜塔莎看着鹰眼,“我还没跟你算刚刚的账呢,小子。”

“我还以为他们是要逃跑……”鹰眼有些无辜地回答。

他被娜塔莎派去追赶麦克斯,但是那小妮子比泥鳅还滑,追到大路口就踪迹全无。鹰眼只好无功而返,结果刚回来就看到了想要离开的索尔和洛基,他下意识地就拉开了弓。

行吧,准头太好,你不能怪他。可是看到娜塔莎严厉的眼神,他决定把反驳留到下次。

“你是不是忘了给你的箭加料了,鹰眼。”瓦里基尔嘲笑他。

“我跟你不一样,我很严谨。每天早上起来之后我都会检查一遍我所有的箭。”鹰眼瞪了一眼瓦里基尔,“再说了,如果不是你打输了架,我们需要把人放走吗,暴力女。”

“但是瞧,你的猎人血没用,所有人都亲眼看到了,小矮子。”瓦里基尔反唇相讥。

娜塔莎走到洛基身边,蹲下身查看洛基的伤势。鹰眼被称为神箭手不是没有理由的,他的箭箭尖无比锋利,可以顺利刨开你的皮肤,箭头又很钝,可以直接将你的心脏捣成一团烂泥。没有吸血鬼可以从他的箭下逃过。可是索尔说得没错,洛基心口的伤势有了开始愈合的迹象。这要么代表鹰眼也被转化了,要么代表……

她突然拔出血刃,在洛基的胳膊上划了一刀。洛基猝不及防,痛呼一声。

索尔一惊,立刻用身体挡开娜塔莎。

“你们俩母女是不是都有随便给人一刀的毛病。”他怒视她。

“别紧张,”娜塔莎站起身来,“只是做个试验。”

然后她用眼神示意洛基胳膊上的伤口。刀片刮出的细长伤口已经渐渐变淡。

“跟我想得一样。我的猎人血对洛基也不起作用。”娜塔莎说,“所以这跟鹰眼无关,是他的问题。”

海姆达尔十分震惊:“我从未听说过吸血鬼可以对猎人血免疫。娜塔莎,你确定……”

“我确定。”娜塔莎点头,“二十年前他差点死在我手里。那时我的猎人血对他绝对有效。”

娜塔莎想要靠近洛基,但是索尔立刻警惕地把洛基护在怀里。

“别担心,我没想对他做什么,”娜塔莎收好血刃,“而且就算我想对他做什么又能怎么样,现在他可是货真价实的不死之身了。”

是啊,如果猎人血都不能杀死洛基的话……

娜塔莎蹲下身来看着洛基。她那双敏锐的眼睛仿佛能洞察一切谎言。

“所以这二十年不见,你发生了什么,长腿叔叔?”

什么也没有发生,洛基想。只是活着。

他回想这二十年,才发现值得提起的寥寥无几。他不想承认,但是他很孤独。

他总是想起那个男孩。那个有着金色头发和靛蓝色眼睛的执拗男孩。只有在他的身边,自己才会忍不住微笑。

当他坐在沙发上,他会想起他。

当他靠在浴缸里,他会想起他。

当他路过汉堡店,他会想起他。

当他看到书店门口《雷神索尔》的宣传画,他会想到他。

那个男孩已经改变了他。给了他继续生活的勇气。他不再是亚当。而是洛基。无论多么孤独,他再也没有想过要结束自己的生命。活着本身,就很好。

所以他活着,珍藏回忆,把那个影子深深锁入心里……直到他和索尔再次相遇。

洛基突然想起来什么,望向索尔。索尔穿着高领毛衣,毛衣底下还有前几天洛基留下的齿痕。他不是麦克斯,伤口不会这么快愈合。

索尔也望向他。他们想到了同样的事。

“几天前我们被吸血鬼追杀,藏到了尼克准备的安全屋里,可是血源不够。他又陷入鲜血饥渴之中,所以我用自己的血喂食了他。”索尔说,“我只能想到这个。不知道这是否和他身体的异变有关。”

娜塔莎看向海姆达尔。海姆达尔摇了摇头。他也没有主意。

“我们得送你去见秘密议会。也许他们能知道该怎么办。”海姆达尔说。

洛基看向索尔。他们还不知道秘密议会是敌是友。但是他看得出,索尔想去。从孩提时代,索尔就受尽磨难,被到处追杀。他失去亲人,不敢有朋友,无法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索尔已经受够了这种人生。他想去找秘密议会。他想要知道真相。也许他们会给他一个回答。

“我也一起去。”洛基说。

索尔想说什么。那是一个满是猎人的地方。洛基出现在那里很危险。但是洛基阻止了他。他扶着索尔的肩膀,勉强站了起来。

“是你说的,索尔和洛基对抗全世界,你不是想反悔吧。”洛基看着他,“别忘了,我可是有了不死之身。”

索尔扬眉:“别以为你得了个不死之身就能保护我,我才是打败暴力女的那个。”

“你就不能让我嘚瑟两分钟吗。”洛基抬头道。

索尔笑了。他用拇指擦了擦洛基脸上蹭到的血污。用这个全新视角看这个人,感觉真是不错。

他想起来,当他小的时候,他总是仰视洛基。

最开始索尔觉得这个细瘦高大的男人就像是冬日流冰,暗河迷雾。他不善于微笑,也不善于流露任何感情。那双翠绿的眼睛如同宝石表面,光滑,但是没有温度。他是冷夜和寒冬本身,就和这个城市一样压抑,充满阴霾,让人喘不过气来。而索尔憎恨他,就像是他憎恨任何一个吸血鬼。

但是然后,这些憎恶的情感却被慢慢替代。洛基对他来说不再是任何一个吸血鬼了。

他是那个吸血鬼。

那个不擅长工作,只懂音乐,做饭特别难吃,也不怎么会和孩子打交道的穷困潦倒的吸血鬼。索尔看懂了他冰冷皮肤下面那枚温暖的灵魂。

再然后,他是否是吸血鬼,对男孩来说已经不再重要。

他是那个人。那个索尔想和他在一起,直到永远的人。

而现在,男孩终于长大了,索尔想。现在他才是两个人中间的高个子。现在他可以俯视洛基的眼睛。

原来在阳光下,那双翠绿色的眼睛居然可以折射这么多色彩,索尔觉得目眩神迷。

同时他在那双眼睛里看到了决意。

“好吧,你是对的,”索尔笑了,一只手轻轻搂住洛基的脖颈,“没有你我哪里也去不了。”

“我有个条件。”然后他转头对娜塔莎说,“你得保证我们全身而退。”

“行。”

“还有一条。”索尔说,“秘密议会完事之后,你得帮我们去救伊芙。”

娜塔莎扬起嘴角:“你想救自己的情敌?”

“我喜欢公平竞争。”

“我答应你。”

 

+++

 

麦克斯还没有找到,但是现在送索尔和洛基去秘密议会才是重中之重。

海姆达尔开了辆黑色的SUV过来。他们把那个老吸血鬼也带上了,一起送去议会。

娜塔莎坐在副驾驶。瓦里基尔在后座看着吸血鬼。索尔和洛基跟鹰眼坐在一起。

鹰眼的上嘴唇豁了,无精打采地靠在车窗上。索尔看看这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男人,他一路上都垂头丧气的。

“破不了相的,”索尔说,“如果你是担心以后找不到喜欢的女孩的话。”

“我已经有喜欢的女孩了。”鹰眼没好气地瞅他一眼,“但是现在没戏了,因为你们两个。”

“因为我们……等等,”索尔突然明白了,“我不知道你喜欢麦克斯。”

“不是麦克斯。但是很接近了。”

不是麦克斯,那是……

“哦。”索尔挑了挑眉毛。

“哦。”洛基说。

他们正想交换一个眼神,突然听见娜塔莎大喊:“小心!”

下一秒,有什么砰一声落在车前盖上,把整个车前盖都砸陷了。

他们抬起头来,看见一个一身黑衣的瘦削女人。她的黑发被落下的气流吹散,就像是美杜莎的蛇发飘舞。那是吸血鬼,洛基立刻就知道了。

她的身后还跟着两个吸血鬼。但是洛基知道,她才是让他脖子上的汗毛全部竖起来的那个。

恐怖。她闻起来就像是恐怖本身。古老又强壮,如同古远的黑夜一样不见五指,幽暗浩瀚。

她透过前车窗看着索尔,微微扬起唇角。

——“找到你了。”


评论(10)
热度(183)
 

© 阿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