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各有萌,缘来则聚。

[雷神索尔/唯爱永生][AU][锤基]《魔鬼之香》23

二十三 他的真相

 

索尔凝视窗外。他的眼睛看着远处的灯火。

有人敲了敲本就半阖拢的房门。索尔转过头来,看见洛基站在廊灯下,抱着一个枕头。

“我以为他们给你安排了一个房间。”索尔说。

“可长腿叔叔怕黑,睡不着,想找个伴。”洛基晃了晃手里的枕头。

索尔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容。

“我的床很小。”他说。

“我们可以挤着睡。”洛基不以为意。

他走过来,把枕头扔在床上,然后在索尔身边坐下。

窗户洞开。窗帘在夜风中飘着。远处的光亮微弱不明,就连廊灯也不能突破这个屋里的黑暗界线。索尔的侧脸在阴影之中。

见索尔沉默不言,洛基打开话题:“你知道尼克是怎么跟鹰眼达成同盟的?” 

“怎么?”

“他对鹰眼说,我有要保护的人,你肯定也有,只要如此,我们就有合作的基础。他就在那种紧要关头,用这么个话头说服了鹰眼。”

“尼克怎么知道鹰眼心里有人?”

“他猜的。”洛基说,“难道不是每个男孩都有一个喜欢的女孩吗,或者男孩?”

“好吧,真有他的,”索尔说,然后想起来问,“海拉是怎么找到我的?” 

“那个老吸血鬼身上有追踪器。他是故意被捉住的。德古拉找不到你,还以为猎人抓了你,所以他让自己的手下用这种办法混入猎人中间。”

差点德古拉就成功了,索尔想。而德古拉,一想到他,索尔的心理就涌起一股难言的情绪。

他没想过,德古拉居然是他的父亲。

“小时候我总想着要猎杀吸血鬼,我从未想过我身上也流着同样的血。”

尼克告诉他们,神谕里说,HE IS THE SON.

吸血鬼无法繁殖,更不可能和猎人生下后代。但是不可能将在神迹中诞生——光明之子。他会以人类形态降生,血管里流着猎人的血液,但是他的血却可以将光明带给吸血鬼。

他终其一生都将是一个矛盾体。人类和吸血鬼阵营,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他都格格不入。

索尔不觉得这是什么神迹。对他来说,这更像个诅咒,像个噩梦。它从小跟随他,如影随形。

索尔轻抚胸口,那里有一个狰狞的伤疤。他小时候不懂为什么就连他的亲生母亲都想要杀他。现在他明白了。他的出生从来得不到祝福,甚至自己母亲的。

“她恨我,对吗。”他问洛基。

“不,她不恨你。”洛基说,“她明知真相,却没有杀死你,就是证明。”

索尔沉默不言,半晌他道:“不知道她长得什么样。”

他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

“我敢保证她一定是个美人,”洛基说,“也许她也有你的蓝眼睛和金色头发,我们可以让娜塔莎跟你母亲的家族打听一下,也许他们还留着她年轻时候的照片。”

索尔点了点头。

“她是被德古拉杀死的?”

“我不知道。也许。”洛基回答。

尼克说,猎人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死了,尸体因为焚烧过,很难辨认真正的死因。她的胸口有刀伤,而猎人们判断她选择自焚,是因为拒绝德古拉把她转化。

索尔再次沉默了。母亲已经死了很多年。她的死因也许不再重要。但是他依然想要知道。

仿佛知道了她的一生是怎么结束的,他才能给自己的一生的开始找到理由。

“跟秘密议会谈得怎么样?”他问洛基。

“尼克还在和他们谈判,除非秘密议会答应我们的条件,不然我们不可能让他们见你。”

现在他们呆的地方是尼克的另外一个安全屋。

尼克看起来强壮、粗鲁而且说一不二。但他其实是那种心思缜密的类型。

当然,能够背负巨大冤屈忍辱负重地活着而且从来没有忘记过理想的人,果然不是只有勇武而已。

这个安全屋离港口不远,从窗口看出去,可以看到港口的灯火。

灯光若明若暗,仿佛随时都要堕入水中,宛如那个坚持了千百年的关于和平的理想,却随时都会在猜忌,野心,背叛和狂热中堕落,腐烂,熄灭,消失。

“他们会答应条件吗?”索尔问。

“不知道。”洛基说。他无法猜测秘密议会的判断。

“如果他们不答应呢,怎么办?”

如果谈判破裂,秘密议会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猎杀索尔。

与其让血族找到索尔,带来全人类的灾难,还不如杀死光明之子永绝后患来得更方便。

“那我们就逃走,”洛基说,抓紧了索尔的手,“但是这次,我不会离开你。” 

索尔看看洛基的手。他没有甩开,但是也没有握住。

“没有什么比跟我呆在一起更危险的了。”他说,“猎人要杀我,血族也永远不会放过我。”

“我们这不是已经从猎人和血族手里逃了二十年了吗,我们还可以再逃二十年,然后再逃二十年。”洛基说,“我们可以一直开着车,向着太阳升起的地方进发,一路上听着摇滚,沿途收集所有的汽水商标,然后到下一个城市之后就用那个装饰租屋的墙壁。然后我们会再次出发,继续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

“那听起来挺棒的。”索尔说,笑容却苦涩。

他喜欢和洛基呆在一起,他想要洛基在他身边。

从小他就习惯了逃亡。即便是天涯海角的逃亡,他也可以将它视作是一段旅途。

但是他知道,洛基仍有另外一种选择。

如果不是他执拗地想要回到洛基身边,就不会把洛基牵扯进来。那现在洛基仍有一份工作,仍有一个平静人生。

“也许没有我在,你可以活得更好。”

“说什么傻话。”洛基说,然后他意识到索尔是认真的。

“怎么,所以这次反过来了,这次是你想让我离开,为了我的安全?”洛基问。

“你的安全比我的更重要。如果能够让你得到更好的生活,我不介意付出任何代价。”索尔回答。

洛基静静听着,然后笑了:“别想了,你是送不走我的。我想不到比和你在一起之外的更好生活。因为我已经尝过你了,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第二种味道可以和你的匹敌。我只要你。”

洛基看见索尔的视线终于从远处转到自己身上,他继续说:“你大概不知道你有多特别,当我第一次闻到你,我差点失去了我自己。”

“什么?你从未告诉我。”索尔惊讶。

“当然了,”洛基耸肩,“如果我告诉当初那个小鬼你闻起来就像是这世上最美味的食物,你猜那小子还能不能安心地坐在我对面吃汉堡。”

“你居然瞒了我这么多年?”索尔抗议。

“吸血鬼也想保留一点关于他偏好的隐私。”洛基回答。

索尔仍然不满,但是他突然想到了什么。

“想吃汉堡了。”

他怀念小时候的汉堡,那真的十分美味,特别是在你吃过洛基的土豆烩饭之后。那个难吃到让你怀疑人生。

“别想了,”洛基说,“安全屋里只有压缩饼干。”

“哦,”索尔懊恼,“为什么尼克不准备点真正的食物?”

“他怎么会想到有人类会来他的安全屋。”洛基说。

只是一个夜晚,索尔就觉得饥肠辘辘。而洛基是怎么做到的,一直忍耐。

可是当他问洛基的时候,洛基笑了。

“也许我也被你给我那个该死的漫画搞乱了脑子,也许我真的想成为洛基,”他回答,“想成为那个男孩的小小英雄。”

 

+++

 

当夜风再度拂起窗帘的时候,他们已经把自己塞进了那张小小的床。

被子很单薄,但是你不用担心挨冷受冻的问题。索尔健硕的躯体在被子里散发着惊人的热量。洛基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块烤火的冰,就差一点就要被融化。

他睡不着。听着索尔的心脏有力地跳着,洛基依然有点后怕。

他差点失去他。面对海拉的那种无力感深深笼罩了他。他依然记得自己被匕首钉住的感觉。而德古拉比海拉还要强。他不可能战胜他。

索尔的心跳没有趋于平缓。

他还没有睡着。是啊,在这样的夜晚,谁也无法睡着。

大战一触即发,危机就要到来,一切的平静都是风暴之前的云层,即将被血色刺破。

“睡不着?”他轻声问索尔。

“嗯。”索尔回答。

“要不我给你唱首摇篮曲哄你睡觉?”

索尔翻了翻眼皮:“拜托,我小时候你也从未给我唱过摇篮曲。”

“小时候我从未发现你是个爱撒娇的大小子。”

“行吧,唱来听听。”

于是洛基就哼了起来:

The river flows cold, like the blood in my vein.

But you come around, and make the seasons change. 

You chase the night away, with the sun shining in your eyes.

You light me up, with a soul like flame.

Shadows of my past, made it to the end.

Shadows of my past, made it to the end……

洛基的声音是清澈的男中音,在清澈中带点沙哑,就像是春日美酒,倒入夏日溪流,随秋潮涨起,最后跟随冬日流冰奔流入海。

索尔靠在枕头上,静静地听。

“我喜欢这首歌。”末了他说。

“我自己写的,”洛基笑了,“我叫它《索尔和洛基之歌》。”

索尔听懂了。关于过去和未来,关于日和夜,关于冰冷和热情,关于余烬和重生。

他问洛基:“那现在你的过去已经付之一炬,你的未来想怎么过?”

“我想要热烈地去爱,热烈地去生活,热烈地浪费我的生命,就像是伊芙一样。”

索尔笑了:“你甚至没有一个爱人。”

“所以我现在就要去找一个。”

“什么样的?”

“让我想想啊……他必须有金色的头发,就像是风暴之后的阳光。他必须有靛蓝色的眼睛,就像是阳光之下的海洋。他必须有温暖的双手,就像是冬天把戴着手套的双手放在热咖啡杯上的感觉。他还必须比我高一点。谁知道呢,也许我偶尔也想穿穿高跟鞋。”

索尔笑了,从喉咙里发出那种浑厚好听的笑声。

“你不可能找到的,”他说,“因为那个人早在你身边了。”

索尔转过身来。他在黑暗中凝视洛基。他们在黑暗中凝望彼此。

“你说我闻起来很特别。”半晌他说。

“我说了?”

“别想抵赖。”

洛基笑了:“好吧,我说了。”

“所以我闻起来像什么?”索尔问他。

“就像是……”洛基想了想。

就像是看见日出的一瞬间。

就像是生命被点燃的一刹那。

就像是全部恐惧都消失不见。

就像是永远不再需要在黑夜里游荡。

洛基一直不肯承认自己的内心,但是此刻他决定坦白,像个别扭的小孩掏出了兜里的糖果。

他要将他放在索尔的手上。

“就像是世上所有美好之物。”他说,“就像是家。”

索尔听着,然后他凑过来,在黑暗里他轻轻亲吻了洛基的额头。

“我很高兴……成为你的家。”他说,然后他伸出双臂,轻轻拥抱了洛基。

他的嘴唇滚烫,他的皮肤滚烫,他的灵魂滚烫。

他是那么温暖,仿佛可以把所有寒意和黑暗都驱散。

他们就在这样狭窄的床铺上彼此相拥,不发一言,感受着对方的体温,仿佛可以这样度过整个冬日。

“我有一个决定,洛基。”最后索尔说,“你也许不会喜欢。可是我不想再躲藏了。因为我想和你一起,一起去爱,去生活,去享受生命。我想当下一段旅途开始的时候,那是真正的旅途,而不是逃亡。”

 

+++

 

有什么在深夜爆发,是麦克斯的尖叫。

索尔醒来,和洛基面面相觑。

“吸血鬼?不,是秘密议会的人。”

门被推开了,尼克站在廊下,拿好了装备:“我们得立刻离开这里。”

“怎么回事?”

“谈判失败了,”尼克眉头紧锁,“他们来抓索尔了。”

“该死。”洛基骂了一句,他从床上翻起来,“现在怎么办?”

“他们到楼下了。麦克斯想要反抗,已经被秘密议会抓住了,他们马上就会找到这里,我们赶紧从房顶走。我在港口有一条船,船主是我的朋友,他可以送索尔离开纽约,先找个地方藏起来,然后离开美国。”

索尔抓住了洛基的手。洛基也握住了他的。

“不,”尼克说,“你们一起行动目标太大,索尔跟我走。洛基,你跟鹰眼一起行动。我们在港口碰头。”

说完尼克从窗口跃了出去。而索尔握紧了洛基的手。他不愿放开。但是他不得不。

他收回手,正要从窗口出去,洛基在背后叫住了他。

“索尔。”

索尔回过头来,然后看到了骤然放大的翠绿色双眸。

大概一秒钟他才反应过来洛基吻了他。嘴唇相触的感觉很轻柔,却纯洁又热烈。

洛基放开了他,尽管拇指恋恋不舍地轻抚他髯须丛生的下巴。

“现在,走。”他说,“但记住,我永远爱你。”


评论(7)
热度(179)
 

© 阿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