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各有萌,缘来则聚。

[雷神索尔/唯爱永生][AU][锤基]《魔鬼之香》24

二十四 不再躲藏

 

索尔醒过来,发现自己就趴在一个大厅中央。

他们在接近港口的地方遇袭。德古拉派来的伏兵攻击了他们。

那是一个超过二十人的小队,即便是尼克这样的强悍的角色也无法对抗。尼克在血战之中身受重伤,无法再保护索尔。索尔拼命想要逃脱,但是一个吸血鬼最终追上了他,砸晕了他。

索尔晃了晃脑袋,站起身来。他发现这是一个将近一两百英尺的宽敞大厅,地上铺着华丽的刺绣毛毯,墙上挂着名贵的壁画,门窗和家具都被精雕细琢过。这就和任何一个喜欢炫耀财富的有钱人的客厅一样,只除了这个大厅的灯光格外昏暗。如果灯光再明亮一些,索尔就会看清这些华丽的地毯污迹斑驳。

空气里透着一股腐朽的异味。索尔摸了摸身上,随身带的血刃果然不见了。

“你醒了,我的孩子。”有人在黑暗中说。

索尔往前望,大厅往前是一个高台,就像是古时的王座。有人坐在王座之上。

索然看不清黑暗之中的那个人。但是他知道那是谁。

“你不指望我突然叫你父亲吧。”他说。

德古拉在黑暗里笑了,喉结颤动,粗糙的嗓音就像是砂石在砂石上滚动。

索尔看到有什么匍匐在他的脚边东西抬了抬头,仿佛从梦中醒来。那看起来像是一只体型巨大的獒犬。

“我知道,这么多年我不在你身边。但那是因为有人夺走了你。我终其一生都在寻找你。”

“我知道,为了那个什么神谕。”

“感谢神谕。是神谕指引我创造了你,找到了你。”德古拉说,“来我这里,让我看看你,我的孩子。”

德古拉说话的时候,有什么从阴影里爬出来,发出细细索索的声响。

这些当然不是人类,甚至也不像吸血鬼。他们不能用双腿直立行走,只用四肢攀爬,有的像是蜕皮的蛇一般身上带着粘液,爬过的地方流下了痰黄色的液体,有的像是干尸一般只在骨骼之外包着一层枯瘦发黄的皮,披着一些稀疏的毛发。最像人形的是一个状似侏儒的东西,可走近了索尔才看清它的脸部只有一张血盆大口,露出尖利的獠牙。它根本就没有脚,只将双手作为支撑在地上爬行。

“别露出那种厌恶的表情,他们都跟你一样,是我的孩子。”德古拉说,然后看向脚下,“对了,除了你之外,这是我最爱的那个。”

匍匐在德古拉脚下的东西直立起来,一步步走下阶梯,直到从阴影之中走出来。

那不是獒犬。那是有着獒犬的四肢和人类的头颅的怪物。它盯着索尔,全白的眼球十分骇人。

索尔微微移动了一下脚步,那怪物立刻发动了袭击。虽然它看不见。但是它对气味很敏感。它可以以此分辨索尔的位置。索尔只跑了两步,就被它扑倒在地。它强有力的前肢将索尔按在地上。索尔给了它一拳。它被打得一歪,但是爪子却依然没有松开索尔,反而张开嘴,对索尔露出森森利齿。而其他怪物们也仿佛被鼓舞着,纷纷朝索尔聚拢过来。

“嘘。”德古拉说,他从黑暗里站起来,慢慢走到索尔身边。

他身材高大,接近两米,就算在吸血鬼里也是一个巨人。当他站在那里,就像有一道阴影自然笼罩而下。索尔知道自己的身体里有一部分来自于他。不可否认。

“别怕,我的孩子。你的哥哥们,他们只是和我一样爱你,他们只是想要闻闻你。”

德古拉看起来只有三十多岁,和索尔一般大小,可是他灰色的眼睛却透着一股苍老腐朽的味道,就像是油漆剥落的城墙。索尔很高兴自己的眼睛长得不像他。他可不想在以后每次照镜子的时候都想起德古拉。

“你瞧,我们不像那些猎人。在猎人那里,你只是一个威胁。可是在我们这里,你就是光明。”德古拉说着,深深地吸了口气,“终其一生,我都在想光明闻起来是什么味道。”

挣扎并无益处。人头巨犬的前肢依旧牢牢踏着他的胸口,爪子划破了他的前襟。

所以索尔干脆躺平了看德古拉:“所以呢,我闻起来怎么样?” 

德古拉沉默了两秒没有说话,他看起来有些失望。

“你闻起来不像你母亲,但是我不在乎。她是特别的。” 

“你不配提我母亲。你强暴了她,让她生下我,然后杀死了她,不是吗?”

“谁告诉你的?哼,一定是那些可笑的猎人。不,我没有杀她。”德古拉说,“我爱她。”

“爱?”索尔翻了翻眼睛。他并不相信德古拉的说辞。

“人们都只知道神谕的一半,可是另外一半却没人知道。”德古拉说。

“你读过那本关于秘密议会起源的书吗。”然后他问。

索尔没有看过那本书。但是他听洛基提过,那是一本用近乎失传的古老语言写成的记事。

书里说,远古时代人类的城堡遭到了怪物的袭击,这些怪物可以于夜色中潜行,吸人鲜血,催眠人的精神,让人类成为他们的帮凶。在所有人之中,有一个人却不受怪物蛊惑,他最后成为了人类领袖,带领人类将怪物赶出了城堡。但是危险并未远离,那些怪物的影子仍于黑暗之中摇曳。所以他四处寻找和他一样可以不受怪物蛊惑的人类,团结他们,引领他们。他们经常在夜色降临之时秘密齐集于圆桌议事,因此也被称为“秘密议会”。

只可惜,这本古老文献的后半部分已经残缺。

“这本书在世界上唯一的完本在我手里,”德古拉说,“你知道这个所谓的领袖为什么可以想到对付吸血鬼的方法?因为他就和你一样,是吸血鬼和人类的孩子。他有两个阵营可以选择,而他选择了人类一方。猜猜他的结局如何?”

“他死了。”然后德古拉说,“被和他一同成立秘密议会的朋友们杀死。那本书后半部分记录了他的结局。他是吸血鬼和人类之子,是光明之子,他本可以将吸血鬼带到光明之中。只可惜,他选错了阵营。为了怕有一天他会背叛人类阵营,为了永绝后患,其他猎人给他安上了莫须有的罪名,然后杀死了他。”

“人类就是如此,互相出卖,彼此背叛,短视残忍,不愿信任。可是,那个记事对故事里的人来说是悲剧,对我来说却是神谕。”德古拉说,“我终于知道了如何让血族摆脱太阳的诅咒的办法——那就是再造一个光明之子。”

神谕说:HE IS THE SUN. HE IS THE SON.

神谕同时也说:凡欲望仅能繁衍黑暗,唯真正的爱才可以创造光明。

而德古拉不知道后半句神谕是什么意思。

“你不相信真爱。”索尔说。

“没错。我那时不懂神谕的真正意思,所以我只是抓了很多女猎人,我强暴她们,使她们孕育孩子。可是正如神谕里所说,她们要么就是根本无法生育吸血鬼的孩子,或者即便生产,也只会诞下这些怪物而已。直到我遇到了你的母亲。”德古拉说。

他闭上了眼睛,深深吸了口气,似乎仍想从索尔身上寻找她的痕迹。

“你的母亲是个非常美丽的女人。她有一头金发,一对靛蓝色的眼睛,就像是你一样。当我第一次闻到她,我甚至流了眼泪。她的香味令我那些最远古的记忆复苏,她让我想起我还是人类时候的样子,她让我想起那些金色麦田在阳光下闪耀的色彩,她让我想到骏马在绿色的山丘之间奔跑带起的风,她让我想起谷物的香味和秋天干燥阳光的温暖气息。她让我想起生的狂喜。我闻过千万种味道,但是没有一种可以与她相比。她让我想要拥有她。不是一时,一刻,而是永远。她让我知道原来真正的爱闻起来是这样的。”

“我爱她,”德古拉说,“我曾爱她,直到她想要从我这里夺走你。”

索尔的母亲最终知道了那个神谕,也知道了德古拉是人类之上的幕后操纵者。她发现德古拉给她的承诺都是虚假的。他并不想隐姓埋名,而是一直想着要建立他的吸血鬼大军。

他许诺她,要痛改前非,不再作恶,不过只是因为他想要她为他诞下光明之子。

即便是真正的爱,在他的野心之前也不值一提。

她终于醒悟。

“你的母亲假装难产,她装得很好。我让护卫送她去医院。她在医院打倒了护卫,然后逃走了。”德古拉说。

“你必须把她找回来。但是等你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生下了孩子,不知道把那孩子藏到哪里去了,所以你杀了她,不是吗。”索尔说

“我没有杀她,我说过了。我只是想要知道你的下落。你可怜的母亲,是她杀死了自己。”

索尔终于明白了。德古拉想要对母亲进行精神控制,为了防止自己受到控制吐露索尔的下落,母亲才自杀了。

她死了,是为了保护他。

索尔的心底突然涌起一股难言的感觉,心酸但又温暖。就连心口早就毫无感觉的伤疤,仿佛都隐隐作痛。他曾经怨恨过他的母亲。她抛弃了他。她甚至想要杀死他,只是为了永绝后患。他曾经觉得自己不被需要,没有容身之处。

可是此时此刻,他突然发现他自己一直被爱着。即便背负着人类的命运,他的母亲也舍不得杀死自己的孩子。她付出了生命,为了保护他。

“她本来可以坐在这里,和我共享光明的。但是她拒绝转化,她太固执了。”德古拉说。

再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德古拉派去的人找到了那个孤儿院,问到了索尔的下落,然后杀了所有人。再然后,他找到了索尔的养母。

幸运的是,索尔遇到了洛基,在最黑暗的岁月中。

如果不是洛基,索尔早就落到了德古拉的手里,或者被仇恨淹没。夜晚寒冷彻骨,而洛基对他敞开了门,敞开胸怀。他的身体明明不够温暖,却足以温暖那个小小的索尔。

“你的母亲太过愚蠢,做出了错误的选择。但是你不一样,孩子。你相信你会好好选的。”

“是,”索尔说,“我想好了,我选择吸血鬼。”

德古拉笑了。索尔比他想得要聪明一些,省了他很多麻烦。

他微微扬了扬手指。那些怪物退开,再次回到阴影里。就连那只人头獒犬也松开了爪子。

索尔站起来,他看着德古拉:“不过我选择的不是你。” 

“什么?”

“在这个世界上,我只选择一个吸血鬼。我永远不会向除了他之外的任何人臣服。你?”索尔的嘴唇翘起来,露出一丝轻蔑,“永不可能。”

德古拉的牙齿咯咯作响,他的喉咙里滚动着野兽一样的声音。他在控制自己,否则他就要将面前的这个年轻人撕成碎片。他是血族之王,没有人可以用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话。他的儿子也不可以。

“说出他的名字!”他咆哮道。

“洛基。”索尔笑了,“我的英雄。”

“洛基,”德古拉复述那个名字,仿佛那是一个诅咒,“那我就抓住他,在你面前将他撕成碎片,让你知道你所谓的英雄不堪一击。”

“不,你永远也做不到。”索尔毫无动摇,“他会保护我,也会战胜你。”

德古拉望向索尔眼中,索尔也望着他。他的儿子拥有非常强大的意志。即便德古拉增强了精神控制,也无法征服他。索尔一直在顽强抵抗。但如果你以为我是那些普通的吸血鬼,你就错了,德古拉想。你无法想象我的力量,孩子。就连海拉都无法跟我匹敌。

“跪下。”他说,把精神力不断注入索尔,直到索尔的膝盖开始颤抖。

“跪下!”他再次大吼。

这次就连索尔也无法承受精神重压,他的单腿弯曲,重重跪在地上,几乎撞碎他的膝盖。

德古拉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就是这样,”他说,“向我屈服,孩子。向我奉上光明。”

索尔闭上眼睛,自愿袒露自己的脖颈。德古拉张开嘴,獠牙生长出来,刺入索尔的脖颈。

光明通过血液,源源不断注入德古拉的身体。他大口地吞咽着,喉结鼓动,贪婪又满足。

上一次自己被抓住,是在二战时期,德古拉想起来。盟军和猎人找到了他的据点,他们趁着白昼进攻,即便血族拼命抵抗,想要撑到夜晚到来,却没有那么幸运。他的军队在黄昏时覆灭。

但是下一次,人类没有那么幸运。

德古拉吞咽了最后一口,然后松开了索尔的脖颈。全新的血液正在他的身体里引起变化。他看着索尔缓缓倒在他面前,舔了舔嘴唇。

HE IS THE SUN.

他的儿子将是奉献给光明的最好祭祀。从此他和他的军队将要摆脱太阳的诅咒,战无不胜。

他们不但是夜晚的主人,也将成为白日的主宰。

突然有人从窗口跃入,砸碎玻璃,落入大厅。

黑色的靴子重重落在毛毯上激起的尘埃还未消散,无数粒带着猎人血的子弹就从散弹枪里连发,朝德古拉射来。

但是子弹没有打到德古拉。怪物们从阴影里窜了出来,帮德古拉挡住了子弹。

那只人头獒犬被打得满是血洞,它呜咽着发出嘶哑悲鸣,然后重重倒在地上。

“哦,我愚蠢的孩子们啊,他们是那么爱我。”德古拉说。

被血子弹打穿心脏的怪物们纷纷死去,变成灰烬,而德古拉甚至没有看他们一眼。

他只是看向大厅中央:“独眼尼克,你居然还没死,还真是阴魂不散。”

他们在抓索尔的时候遭到了尼克的拼死抵抗。最后索尔被抓,尼克受了重伤,侥幸逃脱。

可是他现在就站在德古拉的面前,完整如新。

“看看,你这老家伙的恢复力。”德古拉打量他。

“你都没死,我怎么敢死。再说了,你比我老那么多,怎么说你也该死在我前面。”尼克回答。

“你是怎么找到我这里的?”德古拉问。

“不光只有你会在诱饵身上装追踪器。”

德古拉看向昏迷中的索尔:“原来如此。”

然后他听到了从底下的楼层传来的激战声。看来有别的不速之客和尼克一起来了。

“选择夜晚来进攻真是不明智。也许你不知道,人类之上现在的规模是一个小型军队。”

“我知道。但是我们也不差。我们的背后有整个秘密议会。”

“胡说,”德古拉不相信,“你们根本没有和秘密议会达成协议,人类怎么可能跟你这个吸血鬼合作,他们一直以为你是林肯杀手,再说了,他们之前还想猎杀索尔……”

德古拉突然停了下来。他看着尼克,开始意识到这是一个圈套。

“你居然真的和秘密议会谈判成功了?”

“在真正的危机之前,人类会学会合作。历史屡屡证明这点。这次也一样。”尼克说,“我该谢谢你,是你让和平成为了可能。”

德古拉冷笑一声。

原来,尼克和秘密议会闹崩还有秘密议会半夜突袭尼克的安全屋只是演戏而已。他们的真正目的是为了找到人类之上的据点。他们知道德古拉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一定会趁机劫走索尔,所以在索尔身上装了追踪器。

今日他也许会失去这支军队。但是没关系,德古拉想。

他还可以再一次东山再起,就像是二战之后那样。

而这次不同的是,他已经拥有了不死之身。

“计谋不错。只可惜,你来晚了。”他回答尼克。

尼克看到了倒在地上的索尔,明白了一切。他忍不住从喉咙里发出一声怒吼,拔出猎人血刃,朝德古拉疾奔而来。德古拉本可以躲避,但是他无意躲避。在尼克手里的血刃刺穿他的时候,他的利爪也抓住了尼克的头颅,手指用力,捏碎了尼克的头颅,然后毫不在意地将尼克的身体宛如破布一样抛向远处。

“你不可能杀死我。”他嘲笑尼克的不自量力。

但是当他的手握住血刃,想要将它拔出来的时候,德古拉愣住了。

心脏的位置开始变灰了……但是这不可能,他明明饮下了光明之子的血!

只剩下半个脑袋的尼克乖乖趴在地上,他暂时还无法行动。但是他仅剩的半张脸上露出了笑容:“我说了,你肯定会死在我前面,老家伙。”

“不可能。”德古拉摇头。

“瞧,你说了不算。”有人说。

那个人从大厅那头走来,在光明和黑暗之中若隐若现。

索尔从地上爬了起来,望向那个人来的方向。德古拉明白过来,他在迎接那个人的到来。 

为什么,索尔受到精神控制,不可能这么快醒来?

还有,神谕怎么会出错?

他的孩子明明是太阳之子,是带领血族去往新世界的光明……

突然,德古拉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

那个人走到了他的面前。那是一个年轻的吸血鬼,只有四百多岁,并没有多少力量。

他身材瘦削,有着黑色的头发,苍白的皮肤和翠绿色的眼睛,和传统意义上的英雄并不沾边。

可德古拉已经知道他是谁——洛基,那个光明抛弃了他而选择的主人。

……他真的战胜了自己。

德古拉望着洛基:“你……是你,污染了他的血?”

洛基微笑:“我更愿意管那叫血之盟誓。”


评论(9)
热度(184)
 

© 阿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