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各有萌,缘来则聚。

[雷神索尔/唯爱永生][AU][锤基]《魔鬼之香》25

二十五 血之盟誓

 

几个小时以前,索尔坐在尼克面前。

尼克看着他,神色严肃:“你是认真的?”

“是的。”索尔回答,“我想和洛基缔结血之盟誓。”

“很少有人自愿成为吸血鬼,我们之中大多是因为战争,贫困,疾病或者意外而濒临死亡,不得不选择成为血族。你知道失去心跳,失去味觉,五官过感并不是什么好体验。就连永生不死,也不是什么祝福,更像是个诅咒。”

“我知道。”

尼克沉默了两秒:“我已经跟秘密议会谈判成功了,他们会协助你躲到国外,尽量保护你的安全,即便如此,你依然坚持你的选择吗?”

索尔点头:“我不想再躲藏了。我已经躲了一辈子。”

他抬起眼睛望向尼克,眼中充满坚决:“我有想要保护的人,我有想要去过的生活,我不能只是躲藏。”

尼克看向洛基。洛基点了点头。

洛基并不喜欢索尔的主意。但是他不会反对。索尔已经大到可以决定自己的人生。而他会支持他。

“既然如此,那就这么做吧,我会去跟秘密议会协商,我们会在今夜布置好一切,他们会将队伍准备好,只要一旦找到德古拉的老巢,我们就会将人类之上一网打尽。夜晚短暂,要做的事还很多。”尼克看了看表,“我会让秘密议会的人假装在凌晨袭击我们,做好准备。”

尼克站起来身来,准备离开。

“他就交给你了。”他说,然后拍了拍洛基的肩头。

虽然没有多说什么,但是尼克知道洛基肩上有多么沉重。

他和索尔即将结成血之盟誓。

血之盟誓也是一种对生者的转化。但是更特别一些。

和普通的转化相比,在血之盟誓的缔结过程中,吸血鬼会在和转化者交换血液的同时对转化者进行精神控制。而转化者会在接下来的的时间里依然保持人类的形态,但他们将一直受精神控制的影响,直到下一个黑夜到来,他们才会完全觉醒,变成吸血鬼,完成这个盟誓。

完成血之盟誓需要两个条件:

第一,转化者必须是健康的人类。濒死的转化者无法撑到下一个黑夜到来。

第二,转化者必须自愿接受并响应这种精神控制,否则转化无法完成,转化者将在下一个黑夜到来的时候死亡。

单方面的控制无法完成这种转化,只有两方同时想要这种转化时转化才能成功。

所以它被称为“血之盟誓”。

而这是索尔能够想到的战胜德古拉的最好方法。

他知道,就算借助秘密议会的力量,他们能消灭人类之上这个组织,也不能保证杀死德古拉。

德古拉太过强大,而且野心勃勃,不知放弃。他就像是一片阴影,覆盖在他们头顶,如影随形。

而且总会有人想要他,就算不是德古拉。

索尔的血是一种神迹。恩赐,对某些人来说。威胁,对另外一些人来说。

他们想得到他,或者杀了他。

唯一的方法就是毁灭这种神迹,通过改变他的血统。

索尔不觉得可惜。神迹已经落在了那个人身上——这世上唯一索尔想让他得到不死之身的人。

他没有任何遗憾了。

不止如此,他还能够通过“血之盟誓”为德古拉设下陷阱。

一方面,在下一个夜晚到来之前,他能维持人类之躯,这会让德古拉放松警惕,以为自己得到了光明之子的血液。德古拉太强了,他们很难找到他的破绽。如果他们想要杀死德古拉,必须利用他轻敌的一刻。

而另一方面,在转化完全完成之前,他会一直受到另一位盟誓者的精神控制,这样他就不怕自己会被德古拉精神控制。当然索尔会装作被控制的样子。他要唬住德古拉。

他们会成功的。他们必须成功。

“在我的那个年代,如果有哪个吸血鬼和贵族小姐相爱,他就会在白天衣冠楚楚来到那位小姐的城堡,和那位小姐缔结血之盟誓,而当夜晚到来,他就会出现在她的窗前,和第一缕月光一起到来,带走她,和她一起私奔,完成血之盟誓。”洛基说。

索尔抬起眼皮看他:“你的意思是我是那位贵族小姐?”

洛基顽皮地笑了:“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索尔也笑了。然后他抓住了洛基的手。洛基的手在他的手心里格外冰冷。

他知道他的长腿叔叔只是在强颜欢笑。转化不是一个容易的过程,特别当这个人是他。

“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难……转化我。”他看着洛基,“但是请相信,这一直是我想要的,从我十二岁的时候开始。”

索尔是从伊芙的口里知道“血之盟誓”的。

那个十二岁的男孩津津有味地听完,然后沉默不言,仿佛在思索什么。

“你在想什么,小鬼?”伊芙看他。

“我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仪式。”

“哦?”伊芙有兴趣地打量他。

“现在这个身体还不行,我还要再长大些,”男孩说,“等我的年纪追上他的时候,我会请求他和我进行血之盟誓。”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对吧。”

“我当然知道。”

伊芙看着他。“你可能比我想得还要勇敢。”最终她说。

男孩笑了:“我说了,我的答案是永远。”

 

+++

 

洛基的黑发在枕上是凌乱的。

壁灯模糊的光影涂抹着黑发上沾到的汗水,光泽粼粼,仿佛给他戴上了一顶若明若暗的花冠。

但是索尔的手抚摸过那里,扯碎了花冠,将他的黑发揉得更加凌乱。

然后那只手慢慢下移,抚摸过他曲线优美的脖颈,他白皙的肩胛骨,他包裹着肌肉群的胸膛,沿着小腹一直往下。

“够了。”洛基催促。

他平坦的小腹蒙上了一层薄薄汗水,不住起伏。他已经被索尔折磨了太久。

血的盟誓并不包括这一部分。血的盟誓只要求索尔吮吸他的鲜血,而不是别的什么地方。

洛基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把自己搞到床上去的。

但是当索尔亲吻他的时候,他没有拒绝。他甚至回应了那个吻。

也许是他需要太久,等待太久,一个拥抱。不只是身体贴合肌肤相亲,而是在灵魂深处紧紧相拥。

如今他终于找到了,等到了,那个他想要拥抱的人。他不想再等。他想要给索尔一切。

索尔抬起头来。那双靛蓝色的眼睛里有一些笑意,就像是涨潮的海洋。然后他爬上来,四肢矫健姿态优美,不再是当年那只小小的幼兽,而是一只成年的雄狮,在向他的爱人发出求偶的信号。

他再次亲吻洛基的脖颈,他对那里着迷。然后是下巴的曲线。然后是嘴唇。

当亲吻到洛基的耳朵的时候,索尔喃喃:“你想不想听听一个十二岁的男孩对你的性幻想。”

这家伙!洛基已经一触即发,他却还是不放过他。他甚至能听到索尔含在喉咙里的浑厚笑声。

“下一次。”洛基说,他翻了个身,将索尔推倒在床上,用双腿夹住他的腰。

然后他沉下身体,让索尔缓慢地进入他。

他要感受他,饱满而热烈,贪婪又虔诚,嵌入他的身体,拥抱他的灵魂。

然后洛基举起自己的手腕,张开獠牙,咬破了那里。他低下头去,将口中的鲜血喂给索尔。

唇舌搅动,互相吮吸,他们交换了一个鲜血淋漓的吻。

他的一生,他所有的时间,融入血里,化成了分分秒秒,涌入了索尔的身体。

他要与他分享,他一个人的四百多年。 

他想让他看见秋天山毛榉的金黄。他想让他听到露珠从铃兰上滚落的声音。他想要让他闻到他赤裸着双脚在战场上闻过的硝烟。还有母亲流下眼泪,婴儿长住初牙,猫儿在午后的阳光里打盹,鹰隼在暴风雨中艰难展翅。那些所有的好的不好的时代,那些所有美丽丑恶的事物,那些他路过的千百万的不同的生命。

生命回到最初,再次重启。这次他不再一无所有。这次他有了索尔。只要灵魂尚存,他就会爱他。

索尔拉起被单,盖住他和洛基。壁灯的光亮,透过被单照进来,映出了彼此的轮廓。

索尔盯着面前那双翠绿色的眼睛。他可以无数次亲吻那里,而不知厌倦。

“我已经准备好了,”他说,“向你臣服,接受你的一切。”

“我知道。”洛基回答。

他轻抚索尔汗湿的头发,然后低头亲吻索尔血渍未干的嘴唇。

“我想要你闭上眼睛,我的男孩。”当他离开索尔的嘴唇,他说。

“而当你再次睁开眼睛,我会在这里。”他立下誓言,“我会爱你,直到永远。”

 

+++

 

血之盟誓已经缔结。可是他们还是不愿意分开。

两个人在黑暗中赤裸相拥,如同两只交颈的野兽。

索尔脖子上的齿痕已经开始愈合。他的心跳还没有异常,体温也没有下降。他现在还是人类,在下一个夜晚到来的时候,他才会最终完成转化。但是他的五官开始变得敏锐,这个世界仿佛变成了高清画质的电影,一下子被拉近到了他的眼前。

他可以听到楼下的动静。尼克在说话,他在给鹰眼布置行动。麦克斯在帮娜塔莎包扎伤口。一会儿她要扮演第一个被秘密议会抓捕的抵抗者。她喋喋不休,显然对自己的演技很有信心。

他的视线可以穿透夜色,看到更远的地方。雪花飘落在水面上,黑色的河水融入光影,缓缓流动。

“变成吸血鬼很酷。”索尔说。

“你现在还只是半血。” 

“但是现在我可以闻到你了。”

索尔将鼻子凑到洛基颈间,深深吸了一口气:“原来属于魔鬼的香味是这样的。”

“就像是诱惑,”然后他笑了,“就像是爱。”


——————

* 谢谢所有在看这个故事的朋友。正在写大结局章,争取明日更新。感谢大家陪我迎来又一个故事的完结!

评论(15)
热度(217)
 

© 阿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