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各有萌,缘来则聚。

[雷神索尔/唯爱永生][AU][锤基]《魔鬼之香》26 【全文完】

二十六 伴你同行

 

德古拉终于死了。人类之上组织被随之剿灭。

按照之前和尼克的约定,秘密议会解散了原议会,成立共同议会,由吸血鬼占一半席位,并由尼克担任议会长。制定各类法律和建立有效监督和执行机制的过程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以确保和平和共存不会只是一纸空文。

同时,议会公布了林肯之死的真相。在这么多年之后,谜案终于大白,冤屈终于洗清。

这不是结束。一切才刚刚开始。

麦克斯最近非常忙。她现在可是监督委员会的执行官之一,成日被尼克使唤得团团转。可是即便如此,今天她还是一大早就爬了起来。

因为今天是索尔和洛基的远行日。她要给他们送行。

早晨纽约下了一场雨,雨停了的天空一片碧蓝,万里无云。

索尔之前买的那辆捷豹损坏严重,无力修复,而且那车也不怎么适合长途旅行。于是他又买了一辆车,是一辆SUV,没想到刚开出来就遇到下雨。索尔只好在那里认命地洗车。

麦克斯坐在车前盖上,托着腮跟索尔讨论尼克的新政。

“这样一来会不会纠枉过正?”她有点担心。

“没有一种制度是完美的,姑娘,每种制度都有自己的缺陷。重要的是不断去改进它。我对尼克还是有点信心的。”索尔说。

他们正在一个十字路口的加油站。索尔给车子加满了油,又把车擦得发亮,才满意地罢了手。

车后厢里堆了一些行李,不多,昨天一个晚上就收拾好了。

你瞧,有人说过,人生是场旅行。所以带上你最重要的,然后放下其他,轻装出行。

公寓也退租了。当索尔把门卡交给房产经纪的时候,房产经纪十分惊讶。

“我还以为你挺喜欢这房子的。”

“是啊,这里很不错,他很喜欢从这个窗口看出去的景色,”索尔说,笑着搂了一下洛基的肩膀,“但是我跟我男朋友要去旅行了。因为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好景色我们没看过。”

“真是羡慕你们,要不是我结婚太早,家里已经有两个熊孩子要养,我也想来段说走就走的旅行。”房产经纪感叹。

“孩子也是另外一种风景。”洛基安慰他。

“好吧,如果你那么说的话。”房产经纪显然没怎么被说服。

索尔看着房产经纪离去的背影:“如果你想要一个孩子,我们可以有一个。” 

“怎么,你要收养吗?然后我们该怎么告诉他,关于你的爸爸们永远不会变老的理由?”

“不,不用收养。”索尔望向洛基。

“什么?”洛基迷惑。

“凡欲望仅能繁衍黑暗,唯真正的爱才可以创造光明。”索尔说,“我们就如同我的父母一样,能闻到彼此的香气,也许我们也一样可以创造神迹,孕育孩子。”

索尔笑了,摸了摸洛基的肚子:“我觉得我昨天在你的身体里留下了足够的光明之种。”

洛基无奈地翻了翻眼睛:“如果你忘记了,我是一个百分百的男性吸血鬼。”

“谁知道呢,都说是神迹了,也许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索尔看向洛基,“如果有了孩子,你想叫他什么?”

洛基才不会傻兮兮地给一个不存在的孩子取名。但是他忍不住笑了:“利亚姆,怎么样?”

“对了,”麦克斯说,从口袋里掏出什么,打断了索尔的思绪,“这是洛基之前跟我妈要的。” 

麦克斯把它放在索尔手里。那是一张小小的照片。

照片里的女人二十多岁,有一头微卷的金色长发,白衬衫扎在牛仔裤里,就像是那个年代的平常装扮。

她不知道为了什么在大笑,牙齿洁白,就连那双靛蓝色的眼睛眼角也露出了笑纹。她看起来那么年轻,青春飞扬。索尔的拇指轻轻抚过照片上她的脸庞。他在想当有一天她长起来皱纹头发渐渐变白是什么模样。

但是然后他放弃了。

就让她永远这样停留在他心里也挺好。永远年轻。永远青春飞扬。

“她看起来像你,”麦克斯说,然后发现自己说反了,“不,我是说,你看起来像她。”

“她很漂亮,也很有勇气。”她补充,“真高兴你能找回她,在这么多年之后。”

“我知道。”索尔说,笑了笑,把照片塞进兜里,“你呢,找回他了吗,你的父亲?”

“噢!”麦克斯不满地叫了一声,“洛基那家伙怎么什么都告诉你。”

然后她踢了一脚脚边的石子,就像是一个发脾气的小丫头。

“她告诉我了。”过了一会儿麦克斯说,“你猜怎么着,我的亲生父亲居然是个数学天才。他们说他上大学的时候就开发了一个什么程序,卖了好多钱,现在在硅谷有间大公司,赚很多钱。可是我觉得我一点也不像他,我小时候一上数学课就打瞌睡,我的数学就从来没及格过。”

索尔笑了:“也不知道是像谁。”

麦克斯十分同意,但是她可不敢当娜塔莎面这么说。

“这话要是让我妈听到,你可死定了。”麦克斯笑了,然后叹了口气,“他们从来没结婚。我妈说那个时候他们其实已经分手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说,那次遇到你之后,她突然想要一个孩子,一个属于她自己的孩子。所以一个雨夜她去了他的学校,然后她就有了我。她没有告诉他自己怀孕的事,一个人生下了我,一个带着我,一个人看着我长大。”

所有家人都死了之后,娜塔莎放弃了拥有家庭的想法。但是二十年前遇到索尔和洛基之后,她心里有了小小的动摇。如果就连吸血鬼和猎人都能组成一个家的话,也许她仍有可能。于是她有了麦克斯。那是赎罪,也是自我救赎。那是她心中还未放弃的一点希望:在被烧毁的废墟之上也许也能建立什么……一个新的家。

“你会去见他吗?”索尔问她。

“谁?”

“你的父亲?”

“也许会,也许不会。我还没想好,”麦克斯说,“他已经结婚生子,有了新的家。再说我也找到了我想要的答案,至于是否相认并不重要。”

“对了,还有一个。”麦克斯说,似乎突然想起来什么,“你知道吗,昨天晚上鹰眼约我出去吃饭。”

“哦?他最近不是被尼克招募去当首席秘书了么,居然还能有空约你吃饭。”

“我也是觉得啊,这家伙百忙之中还抽空跟我吃饭,肯定有点什么问题,而且那是一家挺不错的餐厅,虽然我这个吸血鬼也吃不了什么,但是那里的酒不错。”麦克斯说,似乎有点郁闷,“我以为他要追我。”

麦克斯没有男朋友。她开始认真考虑起鹰眼当她男朋友的可能性。

鹰眼三十多岁,就麦克斯的标准来说,年纪稍微大了一些,可是长得倒是挺帅。跟在娜塔莎身边的那几个人里,比起总是疑神疑鬼的海姆达尔和那个暴力女瓦里基尔,就他还算顺眼。而且因为最近海姆达尔和瓦里基尔还在养伤没有康复,麦克斯在工作中跟鹰眼接触的机会多了很多。

“结果你猜怎么着?”麦克斯抓了抓头发,“他居然问我愿不愿意让他当我的新爸爸?”

自作多情的可怜麦克斯愣在当场,差点没把嘴里的酒喷他一脸。

索尔忍不住哈哈大笑。麦克斯捶了他一拳。

“有那么好笑吗?”

索尔收敛了笑声:“为什么他不直接去约娜塔莎?”

“他约了啊,被我妈拒了。所以才想转变路线,从我这里寻求同盟。”

鹰眼那家伙,倒是把尼克那套同盟策略学到了,索尔想。

“为什么我妈那么多人追,我却无人问津?”麦克斯怀疑人生。

“你在医院实习的时候,很多男医生都对你目不转睛。你瞧,问津你的,你又看不上。”索尔说。

麦克斯撇了撇嘴。索尔看向她:“所以你怎么想?”

“我从来没有过爸爸,突然多个新爸爸感觉怪怪的,但是,”她说,“我希望她幸福……”

索尔的车上传出来什么可疑的声音,打断了麦克斯的话。

麦克斯变尖的吸血鬼耳朵立刻捕捉到了。

“那是什么?”她问索尔。

“没什么。”

“别想骗我。”

麦克斯推开索尔,走到车后座的位置,扒着车玻璃往里望。有什么在毛毯下动了动。

索尔拿出车钥匙,降下车窗。麦克斯用手指轻轻拨开毛毯。

“哦。”她说,发出了那种心醉又心碎的声音。

那是一只小奶狗,眼睛还没睁开,窝在一个小小的软布窝里。

“嘘。”索尔说,看向远处,“别告诉他,这是我送给他的礼物。”

“今天是什么特别日子?”

“我的生日。”

“胡说,你生日不是今天。”

“二十年前的今天,我遇到了他。”索尔笑了,“所以今天是我获得新生之日。难道不应该送点礼物给那个给你崭新生命的人嘛。”

“哦,”麦克斯终于明白了,“好吧,卡萨诺瓦,你说了算。”

她顺着索尔的视线望向远处。洛基和伊芙正站在伊芙的车旁聊天。

“吃醋了?”她问。

“有一点。”索尔回答。

麦克斯笑了。“我觉得我会有一点想你们。”然后她说。

“只有一点?”

“你们会回来这个城市吗?”

“不知道。也许会,也许不会。也许我们会找个好地方住下,也许我们会一直在路上。也许一两百年后我们会怀念这里的冬天,会回来这个城市转转。谁知道呢。”

“我是可以等,但是其他人……也许下次你们回来的时候,只能看见他们的墓碑。”

“那就帮我们也立一块墓碑,就在他们的墓碑旁边。那么当你想我们了,也可以去那里看看我们。”

“想让我在上面写点什么作为墓志铭?”

“就写,”索尔想了想,“索尔和洛基。爱让他们找到彼此。他们永不分离。”

 

+++

 

洛基顺着伊芙的目光看向前方。

蓝天之下,道路无限延展。

“好好活着。”伊芙说。

“这个我肯定能做到。就算想死也死不了,我现在可是真正的不死之身了。”洛基回答。

伊芙轻轻用肩膀撞了他一下:“你知道我说什么。”

洛基笑了:“我知道。”

“还能再见面吗?”他问。

“当然。”伊芙说,然后拥抱了他,“只要活着的话。”

是啊,没有比活着更好的事了。

活着,永远有所求,永远不知满足,永远生机蓬勃,永远热烈而年轻。

然后伊芙放开了他,笑了。

“去吧,”她说,“亚当和伊芙的冒险已经结束了,接下来是索尔和洛基的冒险了。”

他望着伊芙露出了一个微笑,然后转身朝索尔走去。

索尔就等在他们的车旁边。

他替洛基拉开副驾驶座的门,看洛基坐进去,然后自己也坐进了驾驶座。

“你就不问问我要去哪里吗?”索尔说。

“我不关心。”洛基回答。

他伸了个懒腰。天太蓝了。他觉得今天应该是个好天气。

索尔笑了:“你不担心我一路开到地狱去?”

“我不觉得你的地理好到知道地狱在哪里……”

打断他的话的是一声轻轻的呜咽。洛基看向后座。

“那是什么?”

“一份小礼物。”索尔戴上墨镜,“你可以在路上拆包装。”

当第一道灿烂阳光穿破云层,他发动了引擎。

 

【全文完】


——————


小小的后记:

 

这是一个属于冬天的故事,我在三年前的冬天开始讲述它。我在这个冬天完成了它。谢谢锲而不舍地催文的小伙伴,是你们让我重新有了把它写完的念头。我很高兴能完成它。

我很喜欢这个故事。它就像是一首哼鸣,用冰和夜的音符写就,冬日将它轻喃入我耳里,我再用耳语讲给你们听。

它是一个关于索尔和洛基的冒险故事。一个关于爱的故事。一个关于生命和死亡的故事。

男孩想要找寻真正的自己,他最终找回了初恋,找到了他愿意用永远作为答案的人。

血族想要找寻生命的意义,他最终找到了真爱,找到了和他一起继续永生之旅的人。

故事里的人拥有永生。我们没有。我们的旅途比他们要短暂得多。

所以就让我们一起热烈地享受这仅有一次的生命吧。

谢谢每个看完这个故事的人。你们的每一句留言都成为了我写下去的力量。

祝你们每一天都过得开心!

 

阿不


评论(41)
热度(456)
 

© 阿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