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各有萌,缘来则聚。

【蔺靖】《诗一行》卷七《九连环》之章 其十(完)

其十  关山冷

 

  

金陵下了第一场雪。

萧景琰立于廊下,面前是纷飞乱雪,于灰蒙蒙的天空中倏然飘落。

……就像是这两天纷至沓来的军报。

北燕征全国兵力,四十万黑甲军倾巢而出,如同一片压顶的乌云,迫近龙宿山和大悲山之间的铁牢关——不度城。

燕太子关山宴齐是看准了这个时机,要将大梁一举击溃。

而不度城的守军只有八万。主帅赵鹏。

早上萧景琰去了一趟皇宫。

在凤凰神女一案之后,皇帝突然就病倒了。

他本来大腹便便的,但是似乎一下子就消瘦了下去。

高湛满是忧心。太医说了:老来瘦,不是什么好预兆。

萧景琰坐在皇帝的卧榻边,看一个枯瘦的老人躺在那里,几乎都不像他平日那个专横霸道的父皇。

“听说北燕大军压近不度城,”皇帝望着他,忧心忡忡,“赵鹏……”

“赵鹏将军誓死守城,并无后退半步。”萧景琰答道。

皇帝松了口气。

“今天接到战报,赵鹏将军已经力战而死,以身殉国。”萧景琰又道,“就在将军府平反的消息送到北境前。”

“什么?”皇帝猛地抓住了萧景琰的手,“那不度城……”

“恐怕支持不了多久了。”萧景琰道,“儿臣今天来,就是来和父皇告别的。七万北征军明日将调集完毕。明日清晨,儿臣将带大军开跋,日夜兼程赶往不度城。”

“你要走?”皇帝震惊,“我们大梁朝中已经无将了吗,要一个未来的储君去带兵?”

“霓凰郡主远在南疆,她手下虽然十五万军队,但是现在南楚二皇子慕容云飞正在梁楚边境集结军队,一旦霓凰郡主率军援北,他们便会长驱直入,直取金陵。所以霓凰郡主那里的军队暂时不能动。现在朝中,真正和燕军作战过的,除了赵家军,就只有儿臣了。多年前儿臣曾在北境和关山宴齐有过一战。那个时候我把他阻断在不度城,没有让他越过大悲山和龙宿山来。现在由儿臣再次带兵,才能给北征军信心和勇气。而且现在国难当头,如果皇姓之人不身先士卒,又怎么能要求百姓以性命来捍卫这片土地呢。”

皇帝眼睛里的神采黯然了一下:“可是……你要有什么万一怎么办?”

“万一儿臣不能回来,还请父皇另择储君。”

“不,”皇帝摇头,“如今大梁之内,除了你,谁还能继承这大梁国器?”

“传承国器,选立新君,是父皇的责任。”萧景琰道,“而我的责任,是打赢这一仗,保住这片国土。若国都没有了,又哪来的君。”

皇帝干枯的手微微颤抖。

“为什么会到了这步田地?”皇帝自问,“为什么?”

这已经是他唯一能够挑起大梁重任的儿子了,为什么到了最后,就连这个儿子,也要离开他了。

“朕是不是真的错了?”皇帝仰天长叹,“也许这么多年,朕真的太执迷于这个位子了,却忘了它的根本。也许那个瞎道士说得没错,大梁既已君之不君,当则国之不国。落得如今这般田地,全是朕咎由自取……”

说着皇帝猛烈地咳嗽起来,仿佛心肝肺一起要被他咳出来似的。

高湛连忙端来药,喂皇帝喝下一口,这才稍稍止住了一些。

“父皇不要多想,好好养病才是最要紧的,儿臣走后,这个朝廷您还要支撑下去。”萧景琰道,然后站起身来,“儿臣该走了,出发之前我还要去探望一下母妃。”

可是皇帝依然死死抓着他的手不放。

“景琰,不要走……”

萧景琰只好又坐下来。皇帝半靠在床上看他,胸口不断起伏,吃力地喘着气。

“景琰,这么多年,你是不是怪我?”他问萧景琰。

是,萧景琰想说。

他小的时候总觉得父亲就像是这座宫殿本身,高大冰冷,残酷空廖,不可触碰,不可一世。

他也曾经渴求寻常父子的亲情和温暖,却每每被这座冰山扎得鲜血淋漓,直到他最后学会了不去渴求。

可是如若这个人就这么冷硬到底,那么他也可以冷硬待之。

然而苍老来得如此无可抵挡,就算再怎么不可一世的人,终于也会被它削皮凿骨,融化成一滩颓然的可怜。

看着面前这个白发苍苍满面茫然的老人,萧景琰终于没有说出口。

“都过去了,”他只是道,“父皇不要再想了。”

“是朕对不起你。”皇帝喃喃,“朕对不起你,朕也对不起祁王,对不起林燮,对不起很多人。倘若今日林燮铁血之军还在,北燕和南楚又何至于如此猖狂。倘若祁王治国之策得以推行,大梁又何至于羸弱到此种地步,我又何至于要眼睁睁地看着你上战场……可惜,都晚了,晚了……”

他用干枯的手紧紧握住了萧景琰的手,眼睛里带着乞求。

“景琰,答应我,你一定要回来。”

萧景琰坐在那里沉默了一下,然后道:“好。”

可是两个人坐在那里,仿佛冥冥之中都有种预感,这将是他们父子之间的最后一面。

从此征途迢迢,烽烟两隔。

……他归不来,或者,他等不到他归来。

有人突然塞了一个东西到萧景琰嘴里,打破了萧景琰的思绪。

萧景琰回过头来,看见了一个笑意盈盈的蔺晨。

“这什么?”萧景琰嚼了嚼嘴里的东西,“榛子酥?”

“怎么样,好吃吧?”蔺晨道。

萧景琰犹疑看他:“我刚刚才去探望过母妃,母妃的病还没好,一直卧床,你哪来的榛子酥?”

蔺晨指指自己,一脸得意。

“你?”萧景琰不相信地看他,“你做的?”

他又从蔺晨抱着的盘子里抓了一个榛子酥塞在嘴里。

“不可能。”然后萧景琰摇头,“这榛子酥明明跟母妃做的一模一样。”

蔺晨笑了:“怎么不可能?我这么聪明,万源剑谱都难不倒我,不就做个榛子酥嘛。如果殿下想吃,我把望江楼的金玉全席都去学了来又算什么。”

萧景琰看他:“你什么时候学的?”

“就是中秋那会儿。”蔺晨道,“静妃娘娘都把她的翡翠流霞芙蓉锦送给我了,我当然也要还点礼给娘娘喽。结果去的时候刚好遇上娘娘在做榛子酥。娘娘说,靖王最爱吃这个,我就顺便学了一手。怎么样,是不是手艺卓绝啊?”

萧景琰不说话,只是又抓了一个塞进嘴里。

“干嘛学这个?”他问蔺晨。

“还不是为了讨殿下欢心啊。”蔺晨扬眉,“万一殿下迷上了我的榛子酥,不就离不开我了嘛。”

“对了,这些是给你今天吃的,”他笑着把盘子放在萧景琰手上,“我今天做了一大份,剩下的都打包好了,咱们带在路上吃。”

萧景琰看着手里的盘子,突然没了胃口。

他放下盘子,喉结动了动:“蔺晨……”

“不要说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蔺晨收敛了笑容,看着他道,“答案只有两个字——不走。”

“此次一战,敌我悬殊,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能不能回来。明知可能会输的仗,可是我还是要去打,因为这是我的责任。可是这不是你的责任,你没有必要陪我一起出征。”萧景琰道。

“这世间之事,并非全是责任,”蔺晨看他,“我愿意,不行吗?”

“战场之上,兵刃无眼,我护不住你。”萧景琰沉声道。

“战场之上,生死由命,我不用你护。”蔺晨回答。

“你怎么这么固执。”萧景琰皱眉。

蔺晨笑了。

“是殿下低估了我的固执。因为殿下低估了我的喜欢。”蔺晨道,“对了,说好了等到凤凰神女案了结了,要告诉殿下我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你的,想不想听?”

萧景琰不开口。

蔺晨不满:“怎么,没兴趣知道?”

萧景琰长叹了一口气:“这份喜欢,没有好处,唯有让你身处险境……”

“嘘。”蔺晨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再听下去,我耳朵就要起茧了。这场战争,胜负还未定呢,我不是跟殿下说了嘛,化解南境危机的事情已经在进行中了。等到南境危机一旦解除,霓凰郡主便可调出兵力,奔驰来援……”

萧景琰打断了他:“可是先生并不知道事情是否能成,何时能成。”

“这世上之事,哪有一定,”蔺晨道,“计策如是,战争亦如是。”

然后他抓住萧景琰的手,轻轻将萧景琰的两只手拢在手中。

“与其担心我的安危,不如就让我陪着殿下放手一搏吧。”蔺晨道,“我们尽力而为就好,其他的,就交给老天吧。”

看萧景琰还是不说话,蔺晨就从盘子里又拿起一颗榛子酥。

“来来来,再吃一个榛子酥,就当殿下是答应了好不好?”

“不吃。”萧景琰瞪他一眼,“先生把我喂成个胖子,我还怎么上战马?”

“说到马……”蔺晨突然想起什么,“殿下要不要去郊外跑马?这次离了金陵,恐怕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了,去把金陵景色转个遍也好。”

萧景琰扬眉:“你是说在这副冰天雪地里?”

“殿下怕了?”

“我就是在金陵学会骑马的,哪里有我怕的道理。”

“那就得了。”蔺晨道,“走吧。”

他们出了靖王府,骑着马沿着兵马大道缓行,出了城关。

“要不要比谁先跑到五重塔?”蔺晨看着飘雪道。

“好啊。”萧景琰说。

“答应得倒是爽快,”蔺晨笑眯眯,“可别怪我没提醒殿下,我这匹可是千里挑一的汗血宝马,殿下输定了。”

“你说的,这世上之事,哪有一定,”萧景琰道,“若先生输了呢?”

“嗯……”蔺晨想了想,“那我就输给殿下一辈子。”

萧景琰定定看他,说不出话来。

“那若我输了呢?”半晌他问。

蔺晨笑了:“那殿下的一辈子就归我了。”

他看向前方:“怎么样,殿下敢不敢赌……”

话音未落,却见萧景琰已然纵马先行。

蔺晨讶然后伸手:“哎,殿下你作弊啊!”

萧景琰朗声大笑:“有本事就追上我。”

“啧,”蔺晨摇头,“还真以为我拿你没办法了。”

他突然亮开了嗓门,对着萧景琰的背影大喊:“对了,还没告诉殿下呢——我蔺晨对殿下其实是一见钟情的……”

萧景琰的马果然跑了个趔趄,半勒住缰绳才没有滑出去。

蔺晨大笑起来,一抖缰绳,鬃毛似火的汗血宝马扬起四蹄,踏雪而出。

雪覆青山,霜掩长河。

天地茫茫之中,只有一红一白两匹骏马疾驰而去,并辔而行。

……仿如融入了这天地画卷之中。

 

+++

 

翌日雪停。寒意却愈加凛冽。

在这凛冽寒意中,北征军开跋。

萧景琰挂帅亲征。

列战英为副将,蔺晨为参谋。

大军日夜兼程,朝北地进发。

 

【九连环  胜诡谋】完

 

评论(140)
热度(1400)
 

© 阿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