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各有萌,缘来则聚。

【蔺靖】《诗一行》卷八《十里城》其六至其七

其六  六欲难断

 

第三次醒的时候,萧景琰才算是真正醒了。

睡了太久,对光线有点不适应,即便是帐篷里幽微的烛火,也让他忍不住眨了眨眼睛。

现在是夜里,他意识到。有什么打在帐篷上,簌簌作响。

大概是半夜飘落的寒意,凝成了点点雪子,那细微的声响,反而把这片静谧衬托得更加空寂。

蔺晨就坐在床边,大概是太累了,一只手撑着额头就睡着了。

萧景琰看他瘦了好多,整个人削下去一圈,下巴上长了一圈青色的胡茬,少了几分潇洒和风流,多了一些粗糙和狼狈。

还还是我认识的那个蔺晨吗?萧景琰想。

他看着看着,忍不住笑了,却突然看见蔺晨的一只手指上缠着纱布。

他想要伸手去摸蔺晨手上的伤,却突然被蔺晨猛地握住了手。

蔺晨睁开眼睛,一时间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然后他反应了过来。

“你醒了。”蔺晨看着他,听起来显然是松了口气。

“醒了,”萧景琰道,“我睡了多久?”

“两天两夜。”

“这么久?我还以为我只是闭了闭眼睛,打了个盹呢。”萧景琰道,然后笑了,“但是后来我想啊,我大概不只是打了个盹,要是只是打个盹,你的胡茬也不会都长出来了。”

蔺晨摸了摸自己的胡茬,大概也知道自己现在一定一脸狼狈。

“你个没良心的,我这还不是为了照顾你。”他瞪了萧景琰一眼,然后回身去熬药。

帐篷里生着炉子,很暖和。药早已炖好了,蔺晨把药壶放在炉子上热一热,然后重新倒入药碗里。

“来,喝药。”他一手揽住萧景琰,让他靠着自己坐起来。

“手指怎么了?”萧景琰看着他手上的伤。

“削竹箫的时候伤到了。”蔺晨把药碗送到萧景琰嘴边。

萧景琰喝了一口,立刻皱了眉头,撇开头去。

“苦。”

“这是药,药就是苦的。”蔺晨没好气地说,“你还以为这是吃糖呢。”

萧景琰想了想:“我想吃榛子酥。”

蔺晨被他逗乐了:“带的榛子酥早被你吃光了。这大漠荒烟的,我上哪里给你做榛子酥去?乖,喝药。”

萧景琰笑了:“没有榛子酥,我就不喝。”

他从小长在皇宫之外,跟父亲非常疏离,能够进宫见到母亲的机会也不过寥寥。小时候就没有父慈母爱承欢膝下的机会,长大了更不知道什么是撒娇,怎么撒娇。但是他知道,他刚刚对榛子酥的胡搅蛮缠大概是带着点撒娇意味的。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人面前,他就变得有点不像他了。

……或者那才是被他藏在内心里那个本来的他。

“真不喝?”蔺晨扬眉看他。

“死也不喝。”

“我可舍不得你死。”蔺晨说,突然仰头将汤药一口闷了。

萧景琰正惊讶他要作什么,却被他掰过脸来,嘴对嘴就往里灌。萧景琰一时没有料到,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含混的呜咽,便被又苦又浓的药味灌了满喉咙。

可是他还是药味的尽头尝到了蔺晨,比药更浓,比炉火更滚烫。

一口药灌完,蔺晨松开了他,可是他就是不愿松开,吮着蔺晨的舌头回味。

蔺晨亲了亲他的嘴唇:“稍微好了一点,你就来劲了是不是?”

“来劲。”萧景琰说,舔了舔蔺晨的嘴唇。

蔺晨笑了,用手指压住萧景琰凑上来的嘴唇。

“药这东西,少了治病,多了反而伤身,今天就喝这么多。”

蔺晨说着,起身放了药碗,让萧景琰侧过身,帮他拆了纱布,检查伤口。

“伤口怎么样?”萧景琰问。

“没有伤筋动骨,”蔺晨仔细看着,“但是也挺深,估计再有些日子才能完全愈合好。”

他帮萧景琰换好纱布,又让他半躺下来,然后去端了热粥过来给萧景琰喝。

萧景琰嘴上喝着粥,眼睛却盯着蔺晨。

蔺晨被他盯得没脾气:“你这是喝粥呢,还是喝我呢。”

“都喝。”萧景琰道。

“撑不死你。”蔺晨说,嫌弃地帮他擦了擦嘴边沾到的米粒。

待到喝完了热腾腾的粥,萧景琰的面色好看多了,不再苍白,泛着一点红晕。

大概是睡够了,喝了药,又吃了东西,终于缓过来了。

蔺晨放下心来,把萧景琰放倒在床上,打算去收拾药壶粥碗。

可是他刚刚起身,萧景琰突然伸手抓住了他的手。

“怎么了?”蔺晨问,怕萧景琰是不是哪里难受。

“不是说好了要给你奖赏吗?”萧景琰瞅着他,“我现在就给你。”

蔺晨愣了一愣,突然发现握住他的那只手一点也不老实,手指在的虎口处摩挲,带着薄茧子的指腹痒痒地擦着他的皮肤。他低头看萧景琰,萧景琰也抬头在看他,那双温玉一般的眼睛,映着帐篷里的烛火,暖得发亮。蔺晨心头一动,突然觉得满帐篷散发的药味居然带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气息。

疯了疯了,蔺晨想,现在是什么时候,什么状况,这人是个什么身体,居然还来撩他?

……而自己居然真被他给撩到了。多大的出息!

他吞了口口水,强行压抑下心头难耐的躁动,想挣脱萧景琰的手。

“急什么,你身体还没好全呢。”他道,“奖赏什么的,等你好了再跟你要。”

可是萧景琰就是紧紧扣着他的手,死抓着不放。

蔺晨看他,他就直勾勾地盯着蔺晨,眼睛黑得发亮,直把蔺晨看得口干舌燥。

这要是还能忍,他可真就是和尚了!

可是到底萧景琰身体要紧,而他蔺晨……忍人之所不能忍。

“好了好了,别逗我了,再逗下去,我可真把你给办了。”蔺晨定了定神,去拨拉萧景琰的手,“以后等你好些了,我们再……”

萧景琰却将蔺晨的手拉下去。

刚刚换完纱布,后颈露着,肌肤滚烫。他就将蔺晨的手贴在那里,

“我怕万一没有以后,我不想留下什么遗憾,”他直视蔺晨,“蔺晨,我想要与你做一次夫妻。”

蔺晨脑袋里轰的一声,就像是点了一簇冲天炮,直把他炸了个人仰马翻天翻地覆。

半是欲望,半是痛惜,半是生死不知,半是万劫不复。

一时间,心里那把疯草狂生乱长弥天泛滥着,酸甜苦辣爱恨痴愁,堵上心头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疯了就疯了吧,蔺晨想,就疯他个神魂颠倒惊心动魄千秋禅定一夜涅槃。

 

————

没想到灵魂派车手又被lof扣车了(好吧我开去围脖了……提示:有车!不到驾驶年龄的小伙伴不要进来哦

 http://weibo.com/1744736845/DxvBC7ktr?from=page_1005051744736845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_rnd1464356820503

 

 

评论(202)
热度(1473)
 

© 阿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