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各有萌,缘来则聚。

想夸夸你,竟词穷!!画中意境真如『一江明月碧琉璃』,美不胜收!❤❤❤

蕨草:

每次为 @阿不 《诗一行》萌得肝颤的桥段画图,一读新章太太总能让lo主撞见更萌的桥段,比如画了花好月圆买糖人,情丝绕就来了,画了情丝绕,战争戏就来了…………最近lo主觉得肝肾两亏,水笔用得还特快…………

P1入京,阁主选了匹老马优哉游哉地去往金陵,不想这一去就把心落在了那里。情境略有喜感所以画了匹老花马(掩嘴~正画着这张的时候,读了卷九阁主盲着眼骑汗血宝马离开十里城,依旧唱着歌,胯下已是宝马,却行向内心的反向孤独赴死,那会儿LO主简直要跟着阁主哭瞎…………

诗一行 卷一 三锦囊 其一 来时诗一行 

 

蔺晨来的时候,萧景琰正站在城墙上,远远看到他骑着一匹老马,悠悠而来。

仿佛全然不觉城墙上有人眺望,他只是自顾自半念半歌,好不逍遥。

“万丈红尘三杯酒,千秋大业一壶茶。”

-------------------------------------------

“沙场归来三年,我一次也没有梦到他。但是接到你的飞鸽传信的那天晚上,我便梦到了他。他对我说,蔺晨,当年我们可是打了赌了。你输了,你说过要帮我做三件事的。现在你难道要反悔?于是我早上起来,便去马厩选了这匹老马,我对自己说,若是这匹马还没有走到金陵就老死了,我便回琅琊山去,也不管他梅长苏高兴不高兴。可是若它走到了,那就是天意。天要我帮你,我就勉为其难帮你一下好了。”

“那么先生是想要它走到呢,还是走不到?”萧景琰问他。

“有什么关系,反正它走到了。”蔺晨道。


P2赏花宴初遇,总觉得不太满意,多么重要的初遇啊,如果有新构思准备重画……后文提及赏花宴柳氏也在,很喜欢她,卷九末看到她活得幸福安稳特欣慰,之前就觉得太太会让她和景琰重聚,果然,太太是个温柔的人。

诗一行 卷一 三锦囊

“梅长苏留下个破袋子,上面说着让你找我,你就还真的来找我了。”

萧景琰笑了笑:“先生说的,是也不是。”

“哦?”

“我和小殊一起长大,情同手足,我信小殊。他让我来找蔺先生,自然有他的道理。可是却不止如此。”萧景琰说,“我曾经在苏宅的赏花宴上听见你跟小殊谈论江湖情势朝中谋划战场布兵,蔺先生也许忘了,我却没有忘。那时我虽然只在远处听着,但是却觉得十分受教。”

关于那次赏花宴,蔺晨的记忆已经不甚清楚。那个时候朝中动荡,边境骚乱,梅长苏身命垂危。他和萧景琰第一次见面,便是在那样生死交关的关头。

那个时候梅长苏还没揭开林殊的身份,他强忍病痛和蔺晨看花论道,便是故意把一些计策谋划不着痕迹地讲给同在苏宅赏花的萧景琰听。

那个时候,萧景琰就坐在庭院那头。蔺晨隔着初樱枝头遥遥望见一张颧骨如削的英俊侧脸,见那个人修长的手指握着玉杯,似若有所思。

……他没有想过他会和这个人再有交集。


P3,雪阶,还没画完就看到卷十雨夜庭生跪在同一处石阶,太太的回忆杀真是用得太煽情……以及lo主虽然只会画黑白图,但还是会尽力找一些画面变化,但愿看官们不会无聊shi

卷二四杯酒 其六  四月雪

 

萧景琰是被蔺晨从雪里掏出来的。

他大概是跪着跪着就昏迷了过去,半边身子栽在雪里,却依旧维持着半跪的姿势。

蔺晨一边掏一边想:这活是没法干了!

他只是被梅长苏那家伙用个破锦囊从琅琊山骗来的,本以为打个“御用神探,奉旨探案”的招牌,来金陵当当大爷,吃喝玩乐也就是了。现在倒好,他不仅要挨冷受冻,没法睡觉,还要兼职守夜掏人。


P4春桃品酒,美而温馨的一幕!然而正画着卷九就来了!一个帐里一个帐外对饮离别的两人还要回忆杀,当时真觉得自己被杀死了…………

卷二 四杯酒  其十  四杯酒 

 

萧景琰闻着什么香气醒来,望见窗外已经天光大亮。

“殿下,你醒了。”庭生看到他醒了,脸一下子如这天光一般倏然亮了。

萧景琰笑了:“看我醒了都这么高兴?”

“当然高兴。能睡能起,说明殿下身体好了些了。”庭生扶他坐到窗边。

“是啊,我早就说过我已经大好了,就是你们几个,怎么也不准我出去。”

当然,罪魁祸首是蔺晨。蔺晨给他下了禁足令,列战英和庭生居然就不折不扣地执行起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两个都这么听蔺晨的话了。

突然萧景琰想起来别的什么。

“院子里什么东西?好香。”他好奇地问庭生。

“殿下猜猜。”庭生调皮地笑笑,就是不告诉他。

“猜不着。”

“是春桃。”庭生说,“是蔺先生,他在咱们院子里种春桃呢。”

庭生说着,推开了窗扉。

春天就这么一下子涌了进来,夹带着院中一片勃发的绿意,和让人沉醉的暖酥酥的阳光。

不就是病了几日吗,萧景琰想,他居然把最后的冬日都病过去了。

阳春四月就这么来了,威风凛凛夹枪带棒的,把冬日的阴冷寒气全部都赶到不为人知的角落里去了。

“蔺先生为什么在咱们院里种桃花?”他问庭生。

“先生说咱们府邸的院子什么都好,就是少了些漂亮的花花草草,少了些颜色。樱花固然好,可春深了容易谢,所以要栽些可以在春天里红红火火开得热闹的,那么就是春桃最好了。蔺先生还说,他之前和你约好了,等到金陵的春桃开了,要和你一起好好喝一杯的,可是你现在出不去,他又特别特别想喝酒,于是干脆把桃花种到咱们院子里来了。他说,殿下不能遵守约定,他却不能不履约。”

这个蔺晨!

之前为了照顾自己的病情,蔺晨实在是懒得靖王府客栈两头跑,干脆包袱一夹,把客来楼的房间退了,搬到靖王府来了。但是据说,真正的原因是因为客来楼没法系马,有个急用的时候真的不太方便。

总之,蔺晨就这么大张旗鼓地搬来了。

张总管赶紧把靖王府花园旁边的厢房给收拾了,让蔺晨住。

别那么客气,随便整理下就好,蔺晨对张总管说,我就是个客人,来随便住几天而已。

但是事实可完全不是像他说的那样。

听庭生说,昨日还看见张总管拿着张单子,向蔺晨请教。上到家宅风水,庭院构造,下到吃食穿衣,往来送礼,蔺晨都给一一指点了一番,俨然他才是这个大宅子的大总管。

正想着,列战英进来了,端着一壶酒。

“殿下你怎么起来了,蔺先生不是让你多睡一会儿嘛。”他放下酒,想了想,又道,“也好,蔺先生说了,殿下也需要晒晒太阳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怎么回事?”萧景琰眯起眼睛看他,“我之前一直还以为你看不惯蔺晨呢,现在怎么言必称先生。”

“您看,慢慢地这不也就看惯了嘛。”列战英挠了挠后脑勺,不好意思地笑了,“再说了,蔺先生就是嘴巴毒了点,又不爱受拘束,但心却不坏。而且他连着帮殿下解了两件大案,这次还救了静妃娘娘,还衣不解带地帮殿下看病,我怎么还好计较那些小事呢。”

“哦,对了,这是蔺先生让我给您的,”他把酒壶和杯子递给萧景琰,“蔺先生说,就在靖王府里喝酒看花也不错。”

冬天终于是完全过去,天空被云朵擦洗得清澄碧亮。

满园粉云一般的桃花就在这样碧色中热烈绽放着,仿佛少女颊上遮不住的嫣红欲语还休。

萧景琰一边欣赏着桃花,一边将杯子递到了唇边。

“咳咳。”

他咳了两下,惊讶地瞪着杯子。

“什么酒?这明明是药!”

窗外传来了那个人的朗朗笑声。

“一个病人,还想喝酒?想得倒美。”那个人说。

有桃花瓣从窗外飘入,倏然落在酒杯中,微微荡漾出一丝涟漪,就像是不自觉地爬上萧景琰唇角的浅笑一般。

他共那个在窗外的人同举杯。

……一饮而尽。

 

绘图参考:元 任仁发《二马图》、宋 佚名《骑士猎归图》、元 钱选《牡丹图卷》

接下去要画战神琰战神琰!!!

以及一刷主页,太太又更新了嘤嘤嘤!




评论(4)
热度(364)
  1. 受粉楼苏阿不 转载了此图片
 

© 阿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