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各有萌,缘来则聚。

【谭赵】《美丽人生》3

【3】小赵医生,送得温暖,救得性命

 

“你是怎么知道的?”看赵启平大包小包地进了他家,谭宗明问。

“包奕凡在私讯里找我,说他有朋友骨折了,吃什么比较好,我看他这个问题还比较诚恳,就问他是什么人骨折了,老中青年小朋友能吃的东西都不一样。”

“他怎么说?”

“老年人。”赵启平回答。

好个包奕凡啊,为了搭讪,居然拿自己当俏皮话说。

“年轻着呢。”谭宗明没好气地嘀咕,“我就是不小心罢了。”

“我知道。所以你看,我这不是来给你送温暖来了吗?”赵启平在流理台上放下大包小包,“来,我看看你的腿。”

 “找医生看过了,没大事。”谭宗明说,可是还是被赵启平按着在沙发上坐下了。

赵启平仔细检查了一下他的伤腿:“片子拍了?”

“拍了。”

“片子哪儿呢?我瞧瞧。”赵启平问。

“真没事。”谭宗明说,但是拗不过赵启平。

赵启平朝着灯光仔细研究着片子:“伤了怎么不来找我,我不就是骨科的。”

谭宗明怎么好意思告诉赵启平他跟包奕凡之间幼稚的较量。

“你那么忙,我哪里好意思麻烦你。”

“麻烦什么。”赵启平道,终于放下了片子,“这么看倒是没大事,但是最好再仔细检查一下,以免留下陈伤,以后老了可有得受。”

他在谭宗明侧面的沙发上坐下来:“哥可以考虑找个懂行的医生,平时多咨询咨询如何避免运动伤害。”

“我考虑考虑。”

“还考虑?”赵启平笑了,示意自己,“这儿不就有一个?”

谭宗明看着他摇头:“不行不行,医学博士,副主任医师,得花我多少钱啊?”

“抠门。”赵启平笑了,“送的。”

说着他站起来,脱了外套,搭在沙发上,然后去厨房找了围裙穿上,折腾起他带来的那些大包小包的食材来了。

没想到,赵启平穿着白大褂挺专业,穿起围裙来也像模像样,一副新时代好男人的气息。谭宗明凑过去看,见他生火起锅,开始煲汤,熟门熟路。

“看不出来,我们小赵医生还会做饭啊。”谭宗明道。

“我平时可宅了,休息日懒得出门,就在家一个人看看书,一个人煮东西吃。”

“我还以为你很多约会。”

“说了我没女朋友。”赵启平头也不抬。

谭宗明突然想起了包奕凡说过的那个大前提。他的喉结动了动。

“那……男朋友?”

赵启平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然后低下头去下汤料:“也没有。”

不知道为什么,谭宗明松了口气。如果赵启平答“有”,说真的,他还真不知道要怎么接话才好。若是其他人生问题,他这个当哥的还能帮着参谋参谋。但是恋爱问题,不论是喜欢男的喜欢女的,全是个人自由,轮不上别人插话,就算是他这个当哥的也不行。再加上,他谭宗明也远不是什么恋爱大师,并插不上什么嘴。

“奇了怪了,”他往后挪了挪,打量赵启平,“这么盘正条顺一帅小伙子,还是医学博士,你们医院里那些小护士也太没眼神劲儿了吧?”

赵启平抿嘴笑了,却没打算答话,只是推推他:“你一伤兵老爷还这么不老实,赶紧给我坐着,别在这里挡路。”

于是谭宗明只好拉开了流理台旁的椅子坐了下来。

不一会儿,平时的冷锅冷灶的屋子就香气四溢起来。刚刚明明还不是很饿的谭宗明,突然就觉得有些饿了。虽然他并没有包奕凡那么喜欢自虐,但是创业繁忙,又多年都在国外,没有天天吃上中餐的命,更别说在家里开火煮饭。就连给他煮饭的阿姨,也只是做好了饭,然后用保温膜包好了,放在冰箱里。他有时候很晚回来,就打开冰箱,用微波炉热一热再吃。

这样坐在桌前等着饭菜做好的日子似乎离他已经很远了。自从读大学开始,也就是放假回家的时候才能吃上他家老太太做的饭了。至于后来南征北战的时代就更不用说了。

在事业有所成就之后,谭宗明在市里投资了好几处房产。他想要把其中一个别墅给父母住。可是他爸妈却怎么也不肯搬出老房子。

“家里老房子那么大,还不够我们两个老的住的?而且处了那么多年的老街坊了,那么熟那么亲热,要去哪里再找?”他家老太太如是说,“再说了,你们那种房子,门一关,冷冰冰的,就连一点烟火气也没有,我们住不惯的。”

谭宗明突然想起很久以前。那个时候赵启平的妈妈总是工作到很晚,或者要上夜班。有时候一放学,谭宗明就直接把赵启平接回自己家来。赵启平趴在桌前做作业,谭宗明就在他旁边支着半个胳膊看漫画。他的母亲在厨房里做饭,忙得热火朝天。老电扇咯吱咯吱响着,在旁边慢慢悠悠地晃着脑袋,这声音听得谭宗明也慢慢乏了起来。胳膊一松了劲,脑袋就往下掉,一个激灵,刚刚才合上的眼皮立刻又睁开来,却不小心和赵启平那双亮晶晶的眸子对上了。

他瞪着赵启平:“不好好写作业,看我干嘛?”

赵启平的耳根红了,嘀咕:“……才没看哥。”

对啊,赵启平这小子为什么看他?谭宗明正疑惑,然后看见了掉在桌上的书。

“好啊,你不写作业,居然偷看我的漫画。”他瞪赵启平,赵启平就冲他做个鬼脸。

好啊,今天他正好教育教育这小子,谭宗明想着,冷不防脑袋上挨了一个爆栗。

他亲娘拿着鸡毛掸子,叉着腰站在他背后:“我让你指导平平写作业,你呢,就知道看漫画,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小子。”

“哎呀我的亲娘,您就饶了我吧。”

谭宗明仍然记得自己上下乱窜躲鸡毛掸子的狼狈,还有赵启平挡在他们母子中间,苦苦求着“谭阿姨,谭阿姨,不要打明明哥”的手忙脚乱。

真是一屋子鸡飞狗跳,谭宗明想。但是在他的心窝深处,他明白他家老太太说的意思。

烟火气。那是一个多么热闹又温暖的词。

那代表着暖意融融。那代表有爱的人在。那代表可以回去的地方。

那代表,家。

和包奕凡家难吃得和猪食有一拼但是包奕凡却年年都一定会飞回去绝不缺席的圣诞晚餐一样,都是家。

有时候他想,他家老太太整日里唠叨个没完,不是担心他无法结婚,而是在担心他工作太忙而耽误了自己人生里同样重要的事,担心他无法拥有一个属于他自己的,真正的家。

正出神,有什么被放在他面前。谭宗明回过神来,发现是半碗热腾腾的汤。

“尝尝汤头。”

谭宗明舀了一勺子。一口下去,顿时有种五脏六腑突然觉醒的感觉。鲜美醇厚的汤仿佛从他的舌苔里渗进去,带着喷香暖意汩汩流动到了他心口。

赵启平看他:“怎么样?”

“绝了。”谭宗明惊讶。赵启平笑了,露出一口白牙。

“能入得了谭总的口就好。”他说,带着一点小得意。

“你这小子哪里学了这手艺?”谭宗明觉得奇怪。赵启平的妈妈工作上是专家,但是烧饭就不怎么行了,充其量也就比包奕凡家那位好一点吧。赵启平小时候瘦得跟个杆子似的,自家老太太总觉得是因为那孩子没吃饱吃好,所以总让谭宗明把赵启平接到自己家来吃饭。

“我这叫无师自通。”赵启平说。

谭宗明已经喝完了汤,把碗一递:“再给我来一碗。”

“就一碗啊,后面菜还多着呢,留点肚子吃。”赵启平又舀了一碗给他,“我再做两个菜,等汤炖好了,我们就可以吃饭了。”

正说着,门铃响了。

谭宗明这才想起来他还点了外卖。

“不知道你会来给我送温暖,还点了外卖。”谭宗明道,打算起身去应门,却被赵启平按住了。

“残疾人给我乖乖坐着。”赵启平说,掏了钱包去开门。

“臭小子快来给我开门……”门一开,门里门外的人却都愣了一愣。

门口那个圆滚滚的阿姨显然不是外卖小哥。当然,旁边那个瘦瘦的老先生也不是。

谭家老太太惊讶地看着赵启平:“平平,你怎么在这里?”

 

+++

 

谭家老太太战斗力那叫一个强,一个顶俩。

谭宗明早已不是上下乱窜躲鸡毛掸子的年纪了,但是他亲娘依然是他的克星。若不是现在脚上有伤,谭宗明势必得要跪下听训。

大家都说,每个男人的人生里都必须有三个女人。

母亲,妻子,女儿。

可是谭宗明无需三个,光他家老太太一个就已经够他受的了。

“说,你明明回国了为什么不回家?”谭家老太太一拍沙发扶手,“若不是跟我一起跳广场舞的王家阿姨跟我说看见了你,我还不相信呢。”

“我……”谭宗明坐在那里,大脑仿佛F1车速一般飞旋,妄图寻找一个不太伤害他亲娘感情的借口,没想到赵启平却接过话去。

“谭阿姨,哥刚回来脚就伤了,他是怕回了家,你跟谭叔叔看见了反而让你们担心,所以想要让我帮着看看,等养好伤再回去看你们。”

好小子,救我一命,谭宗明想。

抬起头来,却看见赵启平一脸正经,只是嘴角不着痕迹地微微翘起。

听了赵启平的话,谭家老太太这才脸色缓和了一些。谭家老先生也赶紧出来打圆场:“对啊,老伴,儿子肯定有苦衷的。再说了,有平平一个骨科医生在这里照顾,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赵启平站起来:“光顾着说话了,菜还在锅里呢。叔叔阿姨留下来一起吃饭吧。”

外卖迟到了整整一个小时,遇上了晚高峰,堵在路上,没有办法。

等到外卖小哥到的时候,赵启平已经做好了五菜一汤,摆了满满一桌。外卖姑且先塞进了冰箱里,等到日后再做处理。

谭宗明他爸爱好不多,就爱饭前小酌一杯。

谭宗明想陪他爸喝一杯,赵启平赶紧给他把杯子夺了。

“脚伤着呢,不准喝酒。”

谭宗明无奈:“好好好,听你的,不喝。”

“你看看,还是平平考虑得周到,”谭家老太太喝一口汤,惊讶不已,“平平,你啥时候做菜做得比阿姨我都要好了啊?”

“哪里能跟谭阿姨比,我这都是雕虫小技,还要跟谭阿姨多多学习。”

“哎呀,我们平平嘴就是甜,跟某人不一样。”

谭宗明不服气:“我才是您亲儿子吧,您怎么不夸夸我呢。”

“你看看你,快四十岁的人了,结不了婚,还连个女朋友都没有。我怎么夸你?”

“他也没有女朋友,您怎么不说他?”谭宗明想把社会主要矛盾转嫁到赵启平身上。

“我们平平人长得又帅,又会做饭,倒追的姑娘一大堆,我们四邻街坊都知道的呀,最近还有个有钱的漂亮小姑娘天天追到门口来。平平不找,那是他标准高。”

“倒追我的人也不少啊。”谭宗明不服气。

“人家那是看中你的钱。”

“妈你怎么说话呢。”谭宗明差点被他亲娘噎得说不出话,“怎么,除了钱,我就没有别的优点了?”他看向赵启平,“你说。”

赵启平想了想:“很多钱。”

这小子!谭宗明瞪他。赵启平就笑着冲他扮了个鬼脸。

“哥全是优点。”然后他说,“真的,哥在我心里是最好的。”

“现在才补救,晚了。”谭宗明没好气地说。

于是赵启平给他夹了一块炖得汁水四溢的大猪蹄:“吃了这个,哥就原谅我好不好?”

 

+++

 

吃了晚饭,谭家二老就回去了。

谭宗明保证等到腿一好就回去看他们。再加上,反正现在回国了,不像在国外的时候那样遥不可及。都在一个城市,也不是很远,随时过来看儿子也很方便。

赵启平想要替谭宗明送两老回去,可是谭家老太太拒绝了。

“不要送不要送,我们吃了饭刚好轧轧马路,等走累了就打车回家,不要太适意。再说了,”她看了自己那个让人操心的儿子一眼,“比起他啊,还是我们两把老骨头硬朗得多了。”

于是赵启平留下来,把桌子收拾了,又开始洗碗。

赵启平洗碗的时候,谭宗明想要过去帮把手,赵启平却不让他插手。

“我是伤了腿,又不是伤了手。”谭宗明说。

赵启平瞅瞅他那金鸡独立的姿势:“你这是帮忙,还是添乱呢。”

谭宗明笑着抢了一个盘子过来:“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于是赵启平只好由着他了。谭宗明一边擦盘子一边道:“我说,小赵医生,以后等你有了对象,可不能这样大包大揽的,会把她惯坏的。到时候就有你苦头吃了。”

“我乐意。”赵启平道。

谭宗明摇头。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又想起来包奕凡。

包奕凡这小子还真是捡到宝了,他想。赵启平还真算是个十项全能男朋友……假如他愿意当包奕凡的男朋友的话。

也不知道,在打败了自己这只拦路虎之后,包奕凡之后的追爱之旅是否能顺利些。

谭宗明和包奕凡朋友多年,包奕凡的魅力他很清楚。风趣,迷人,举重若轻。而且他身上还有谭宗明没有的东西。厚脸皮,或者说,谜之自信,就看你从哪个角度看。就像是谭宗明说的,一个机会主义者。只要是包奕凡想要的,拿定了主意的东西,绝不会那么容易放弃。但是赵启平……真的会为包奕凡动摇吗?

谭宗明看着旁边正在认真洗碗的赵启平,突然有点很想知道他怎么看包奕凡,想知道他是否也和大多数人一样,也认为包奕凡风趣,迷人,就连他的厚脸皮,也带着谜之可爱。

正想着,突然手机震动了一下。谭宗明擦了擦手,掏出手机一看,是包奕凡发来的讯息。

“老谭,帮帮忙,刚刚想要给我的真命天子发个晚安问候,突然发现小赵医生已经把我拉黑了。”包奕凡在讯息里说。

谭宗明忍不住惊讶地看向赵启平:“你把包奕凡拉黑了?”

“有些人,听不懂拒绝。”赵启平头也不抬。

说不上是为什么,谭宗明突然松了口气:“所以……你真对他没意思?”

赵启平停下手头的东西看他:“怎么,哥要给我做媒?”

“没有没有,”谭宗明说,“我是怕你们两个人有什么误解。我跟包奕凡也很多年朋友了,他大多数时候都是个绅士,小部分时候是冒险家,当他特别执着于什么的时候。”

“包奕凡……是个有趣的人,但永远不可能是我喜欢的人。”赵启平想了想说,“如果让哥难做了,要不我找个时间把他约出来说清楚。”

“不用,他这个人决定了的事情,不听劝的,除非他自己能想通。”谭宗明说,“我跟你说,关于这个,他有一套传家的跑步理论。”

他把包奕凡的那套跑步理论讲给赵启平听。

“你说,明知道对方不喜欢你,还要追着对方跑,是不是很傻?”他摇头。

赵启平笑笑:“这世界上要全是聪明人,该多无聊。”

谭宗明摇头:“被你一说,当傻子似乎还是件好事。”

赵启平就问他:“那哥呢,是聪明人还是傻子?”

不知道为什么,赵启平的话让他想到了安迪。

要说他对安迪一点好感也没有,那是假的。包奕凡看出来了。包奕凡是个聪明人,早就察觉他对安迪有意思,也许在谭宗明自己发掘之前。但正因为包奕凡是聪明人,他从不在安迪面前点破,只是偶尔撩拨谭宗明一下,让他早日对安迪表明心意。可是这么多年,谭宗明并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他想,如果安迪喜欢他的话,早两百年就喜欢他了。可是从商学院同学开始,他们认识也有十年了,却依然维持着朋友之谊。安迪并不是一个喜欢和人亲近的人,但是和他们两个却关系很好。抛开深情厚谊,其中有一层原因,大概是因为包奕凡喜欢的是男人,让安迪觉得安全。而谭宗明……安迪大概从未把他当做男人。在安迪的眼里,他永远是亲爱的老谭——那个温暖的胖子。安迪是个事业上的好伙伴,人生中的好朋友,而他不想因为这点冲动把其他的都毁了。

所以谭宗明……大概算个固步自封的聪明人吧,他想。

“怎么,出神了?哥是想到谁了?”赵启平看着他,“喜欢的人?”

“没。”谭宗明回过神来,赶紧否认。

“话说回来,离哥的生日也没几个月了,哥你可得加油啊,”赵启平笑道,“哥还记不记得那个时候你说,你要是到了四十岁再找不到喜欢的人,就跟我凑个堆。”

谭宗明惊讶:“我说了这话?”

“说了啊,就在你说你才不要做什么四中东门扛把子之后。”赵启平道。

这么一说,谭宗明记起来了。自上了高中,谭宗明的身高体重和他的霸气一起增长。想想看,一个一米八几的大个儿,又高又壮,从谁也打不过变成谁也打不过了。那个时候有人大闹学校东门外的小吃一条街,谭宗明好好教训了他们一回。之后一段时间,人称他为“四中东门扛把子”,他带赵启平去东门吃饭,吃面点大碗绝对给超大碗,吃饺子都多附送几个。

“你居然还记得。”谭宗明大笑。

“都在这儿哪。”赵启平敲敲左胸。

谭宗明眯起眼睛:“所以你不找女朋友,该不会是真要等我到四十岁吧?”

“本来不想承认的,被哥猜中了就没办法了。”赵启平笑笑,“所以哥要加油啊,可别让我有机可乘。”

谭宗明摇头:“你这小子,都学会调戏你哥了。”

洗好了碗,时间也不早了,赵启平准备回去,谭宗明送到门口。

“别送了,哥,”赵启平拦下他,“腿伤着,不能老动。还有,明天必须去我那里报道,我再给你仔细检查一次。”

“啊?”

“你去看的那个医生我认识,是我在医学院的师弟,专业很强,但是对于运动伤害不是专家,我会跟他打个招呼,你之后来我那里复诊就好。”

 “本来不想给你添麻烦,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吧。”说着,谭宗明突然想起饭桌上自家二老说赵启平每年都要接他们去体检的事情,“说起来,这些年我还得谢谢你呢,我知道我爸妈,特别是我爸,老不爱看医生,谢谢这些年多亏有你看着他们。”

“说什么呢。”赵启平说,“小时候谭叔叔谭阿姨这么照顾我,这几年你不在他们身边,我又住得近,只是随手帮忙罢了。再说了,哥你也别光说谭叔叔谭阿姨,小时候哥你自己不也不爱看医生。这就叫,有其父必有其子。”

“现在乖了,”谭宗明指指自己的腿,“我保证,明天我一定去看小赵医生。”

 

+++

 

第二天谭宗明果然乖乖起了大早,叫了司机小胡,给他送到了医院。

赵启平正给他检查着,突然谭宗明的手机响了。

谭宗明接起来,听见包奕凡在手机里嚷嚷:“谭宗明,怎么你也把我也拉黑了?怪不得讯息都发不过去。”

“跟你说了我不负责听你的恋爱烦恼。”谭宗明说。在包奕凡和赵启平的对弈上,他当然站赵启平这边了。谁叫赵启平是他弟呢。

“你说过输了比赛就不插手这事的。”

“我说了我不阻拦,可我没说我要帮忙。”

“你……哎给我气糊涂了,我找你不是为了这事,”包奕凡说,“我找你是为了安迪。”

“安迪?”谭宗明心跳了一下,“安迪怎么了?”

“她进派出所了。要不是刚刚派出所的民警打电话给我,我还不知道呢,”包奕凡说,“我现在人在英国做路演,你赶紧去救驾吧。”

 

评论(110)
热度(1257)
  1. 翩若阿不 转载了此文字
 

© 阿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