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各有萌,缘来则聚。

【谭赵】《美丽人生》4

【4】长得不帅的,打架输仗的,也敢叫安迪

 

谭宗明去派出所的时候,安迪已经被别人接走了。

鉴于包奕凡还在英国,这个人显然不是包奕凡。谭宗明想去看看是谁把安迪接走的,但是警察同志不给他看签字记录。

“你是那位小姐的什么人啊,我怎么能随便给你看她的记录。”

于是谭宗明赶紧给安迪打电话。安迪告诉他,她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

“上午就不进公司了。”安迪在电话里说,“我洗个澡,修整一下,下午再回去,公司的事情肯定耽误不着。”

“都什么时候了,还什么公司事务不公司事务的,”谭宗明说,“我只关心你好不好。”

“我没事,就是有点累。”安迪说。

“我在赶来你家的路上了。”

“你腿伤了,就别到处跑了。”

“晚了,”谭宗明说,“要是怕我担心,你就别把自己折腾到局子里。”

“让你担心了,老谭。”安迪说,“还有,你真的别来看我了,我没事。我们下午公司见吧。”

可是不见上安迪一面,谭宗明总是觉得有点放心不下。再加上小胡也把车子开到安迪家附近了。拐过弯,车子就进了安迪住的那个小区。谭宗明正要叫小胡把车开到楼下停下,却突然看到了什么让他惊讶的情形。

安迪就在楼下,她头发乱糟糟的,鼻梁上紫了,一只眼睛青了,衣服袖管裂开一道,看上去就像个疯婆子。但是让谭宗明惊讶的不是这些。

安迪正扒着一辆车的车门,一只手放在车盖上,仿佛在跟车里的人说什么。她的脸上带着笑容。阳光太强烈了,映照在那辆车的车窗上,看不清车里的人。但是谭宗明知道那里坐着一个巨大的威胁——一个可以让安迪这样笑的人。

他很少见到她露出这样的笑容,仿佛阴霾褪去的天空。然后他看见安迪另一只手伸进车里,似乎在和谁握手。等等,那个最讨厌和人亲近的安迪?

小胡咳嗽了一声:“现在怎么办,谭总?”

谭宗明靠在后座椅背上:“回去吧。”

在车子驶出那个小区的时候,谭宗明终于觉出来自己跟安迪之间的关系到底是什么:

一个好朋友,也依然只是朋友。

 

+++

 

安迪下午果然来了公司,尽管谭宗明嘱咐她在家好好休息。

她戴着墨镜,大概能够阻挡眼睛和鼻子上的青肿,但是有一只胳膊奇怪地半搭着,引起了谭宗明的注意。

“手怎么了?”

“不知道,大概是扭了。”安迪回答。

谭宗明伸手去摸她肿起来的地方。

“哎,疼。”安迪连忙说。

“大概?”老谭又问她。

这次安迪承认了。

“真扭了吧。”她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等我到了派出所,才发现胳膊疼得厉害。”

“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会跟人打架?”谭宗明不止一点好奇,“你平时不是最讨厌暴力吗?你总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转头走人。这次怎么跟人动起手来了?”

“人再三犯我,”安迪嘀咕,“再忍我还算人吗。”

“好吧,那是赢了还是输了?”谭宗明说。

“当然赢了,”安迪说,“长得不帅的,打架输仗的,也敢叫安迪?”

“出息。”谭宗明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没见过挂彩成这样的赢家。”

“我吃到教训了。”安迪说。

“哦?什么教训?”

“我要去学泰拳,下次保证少挂彩。”

“还有下次?”谭宗明说。

“谁知道呢。”安迪耸了耸肩。

安迪身上再起一种变化。他说不准,但是他感觉到了。也许只是错觉。

“进了局子,怎么不打电话给我?”谭宗明问她。

“你不是腿伤了吗,应该好好歇着。”安迪说,“不就是睡个派出所,算不了什么。我小时候什么样的地方没睡过。再说了,后来有人来接我了。”

“谁?包奕凡那小子不在国内。”

“一个朋友。”安迪说。

“哟,回国才一个多月就认识新朋友了?”谭宗明问。

“准确来说,是昨天晚上才刚刚认识的。”

“男朋友?”

“说什么呢,”安迪说,却忍不住笑了一下,“是一个有趣的朋友。”

说起那个人来,安迪又露出了那种笑容。

谭宗明看在眼里,却在心里暗暗腹诽。

一点也不有趣,他想。

 

+++

 

“这是安迪,我新招的CFO。”谭宗明给赵启平介绍安迪。

CFO是公司的重要资产,当然要好好保护。安迪的手扭伤了,谭宗明第一时间想到了我们的骨科专家赵启平。

“我和安迪在美国就认识了,商学院的同学。最近国内正需要招兵买马,就将她挖过来了。”谭宗明说,转头又想给安迪介绍赵启平,可是安迪打断了他。

“我知道这位是谁,赵启平,骨科大夫,医学博士,副主任医师了。最重要的,”她看了眼谭宗明,“我们老谭的竹马。”

“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谭宗明大惊。

“你都不知道包奕凡那小子跟我叨叨了多少遍他的真命天子了。我听得耳朵都快起茧了。”她上下打量了一下赵启平,“不过看来,他并不是你的真命天子。”

“听你口气,我怎么觉得你一点也不同情他。”赵启平说。

“一直以来,只有他一个人情场得意,我和老谭都两个情场失意,”安迪说,“也想看看他情场失意时候是什么样。”

赵启平和谭宗明交换了一个眼神。赵启平说:“我觉得我开始喜欢她了。”

“别,”安迪说,“我对加入什么三角狗血恋情一点兴趣也没有。”

赵启平大笑。

“坐吧。”他示意安迪坐下,示意了一下手臂部位,“是哪里疼?这里?”

他想去摸摸安迪手臂扭到的部位,但是安迪反射一般瑟缩了一下,赵启平没碰到她的手。

“别怕,”他温和地说,“不疼,我只是先确定下是什么问题。”

“不是,”安迪有些尴尬,“我只是……不太习惯和人亲近。”

赵启平愣了一愣,抬起头看谭宗明。谭宗明朝他点了点头。

“别紧张,放松。”赵启平看向安迪,“如果你愿意,你可以把我想象成一棵树,一阵风也行。”

赵启平的声音低沉而温柔,有种让人安定的力量。安迪放松了一些。

“是这里疼吗?”赵启平说,“这里?这里呢?”

专家果然是专家,不一会儿赵启平已经基本了解安迪的情况。

“这两天不要拿重的东西,切菜翻锅这种费手的活儿也别做了。”赵启平说。

“我不会做饭,也完全不懂厨艺,所以没有这方面的顾虑。”安迪说。

赵启平一愣,然后笑了:“就是提醒你一下,伤筋动骨一百天,不要跟我们谭总一样,自己还伤着腿呢,还满城乱跑。”

“明明说了叫你不要陪我了。”安迪看向老谭。

“你是我们公司的宝贵财富,不亲耳听到小赵医生说你没问题,我怎么安心?”老谭回答。

赵启平把病历卡交给小护士:“让护士带她去拍个片子,只要确定没有骨裂,就是普通的扭伤,基本就没有大事,好好养着就行了。”

看安迪去拍片子,赵启平就从诊室出来,去了露台。

谭宗明跟出来,看赵启平掏出烟来:“医生还抽烟?”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特别想抽。”赵启平自己点了,直到吐出烟来,才回答。

又递了一根给谭宗明:“抽吗?”

“不了。”谭宗明说,“自从开始练铁人三项之后,就戒了。”

“说起来,第一支烟,还是从哥那里偷的。而且在医院里,看了太多生离死别,有时候就会想抽两口。没想到倒是哥,说戒就戒了,真是钢铁般的意志。”赵启平笑笑,“有时候特羡慕哥,觉得哥真了不起,追求自己的目标,勇往直前,永不退缩。”

“哪有你说得这么厉害?”

“你忘了?那个时候你说,你才不要当什么四中东门扛把子,你要当整个上海滩的扛把子,看,哥做到了,”赵启平衔着烟的手指在天空底下的城市图景上画了一道,“从空无一物上,建立了自己的帝国。”

“也并非事事勇往直前。”谭宗明感慨。

赵启平微微一笑:“比如说,在感情上?”

“别胡说。”

“胡说不胡说,让我摸了就知道。”赵启平说,突然伸手抓住了谭宗明的手。

“干嘛呢?”谭宗明说,却只是由着赵启平。

“你知道别人叫我什么?”赵启平冲他眨眨眼睛。

“什么?”

“骨科小王子。”赵启平沿着他的手掌往上摸,“我的其中一个绝技是:摸骨知心。”

谭宗明显然没当真:“好啊,那我的骨头告诉你什么了?”

“哥的骨相告诉我,哥遇上喜欢的人了。”赵启平眯着眼睛,“让我再摸摸,嗯,那个人的名字是……安迪。”

谭宗明大惊:“包奕凡出卖了我?”

“是你的心跳出卖了你。”赵启平放开了他的手,“刚刚我说到安迪这个名字,哥的脉搏明显变快了。”

原来如此。

“好小子,居然敢戏弄我。”谭宗明拍了一下他的后脑勺。

赵启平委屈地揉揉后脑勺:“这实话还不让说了。”

谭宗明沉默了好一会儿,突然拿过赵启平手上的烟,叼在嘴里就猛吸了一口。

赵启平就趴在栏杆上,望着城市之上湛蓝的天空。

“还记得吗,小时候哥曾经跟我提起过,说以后喜欢的人是什么样的。你说你喜欢的人,一定是笑起来很好看,做饭很好吃的人。可是这位叫安迪的小姐既不太爱笑,也完全不会做饭,但哥还是被她吸引了。所以我想,哥这次大概是真的遇着喜欢的人了吧。”

谭宗明叹了口气:“刚刚你也看到了,安迪有她自己的问题要操心,而我一直没有信心,自己是可以突破她心防的那个人。再说,这么多年我们都是朋友,现在我才跑去跟她表白,是不是晚了点?”

“不晚,哥这不是还没到四十岁吗。”赵启平转过身看着他,“能在四十岁之前遇到喜欢的人,多好,不然就得跟我这个孤家寡人凑作堆了。”

谭宗明被他逗乐了。

“不过安迪现在似乎有正在约会的人。”顿了顿,他说。

“她承认那人是她男朋友了?”

“倒还没有。”

“那哥就还有机会。”赵启平说。

“你觉得我和安迪之间真有可能?”

“如果真的喜欢,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可能,就值得花百分之一百的努力不是吗?”赵启平笑笑,“也许包奕凡那套传家的跑步理论,哥也能用得上。”

“你觉得我能跑赢别人?”

“问我这个谭宗明的坚定粉丝你算是问对人了。不过啊,”赵启平瞧瞧他的腿,“想要跑赢别人,哥先得养好腿伤。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知道了,”谭宗明瞪他一眼,然后把烟还给他,“啰嗦。”

好吧,当了一辈子聪明人,也许当次傻子也不错,谭宗明想。

 

+++

 

谭宗明又把包奕凡从黑名单里移出来了。不过他马上后悔了。

“我的未来男朋友没有被别人追走吧?”

“有没有强敌出现?”

“我过两天就从英国回来了,你要帮我好好看着他哦。”

……尽是这些毫无营养的内容。

谭宗明发了个短讯过去:“我决定向安迪表明心意。”

那个话唠包奕凡突然沉默了,然后一下子,短讯仿佛暴雨一般袭来。

“哇,我是不是眼花了,还是世界末日要到了?”

“这么多年,谭大大您终于开窍了?”

“太不容易了,你是怎么想通的?”

谭宗明没好意思说他是被赵启平的话点醒了。

是啊,快四十岁了,人生都快过去一半了。不是现在,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再等下去,别人都跑到他前面去了。而且虽然他之前的感情经历几乎全部都以失败告终,也并不代表这次他一定会失败。

赵启平说得对,如果他真的喜欢安迪的话。即便只有一分可能,他也应该付出一百分的努力。

“你准备什么时候说?”包奕凡问他。

“没想好,我这不还得酝酿酝酿要怎么说吗。”

“还酝酿?”包奕凡说,“再好的酒,酝酿这么多年,都该馊了。要我说,一鼓作气,告诉她你喜欢她呗。”

下个礼拜,不,明天,谭宗明想,就找安迪,一鼓作气把话说清楚。

正想着,突然有人敲了敲门。

“发什么呆呢?”安迪正靠在门边看着他,吓得谭宗明差点掉了手机。

“没,没什么,跟包奕凡瞎聊。”谭宗明说,做贼心虚地把手机面朝下放在桌上,“什么事?”

“哦,想跟你打个招呼,明天那个跟会计师的会,我不去了,我找了财务部总经理替我去。”

“怎么了?”

“明晚……约了人吃饭。”安迪说,笑了。

谭宗明立刻明白过来——是上次那个“有趣的朋友”。

他顿时觉得火烧屁股。这追兵已经到了城下了。

不是下个礼拜,也不是明天,是今天,他想。今天,他就要告诉安迪自己的心意。

“今晚有空吗?”他赶紧问安迪。

“今晚加班,有个文件要赶,好明天一早拿给你看。”安迪说。

“我明天不看,这样你今晚总不用加班了吧。”

“你是老板,你说了算喽。”安迪困惑地说,“可是今晚到底有什么事?”

“想找你吃饭,”谭宗明说,“把今晚的时间空下来。”

“干嘛搞得这么正式。”安迪疑惑,不过倒是没有拒绝,“我下午还要开会,你定了地方把时间地点发给我。”

于是谭宗明选了一家新开的创意菜餐厅,订了个能看江景的位置。

本来当日订是订不到的,不过谁让他现在是上海滩扛把子呢,餐厅经理专程给他挪了位子。

气氛不错,音乐也不错,谭宗明坐在那里看着玻璃幕墙外的景色,突然又想起了赵启平的话。

也许他真能在四十岁之前找到喜欢的人说不定。找到属于他自己的,那个真正的家。

谭宗明的手机突然响了。

手机上显示的是家里的电话。估计又是他亲娘打过来询问他的恋爱近况。

他家老太太恨不得一个礼拜一个电话,问他找到女朋友了没有。

才隔了一个礼拜,我上哪里找去。他总是这么回答。

不过别说,这回他还真就快找到了也说不定。……还是一个特别好的女朋友。

可是他还不准备告诉他家老太太关于安迪的事。等到时机成熟,再给她一个大惊喜好了,他想。

餐厅里不适合大声接电话,谭宗明拿着手机往外走。

“怎么了,妈?”他接起来。

“你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他家老太太说话跟平时不同,有些发抖,“你快点回来,出事了出事了。”

这么一说,谭宗明也急了。可是他不能急。他是最不能着急的人,因为现在他是这个家的脊梁骨了。

“妈你别急,慢慢说。谁出事了,你还是爸?”

“是平平。”老太太的声音里带着哭腔,“那孩子让人用刀给扎了……”

 

评论(158)
热度(1154)
 

© 阿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