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各有萌,缘来则聚。

【谭赵】《美丽人生》6

【6】谭宗明,还没断背,但是也差不远了

 

谭宗明醒过来的时候觉得自己的背快要断掉了。

他想伸展一下自己的身体,却忍不住嘶了一声。眼光余波仿佛扫到隔壁床上,那位病人静静吐息着,仍在熟睡。

谭宗明坐起来,揉着自己的腰背,对赵启平说:“别装了,明明醒了。”

那个躺在床上的人依然闭着眼睛,谭宗明在想自己是不是弄错了,但是下一秒赵启平却忍不住“噗”一声笑喷了。

“被哥发现了?”他说。

“装不下去了吧,”谭宗明开始穿鞋子,“小时候你就这样,明明醒了还总装睡。”

谭宗明走到赵启平身边,一屁股坐在他床边上。

他打量赵启平。睡了一夜,赵启平苍白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些血色。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伤失了很多血的关系,他的脸颊有些凹陷下去,显得两只眼睛更大了些。

谭宗明有些不忍心:“怎么样,觉得好点没有?”

“嗯,”赵启平点头,笑眯眯地,“感觉可以上山打虎。”

“打虎?”谭宗明忍不住笑出来,“你这样子啊,打纸老虎还差不多。”

有人来敲门,是个小护士来了。她探了个头,往里看看。

“赵副主任,你醒了啊。有你的访客,我给带进来了。”她说。

门开了。原来是谭家老先生和老太太来了。

“平平,你遭罪了。”谭家老太太一见赵启平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

谭老先生把给谭宗明带的一些换洗衣服拿给谭宗明,然后在赵启平床边的凳子上坐下来。

“我跟你阿姨本来昨天就应该来看你的,但是你阿姨昨天一接到你受伤的电话,吓得手脚发抖,根本走不动路,我们这才派你哥过来看你。”

赵启平攥住了谭老太太的手:“谭爸爸谭妈妈,让你们担心了,真的只是小伤,你们看看,我现在不就已经生龙活虎的了。”

有爸妈陪着赵启平说话,谭宗明去洗漱了一下,换了一身衣服。他再次回到病房的时候,赵启平突然愣了一愣,然后噗地一声笑了。

“还笑。”谭宗明瞪他一眼,“省着点力气笑,别给我把伤口崩开了。”

谭宗明知道赵启平在笑什么。谭宗明这些年不在家,家里给留的衣服还是他减肥成功前的,穿在他身上肥了一圈。谭宗明一边挽着袖子一边瞅赵启平。赵启平在努力憋笑,却还是忍不住。

“哥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漏了气的充气玩偶。”他说。

“说起来也是,你这孩子,怎么瘦了这么多,”谭家老太太说,“太瘦不好。”

有一种瘦……叫做你妈觉得你瘦。

又有人敲门,还是那个小护士。她探头进来:“赵副主任,那个讨厌鬼又来了,不好意思,没能给你挡下来……”

谭宗明正寻思着这讨厌鬼是谁,突然有人从小护士背后推开了门,拿着一束花。

谭宗明一瞧,来人不是包奕凡又是谁。

包奕凡似乎也没预计到屋里的盛况,他愣了愣,旋即笑了。

“哟,这么热闹哪。”他说,看看赵启平,然后对谭宗明说。

“你怎么回来了?”谭宗明问他,接过了包奕凡的花。

病房里也没有个现成的花瓶,他只好把花放在沙发靠手上。

“听安迪说小赵医生受伤了,我心里挂念,还不得赶紧回来看看。所以一结束了工作,就坐红眼航班连夜赶回来了。”包奕凡说。

包奕凡眼睛里带着血丝。谭宗明看他:“你一宿没睡?”

“习惯了,熬夜不就是家常便饭呢,没事,我在飞机上还眯了会儿。”包奕凡说。

“这位是……”谭家二老虽然常听儿子提起包奕凡,但是还未见过真人。

谭宗明连忙给爸妈介绍包奕凡:“这是包奕凡,做投行的,我之前跟你们提过的,我在美国认识的好朋友。”

“哎呀,你就是小包啊,原来是这么英俊的一小伙子,”谭家老太太上下打量包奕凡,啧啧称赞,“你看看,我们家老谭老跟你一起,怪不得没市场,小姑娘肯定都先瞧上你,瞧不上他了。”

包奕凡大笑:“谢谢谭妈妈的肯定。果然您慧眼独到。”

谭宗明一口气差点憋过去:“您还是不是我亲娘了,您儿子有哪点比不上这人的?”

“不过我不喜欢小姑娘,谭妈妈。”包奕凡说,看了赵启平一眼。

谭老太太一愣:“啊?”

“我啊,”包奕凡说,微微一笑,“喜欢小伙子。”

谭宗明咳嗽了一声,示意包奕凡不要说下去了。他妈昨天没给赵启平吓出心脏病,今天别给包奕凡吓出心脏病了。

但是谭老太太显然不领情。

“干嘛呢你,假模假样的,还打暗号呢。哼,你以为你妈是谁,有什么不知道的,”她瞪了谭宗明一眼,“1990年的时候,世界卫生组织就把同性恋从精神疾病分类里移除了。男人女人,一样是人。喜欢男人女人,一样是喜欢,有什么不行。”

包奕凡十分吃惊:“谭妈妈您这么先进哪。”

“那是,我跟你谭爸爸每天都看新闻的。”谭老太太说,“天下大事,尽在掌握。”

包奕凡笑了:“那……如果老谭也是呢?”

“那就是呗。”

“那如果别人因为这个对您说三道四呢?”

“那我就跟他们说:这是我儿子,要你们管。”

包奕凡惊讶地抬起了眉毛。

“我特别想要介绍您给我母亲认识,我相信她跟您一定能一见如故。”包奕凡说,想了想,又问,“那您为什么之前老是催着老谭结婚呢,如果您不怕别人说什么?”

谭老太太叹了口气:“这孩子啊,一点也不知道照顾自己。之前有一次,他得了重感冒,我去看他,他发着高烧躺在床上人事不省的,半死不活。冰箱里居然一点吃的没有,就连给他递杯水洗个毛巾的人都没有,你叫我这个当妈的怎么不操心他。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觉得他该把这事提上日程了,至少生了病出个事能有谁在他身边。我跟他爸,我们老了,但是老来还有人作伴。可他将来要是老了,又要和谁作伴,和谁说说话。小包,你是他的好朋友,我知道你们现在即便单身,活得也很好。我不是反对你们单身,我是怕你们错过你们本来能找到的更幸福的生活。”

包奕凡感动得忍不住握住了谭老太太的手:“老谭,你有一位伟大的母亲。”

谭宗明忍不住问他爸:“我妈怎么越来越能说了,讲话都一套一套的?”

“她退休了之后也闲不下来,在街道居委会帮忙,平时就是做别人思想工作的,能不一套一套的嘛。”谭老先生压低了声音道。

“不过谭妈妈,你不用担心,”包奕凡看了谭宗明一眼,“我相信咱们老谭啊,已经快要抓住自己的幸福了。”

谭家二老又坐了一会儿,唠了一会儿嗑就走了。

谭宗明送自己的爸妈回来,看见包奕凡就坐在赵启平床边的椅子上。

他想干脆去买个咖啡,给他们两个一点空间,但是又有点放心不下,于是站在外面听墙根。

“我之前不是已经明确拒绝过你了吗?”他听见赵启平说。

“我知道,所以这次我是以普通朋友的身份来探望你的。”包奕凡回答。

“普通朋友?”

“之前是我的问题,我承认,我太急了。你知道,做我这样工作的人,遇事都有点急吼吼的。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大于天嘛。但是我现在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所以,我们可以有个新的开始吗?就从普通朋友开始,让我们顺其自然地发展。”

“你的尝试或许不会有任何回报,这条顺其自然的道路也或许根本就走不通。”

“需要回报的是投资,需要可行性的是商业机会。那是我的工作,不是我的爱情。”包奕凡说,“我只请求你,让我们之间能够自由发展。即便最终不能发展下去,那么就当个普通朋友也不错对不对?”

赵启平沉默许久,终于开口:“包奕凡……”

可是包奕凡打断了他。

“现在不答也可以,给我留一点悬念好了。我等你,赵启平,”包奕凡说,“你的答案,等你想答的时候再告诉我。”

 

+++

 

赵启平要换药打针,包奕凡被护士从病房里赶出来了。

他在咖啡机旁边找到了谭宗明。谭宗明正握着一杯咖啡。

咖啡已经冷掉了,但是还剩大半杯。

“怎么不喝?”包奕凡看他。

“难喝得跟中药似的。”谭宗明摇头。

“是吗?”包奕凡说着,扔了硬币进咖啡机去。

“哎,我告诉你难喝,你还买?”谭宗明不解。

“你知道我这个人,从来不听忠告的,即便是碰得头破血流,也要自己尝试过了才算。”包奕凡说着,拿着咖啡一屁股坐在谭宗明身边。

突然手机响了,谭宗明接起来,是安迪。原来安迪已经办妥了他交代的事情,准备买点水果啊鲜花啊什么的到医院来看看赵启平。之前赵启平帮她看过手,也算是认识。再加上赵启平是她老板的竹马,好友的真爱。于公于私,她都要过来看看。

“花就别买了,包奕凡买了。”谭宗明想起来还躺在沙发靠手上的那束花,嘱咐安迪,“就顺路带个花瓶就行。”

刚挂下电话,谭宗明就听见包奕凡问:“对了,你知道安迪要搬家的事吗?”

“搬家?”

“她没跟你说吗?今早她去机场接我的时候告诉我的。”包奕凡想了想,“也是,你现在脚还伤着,也帮不上忙。所以帮她搬家的工作就交给草民我了。”

“公司给她租的高级公寓有什么问题吗?之前不是住的好好的,为什么突然要搬家?”谭宗明问。

“她说她要搬去跟一个朋友一起住。”

“朋友?”

“是啊,说是一个刚认识的朋友。”

“啊。”谭宗明楞了一下。是那个人。

谭宗明一下子就想起来那个没有成功的告白。到底还是被别人跑在了前头。

“你知道对方是谁?”包奕凡疑惑,“我问了安迪,她什么也没说,只说要给我们一个惊喜,到时候会介绍给我们认识。”

谭宗明叹息:“是安迪最近出现的追求者。”

“什么?你不是说要去跟安迪告白的吗,她怎么……又会跟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追求者同居去了?”

“我还没来得及。”谭宗明说。可是赵启平出了这样的情况,也是没办法的事。

“亏我刚刚还信誓旦旦地跟谭妈妈说你已经快要抓住自己的幸福了,”包奕凡摇头,“希望你也能跟我一样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吧。”

“也?”

“别装了,刚刚你听到了我跟小赵医生的对话了吧?”包奕凡说。

谭宗明惊讶了一下,但是没有否认。

“我是怎么暴露的?”

包奕凡笑了:“你的脚步太吵了,这么多年朋友,我还能不知道?怎么,这么不放心我,怕我欺负小赵医生?”

 “你为什么要他给你答案,又突然不要他说了?”谭宗明问他。

“我总觉得,他现在说的答案,一定不是我想听的那个。所以我要等。”包奕凡说,然后想起来什么,“这是这次我的英国之旅学到的。”

“哦?”

“这次一起去英国的那位企业家,是小企业主出身的。他年轻的时候特别拼,脾气又急,总想把事情做好。后来企业做大了,也是一样,但是那么大摊子事情,一个人管着不行,忙得要命,急火攻心,身体垮了,住了好久的医院,事业也一阕不振。出院之后,他一边开始二次创业,一边学起了八卦拳。”

“八卦拳?”

“嗯,我跟你说老谭,这个拳真的特别好,可以强身健体。”包奕凡说,“特别忙的时候打一套,保证神清气爽,气脉通畅。”

“可这跟你的爱情理论又有什么关系?”

“八卦拳讲究的是;气不起而不寻,气去而不追。就像是爱情那朵最美丽的花,它还是种子没发芽的时候,你不能揠苗助长,它凋谢了也挽留不住,不如松手。你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学会等待。越是爱,越是能耐得住这种等待。爱得越深,便能等待得越久。”

“您这是打算愚公移山还是精卫填海啊?”谭宗明说。

“如果有山给我移,有海给我填的话。”包奕凡眯着眼睛,“我总觉得我的对手非常强大。”

“对手?”

“小赵医生心里有人。”包奕凡看向谭宗明,“你该不会没看出来吧?”

“啊?”谭宗明惊讶,“可他是单身啊。”

“说实话我有点不明白,为什么小赵医生到现在还是单身。但是小赵医生心里有人,这点我敢肯定。谈了这么多此恋爱,我想我这点眼力还是有的。”包奕凡耸耸肩,“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对方没有回应他。他这样的条件,女性也好,男性也好,应该很少有会拒绝他的吧。”

“或者,”包奕凡顿了顿,“对方是一个他不能去爱的人。”

“真苦啊。”然后他喝了一口咖啡道。

 

+++

 

包奕凡的咖啡就喝了一口,谭宗明就给他扔了。

他说包奕凡现在需要的不是咖啡,而是好好睡一觉,就把包奕凡轰回酒店去了。

包奕凡连续熬了两周,到处飞,连轴转。他要不好好睡一觉,谭宗明觉得继赵启平下一个倒下的,就该是他了。

他正目送包奕凡走下医院台阶,上了出租车,突然有人从背后赶上来,撞在谭宗明背上,撞得谭宗明一个趔趄。

如果说早上起来谭宗明觉得自己的背快要断掉了,那么现在他的背真的离断掉只差一抠抠距离了。

他揉着腰背回头看,撞到他的原来就是早上的那个小护士。

他还没来得及问怎么回事,小护士一把抓过他的胳膊就往回拽。

“您快回去看看吧,赵医生那里出事了……”

谭宗明回去的时候,赵启平的病房俨然已经变成了战场。

病房门口堵满了围观的护士和病人。刚刚跟小护士一路小跑回来的时候谭宗明听得不是很清楚,据说是感情纠纷,说是有两个女人为了赵医生打起来了。

他突然想起了包奕凡说的:赵启平心里有人……一个也许他不能去爱的人。

会是这两个女人中的一个吗,他想。

谭宗明心里着急,赶紧扒开护士往里挤。当他看清病房里那两个剑拔弩张的女人,不禁大吃一惊。

其中一个不就是安迪吗。她抱着那个谭宗明让她顺路带来的花瓶,仿佛那是她的武器。

“安迪,干嘛呢你,给我把花瓶放下。”谭宗明说,然后看向安迪对面那个小个子女孩。谭宗明不认识她。她拿着一个削皮器,气势汹汹。

谭宗明看着她:“这里是病房,拆房子啊,吵吵什么。给我放下。”

“这贱女人,勾引我男朋友。”那小个子女孩指着安迪,咄咄逼人。

安迪翻了个白眼,无语望天。

“你谁啊,你男朋友又是谁?”谭宗明问。

“我叫曲筱绡,赵医生就是我男朋友。”小个子女孩回答。

 

评论(117)
热度(1064)
  1. 翩若阿不 转载了此文字
 

© 阿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