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各有萌,缘来则聚。

【谭赵】《美丽人生》10

【10】钱可以买到很多东西,但是肯定不包括,对美丽事物的尊重之心

 

曲筱绡一屁股坐下来。

原来赵启平是挨着谭宗明和樊胜美坐的。曲筱绡硬是挤进了赵启平和樊胜美之间。

“你让让,阿姨。”

“叫谁阿姨呢,装嫩也不是这么装的。”樊胜美瞅她一眼,曲筱绡也回瞪她。

“怎么,又要打架啊,今天可是我们人比较多。”樊胜美说。

曲筱绡撅着嘴:“上次的事情是我们搞错了,跟你道歉。我已经调查清楚了,我二哥是个渣男,在外面装未婚骗姑娘。”

樊胜美又好气又好笑:“哟,没想到你这小丫头还能认错呢。”

“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曲筱绡回答。

“听说经过那个事件,你二嫂去公司这么一闹,你爸气得把你二哥从公司摘掉了,原来给你二哥的位置也留给你了。”安迪说。

“你调查我?”曲筱绡瞪着安迪,像一只张牙舞爪的螃蟹。

“我才没有这闲功夫。”安迪说,“前几天有个给投标方的酒会,你们公司也参加了,见到了你爸,听他随便聊了几句他家那个不成器的儿子,没想到居然就是你二哥。”

“反正我爸心里只有大哥。我就是个打酱油的,就算顶了二哥的位置进了公司,又能怎么样。再声明一下,那只是连带收益。我当时去找你们麻烦,就是为了替我二嫂打个抱不平,并不是为了扳倒我二哥。”曲筱绡说,“为了得到一个位子,故意诬陷别人,我还没有这么小人。”

有个帅气男孩朝走过来。安迪认出来,就是那天在餐厅想要给自己钱的那个叫做姚滨的男孩。

姚滨看看他们这群人,立刻认出了其中的谭宗明。姚家也在上海做了多年生意,姚滨平常也帮他爸处理些公司的事,上海滩新来的“扛把子”谭总他还是认识的。都是生意场上常来常往的,他不想曲筱绡得罪谭宗明,便道:“曲儿,不要打扰人家,走,我们自己喝酒去。”

“我不,”曲筱绡坚决不挪屁股,“反正他们也是喝酒,我们也是喝酒,就一起拼个桌呗。”

她把赵启平的那张牌放在桌上:“赵医生,答吧。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也想听很久了。”

赵启平站起来:“我出去透个气。”

曲筱绡一下子站起来拉住了他:“赵启平,你等等。你不准走,你说清楚。”

赵启平看着她:“不是你。”

曲筱绡被赵启平拒绝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拒绝是另一回事。

邱莹莹和关雎尔对视了一下,吐了吐舌头。气氛有点尴尬。

可曲筱绡是个不服输的主儿,她咬着嘴唇,不肯放弃:“不是我,那是谁,你说。”

“这是我自己的事,跟你无关。”

赵启平转身要走,曲筱绡拦在他面前。

“今天你不说,我就不让你走。”

“过分了啊,曲大小姐。”谭宗明站起来,“追求别人是一回事,强人所难是另一回事。”

“这是我跟赵启平的事,老人家请安静。”

“老人家?”谭宗明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老谭,消消气。你看着都快比别人大一轮了,叫你老人家也是对的嘛。”包奕凡笑着拍拍他,谭宗明瞪了他一眼。

“原来这就是曲大小姐。”然后包奕凡打量曲筱绡,“果然如传说中一样。”

姚滨来拉曲筱绡:“别闹了,曲儿,我们跳舞去。”

曲筱绡甩开了姚滨的手,只是直勾勾地盯着赵启平,一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赵启平抱着手看她:“是什么让我这么特别,因为我一直拒绝你?比起喜欢我,其实你只是不能接受拒绝对不对?”

曲筱绡默不作声。

“怎么,被我说中了?”

“不是。”曲筱绡嘴硬,“我是真的喜欢你。”

“那你说说,你喜欢我哪里?”

“全部。”曲筱绡回答。

赵启平忍不住笑了:“全部?你只见过我几面,完全不了解我,根本对我这个人一无所知。”

“在一起了,慢慢不就了解了嘛。”曲筱绡道,“你呢,不喜欢我哪里,我改还不行吗?”

“全部。”赵启平也回答得直截了当。

“赵启平,你这么说也太过分了吧,”姚滨来气了,挡在曲筱绡面前,“你不喜欢曲儿,不代表你可以这么直接出口伤她。”

“相信我,所有不直接的方法我都用过了,”赵启平无奈,“自从遇到了曲小姐,我大概学会了用一千种委婉或者不那么委婉的方法说不喜欢。”

“敢情赵医生的拒人于千里之外是这么练出来的。”安迪笑着瞅了包奕凡一眼,“比起曲筱绡,你的死缠烂打的段数还太低。”

可是曲筱绡一把推开了姚滨。

“你走开,不用你给我出头,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解决。”她瞪着赵启平,不顾姚滨负气而去,“我不明白,男未娶,女未嫁,你为什么就不能喜欢我?”

“就因为我是男人,你是女人,我就必须喜欢你吗?”

“我是一个年轻的漂亮的有钱的女人。没有男人可以拒绝我。”

“那真是太不幸了,不能拒绝的是身体的欲望,能拒绝的是心。我有心,所以我拒绝你。”赵启平说。

“如果我说我不要心呢,”曲筱绡一扬头,“我就要身体。得到人也是好的。”

赵启平忍不住摇头。他已经词穷了。

他叹了口气:“如果可以把身体和心分开,我也想试试。可是我做不到,我试过了。我这个人对自己特别诚实,和自己的心说谎这样的事情我办不到。”

“你心里那个人到底是谁?我不服气。我曲筱绡到底哪里比不上那个人。”

“喜欢这件事,无法度量,无法相比。无论那个人在别人看来是怎么样的,在我心里却是最好的。”赵启平看着她,“你能懂吗?”

“我不懂。我也不信。你编的,根本没有这样的人。我调查过你,你在医院根本没有特别亲密的女同事,平时周末你也是一个人待在家。”

“赵医生确实没有亲密关系的女性,因为他有更好选择。”包奕凡想帮赵启平解围,“比如说,像我这样年轻的帅气的有钱的男人。”

“你?”曲筱绡上下打量了包奕凡一下,“那我就更不信了。赵启平根本就不甩你,我有一次在医院等他,看见你去找他,结果还不是跟我待遇差不多。作为追求者,你的顺位还排在我后面。”

包奕凡完全没想到会被曲筱绡识破。他愣了愣:“你……”

安迪偷笑,拍了拍包奕凡,示意他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和辩解。曲筱绡刁蛮,但却不笨。包奕凡的计策没有成功。他泄了气,重新坐了下来。

“启平喜欢的人不是包奕凡,是我。”有人开口。

曲筱绡循声望去,是谭宗明。他过来揽住了赵启平的肩膀。赵启平看了他一眼,但是谭宗明没有松手。

“哈?”曲筱绡皱眉。

“你不要看不起老人家。老人家的好处多着呢,身经百战,还知道疼人。你们这些小年轻不懂。”谭宗明说,“你这段时间找不到小赵医生,是因为小赵医生已经搬去跟我一起住了。不信你去查,赵医生是不是跟我住在一起?”

“我还是不信。”曲筱绡狐疑地看看他们两个。

“信不信是你的事,是不是是我们的事,”谭宗明轻轻晃了晃赵启平的肩膀,“走,启平,我们跳舞去。”

他一手拥着赵启平就往舞池走。

“哇,赵医生和谭大哥好配啊,我最喜欢看帅哥配俊男了。”看着他们融入舞池的背影,邱莹莹眼睛里都冒出了心心。

樊胜美戳了一下她的脑门:“快把你的口水抹抹。”

“还不允许人有点个人小爱好啊,樊姐。”邱莹莹嘟囔。

“赵启平……”曲筱绡想要追上去,突然有人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是包奕凡。他看着他们两个的身影被舞池里拥挤的人群吞没,笑嘻嘻对曲筱绡道:“曲大小姐,闹了一晚上,也该口干舌燥了吧。要不歇歇,我请你喝酒。”

“谁要你请!”曲筱绡甩他的手,可是包奕凡就是不松手。

要是姚滨在这里就好了。曲筱绡这才想起来自己刚刚把姚滨气走了。

没办法,她只好坐下来。包奕凡塞了一瓶酒在她手里。

“来,至少喝两口充充电,再去继续你的追爱之旅。”

曲筱绡不情不愿地接过来。

“你知道你的问题在哪里?”包奕凡说。

“我有什么问题?”曲筱绡不服。

“你的问题大了。”包奕凡道。

“你是跟我一样的失败者,才没有资格说我。”曲筱绡说,然后喝起酒来。

可是过了一会儿,她又忍不住问:“所以呢,我的问题到底在哪里?”

包奕凡笑了:“你的问题在于,你觉得钱是无所不能的。是,钱可以买到很多东西,但是肯定不包括,对美丽事物的尊重之心。”

曲筱绡皱眉:“不懂你在说什么。”

“不,你懂的。你说你喜欢他,但是你根本不尊重他。”包奕凡说,“对你来说,喜欢不过是一定要得到的代名词罢了。”

曲筱绡瞪他:“而你,不过是嫉妒我有钱罢了。”

“不,相信我,虽然我不是像你一样含着金汤匙出身,但是我也不差钱,”包奕凡说,“而且我从来不觉得有钱是件坏事。它大多数时候是件好事,让你比别人更容易得到美好的东西。但是当你得到的太多,太容易,当你太习惯于得到,你就忘了尊重,不会珍惜。我跟你一样,渴望那些美好的东西,可是即便得不到,我依然会尊重它们。因为它们的存在本身便是件美好的事。无论贫穷还是富有,我都会尊重和珍惜它们。所以在学会爱之前,你得先学会尊重,曲大小姐。”

 

+++

 

谭宗明已经好久没来俱乐部了,震耳欲聋的音乐和如魔似幻的灯光音乐让他不适应。

然后他发现自己的决定里至少还有一点欠考虑:赵启平的肩膀刚刚才好,他不应该让他进入这么拥挤的舞池。

因此他用尽全力拥着赵启平,不让别人撞上他,防止他的伤口裂开。

赵启平的身体平时看着板板正正的,但是搂在怀里却特别瘦,谭宗明轻易就可以抱个满怀。

“哥……”

赵启平开口。可是音乐声和人声都太响了,谭宗明听不见他说什么。

他把他揽过来,贴着他的耳朵大声道:“你说什么?”

能感觉到怀里的身体轻轻颤栗了一下。看来耳朵是这小子的敏感地带,谭宗明有点好笑地想。

赵启平不着痕迹地想要用胳膊隔开两个人的距离,但是拥挤的人群很快又把他推向谭宗明怀里。

“我说,”他只得也贴着谭宗明的耳边喊道,“哥你不用这么帮我。”

“这有什么,举手之劳罢了。”谭宗明说,“再说了,曲大小姐这辈子投机取巧惯了,从不遵守也不想遵守社会规则。我想她之前的人生,无论出了什么麻烦,总能靠关系摆平,无论想要什么东西,总能靠钱得到。这样只会害了她。终于有一天,遇到如果钱和关系都摆不平的事,她就会用上邪路子。我想是时候给她泼泼冷水了,让她知道也学会接受,这世界上也有她得不到的东西摆不平的事情。”

“可是……”赵启平抬头看他。

赵启平的眼睛映着灯光的明暗,仿佛两汪潭水,若深若浅,明媚却又沉郁。

谭宗明在里面看到了属于自己的倒影。心脏突地跳了一下。

突然悸动,不知何谓。

“没什么好可是的。”他连忙说,然后撇开头,将下巴搁在赵启平的肩膀上。

看见赵启平看着自己这个事实,不知道为什么竟让谭宗明如此震撼。看上去他只是想结束这段对话,可是只有谭宗明自己知道,他只是突然不敢再看赵启平的眼睛。赵启平似有一瞬犹豫,然后仿佛决定也不再言语,只是享受这共舞的片刻。他伸出手,绕到背后轻轻环住了谭宗明的身体。

然而躲开了赵启平的眼睛,那股莫名震动却依然在肆虐,余波在谭宗明的身体里泛滥,即便闭着眼睛也没法让他平静下来。不知道是舞池太过拥挤,还是赵启平的体温偏高。皮肤贴在一起,就像是热源互相点燃。谭宗明突然想到了那年初夏的夜。在他的大学宿舍的床上,他们两个也是这样,靠在一起,肌肤相亲。明明是从小做过千百次的行为,不知道为什么那次做来竟有些不一样。那个时候他责怪年轻而敏感的身体。而现在的他早已过了青春期,没有什么可以责怪。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片蠢蠢欲动的海却再次泛滥起来。

不像话,谭宗明想。和赵启平相比,倒是他这个做哥哥的实在太不像话了。 

赵启平说他是个对自己诚实的人,欲望和真心无法分开。

不过自己倒是分得很开,谭宗明自嘲地想。心明明知道怀里人是谁,可是身体却似乎根本不在乎。

他不知道这是不是禁欲太久的后果。很长一段时间,谭宗明都没有过和谁的亲密行为,就连逢场作戏都懒得去作。他之前一直都没觉得渴。不过也许只是渴而不自知而已。他没料到的是,渴得太久之后,这个身体竟然因为和谁的肌肤相亲如此兴奋。

可是对着你自己最疼爱的弟弟硬了,肯定不是什么容易解释的事。幸好灯光太过昏暗,音乐太过靡靡。赵启平还未体察到他的变化。但是再这么厮磨下去,他可不敢保证。

谭宗明揽过赵启平:“不跳了,我们偷偷溜走怎么样?”

“溜走?”赵启平睁开眼睛看他。

“我打赌曲小魔头只能再安安份份坐上五分钟。不出一会儿,她就会来找咱们了。”谭宗明说,“我们最好趁她找到我们之前从后门离开这里。”

“大家都在这里,不好吧。”赵启平有些犹豫。

“相信我,看到了刚刚那幕之后,所有人都会赞成的。”

“那大家……”

“别担心,等上了车,我再发个讯息给安迪,让她帮我们告诉大家一声就好。”谭宗明拉住了赵启平的手,“我们走。”

 

评论(123)
热度(1108)
  1. 翩若阿不 转载了此文字
 

© 阿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