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各有萌,缘来则聚。

君即为喜欢,遇君即欢喜

翻了诗一行的tag,发现居然错过了这么棒的文评,写的太细腻了,谢谢你(✪ω✪)

荷露茶香:

文评写到凌晨一点,思路可能有点混乱,望海涵。


想悄悄【并没有】艾特大大
可是我不会艾特肿么破


第一遍看《诗一行》,将近六个小时,屏幕暗下去的时候长舒了一口气,


很值得。


花时间读这样一个故事,很值得;
花时间看如此一段感情,很值得;
花时间去思考一个问题,很值得。


而我放下手机,闭上眼睛,从故事里抽离出来,思考的问题有些俗套,我却似乎有了新的体会,


什么是喜欢,
为何要喜欢。


敲下这一行文字的时候,我才突然有了新的想法,原本只希望剖析何为喜欢,现在倒更想谈一谈为何喜欢。


萧景琰这个人物很吸引我,从最初看剧便是如此,或许是因为他出生帝王家,或许是他与生俱来的风骨,或许是他向你走来的坚定,他向你点头的庄重。


他是一个铁骨铮铮的男子汉,他是战场上军队的主心骨,他是庙堂上坚劲的雪松,他却有一腔柔情,他却著一袭红衣。


我很自然的想到,萧景琰脆弱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呢,卸下属于将士沉重的铠甲,丢掉“帝王家”这样残忍又无法摆脱的标签,当他逍遥时,当他快活时,当他忧郁时,当他痛苦时,会不会有谁在他身旁,谁伴他左右?


萧景琰生于庙堂之中,兄弟貌合神离,左右逢源,他与之大相径庭,骨血里埋着深情,满腔无人诉说的柔情。


他需要一个听他讲话的人,接受他示弱的人,拥抱他无措的人。
经历风风雨雨,仍然十指相扣,
相视一笑浓情蜜意,灵魂契合浮生尽歇。


蔺晨则是让人羡慕的样子,游走江湖,赏美景,会高手,遇美人。


他不束发,心如青丝一般飘摇,他擅轻功,身如白鸽一般轻盈。
要走便走,想留即留,庙堂之高,江湖之远,他以天下为家。


纵使一只白鸽,飞翔也会消耗体力,更何况为人,兴奋消退,难免倦意袭来。


自由太久,也该渴望一段时间的安定了,也会希望有一人能牵住自己一颗无牵无挂的心,希望有一个亮灯候归人的家。


红装配白衣,沉稳遇轻佻,他不苟言笑,他来去无踪。


他想,他大概是怪怼自己的,但是他们共同的挚友驾鹤西去,他明明也很难过。
他没有意识到,他不希望他是怪自己的,要说原因吗,他怎么能说的清呢?


他想,事情怎么就朝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了,为什么他孑然的背影住进自己梦里,为什么他苍白的面容撞进自己心里,为什么目光不自觉追随他而去?


他不懂情爱,傻傻的,笨笨的,却听到了自己胸膛里心脏有力跳跃的真实声音,他有些茫然,也有些慌张,但是他克制着所有的欲望,就如这么多年一样。


他苦笑心上人无意于自己,他叹慨风流如自己最终竟深陷于一人微笑之下,他伤怀自己的痴恋可能一世黯然,却从不曾后悔今生今世得以与他相遇。


他们理应走到一起,因为爱情,从来冲动热切,从心所欲,毫无章法。


你最看中的东西是什么?
能让你放弃最在乎的东西,便是喜欢了。


这样一种虚无缥缈又温热柔软的情愫,扰人之志,乱了人心。


喜欢是满心满眼皆为他的存在,无需相逢和交流,远远能看他一眼便感谢缘分和运气,默默关注他,悄悄在意他,心里眼里都是他。


喜欢是心心念念与他相遇,见不到的时候暗自期待,见到了之后就笑意难掩,一颗心似乎早已准备好,激动而热切,渴望他的拥抱。


喜欢是埋藏了自己的情绪,不肯流露出一丝爱的痕迹,为了他,也为了自己,吞下苦涩的泪水,祝福他前程无忧,归来掩门自叹息。


喜欢是全心全意为他奉献自己,梦可以舍弃,命也可以放弃,只要他能如愿,只要他能平安,万里江山,岁月安好,有他在就足够。


爱情是从喜欢开始的,爱情有点甜。
爱情会面临重重考验,我非你不要。


生离无论如何好过死别,不知是谁说过,活着就有希望。


他变成了什么模样只会让爱人越发心疼,他经历的痛苦劫难只会让爱人不离不弃。


除了容颜未改,记忆都不复存在,他说,他还是很喜欢,却究竟,喜欢着什么呢?


他喜欢的是旧时与他共度的时光,喜欢原来那个他对自己温柔的笑,喜欢两个人私自许下的承诺,喜欢如今他回忆全无却仍然是那个他,是他的他。


他的善良不会变,他的笑容不会变,他的真性情都不会变,纵然他面对爱人只能问一句“你是谁”,却不妨碍他重新爱上他。


因为爱人懂得执着,因为爱人选择坚啊。
因为两颗心彼此牵挂,尽管相隔甚远也仍然互相感应,尽管一片茫然也要承认心跳频率加快了对眼前人的期望。


我喜欢你,我想你能欢喜,我就没关系。


《诗一行》是一部很棒的作品,有时间还会再重读一遍,愿时光善待相爱之人,愿真爱长存恋人心间。


—————————————附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小段子,原本想将其融入文评中,无奈太过牵强,与君共阅,谈笑一场而已。


那年风起,大雪纷飞。


有人立于苍茫之间,微唇轻启。


“吾之一生,本无意于人贵权势,造化弄人得以居于此位,思来想去,只有三愿,


一愿国疆固若金汤,
二愿盛世悠远绵长,
三愿吾所惦念之人,死者闭目安歇,生者无惧无忧。”


一身傲骨,不低头颅,靖王英姿早已传为一段佳话。


数年以后,恍若隔世,如梦方醒。


一生无所欠,无所怨,却有难言的所恋。


他无愧家国天下,却常常为己而悲,黯然神伤,只因飘雪那年,金陵城下,有个人守在身后,他却忘了说一句,


“一生所求,不过与君共白头。”


END.


by 清露


2016.10.7

评论(13)
热度(120)
 

© 阿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