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各有萌,缘来则聚。

【诗一行长评】若叫眼底无离恨 不信人间有白头

谢谢你的长评,非常喜欢。愿每个心怀爱的人,全被温柔以待,全部爱得英勇。笔芯!

欢颜:

若叫眼底无离恨 不信人间有白头 


                                                              ——给阿不大大的《诗一行》长评


写在前面的一些废话:


并不知道怎样艾特大大,大大能不能看见全靠缘分啦!


其实很久之前就听说了大大的《诗一行》, 但是因为我本身是不萌蔺靖的。我实在脑补不出来两个都没有同框的人,能有怎么样的基情。 但是,忽然有一日我就像是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一般:点开了诗一行,一页页读了起来。一口气看到了凌晨五点,仿佛一个瘾 君 子吸 食 着一种名为“喜欢”的致 幻 剂。


我的确不知何谓之喜欢,在我看来那只不过是一阵虚无缥缈的东西而已。不过全凭自己一颗心。正如现在我无可救药地喜欢着诗一行,喜欢着里面的蔺靖以及喜欢着阿不大大。


我折服于大大的文笔,在描写蔺靖二人情愫时候,落笔细腻又柔情婉转。在描写战场的血肉纷飞的场面时候,又比任何人要来的更加凌厉更加一针见血。仿佛唯恐这一端的我领悟不到战场的刀光剑影万分凶险。


看完全文的时候我几乎是下意识的长舒一口气。然后在心里说了一句:幸好幸好。


幸好什么?幸好蔺靖两人即使江湖远庙堂高也两心相守到白头。幸好我没有错过这样好的诗一行。


我想,这一定是我遇到过最好的蔺靖。


—————————————————————————————————————


我一直都很心疼萧景琰这个人设,在剧里,他一个人守了十三年无人相信的真相,十三年后他又一个人守着大梁的万里江山。我都不敢想象萧景琰他承担着的是怎么样的孤独。他那么倔强那么一根筋,会不会从此以后就画地为牢,陷在失去挚友的内疚和苦楚之中久久都走出不来。


而书中的萧景琰似乎也是一个这样耿直可爱的人。不知道何谓之喜欢也不知道为何会喜欢。但是在胸腔里扑通扑通跳着的心可是不会撒谎的呀。爱上蔺晨他大概是认了吧。正如柳氏的那句:既然是喜欢了又如何假装不喜欢呢?是蔺晨教会了他‘喜欢’二字。从此以后萧景琰的世界翻来覆去只剩下那人在动荡不安的朝局中给了自己承诺的相守一生。


当我看到萧景琰被困十里城那里,真真是热血沸腾,不仅为他不退半步死守到底的铮铮铁血也为蔺晨的策马而归千里不负的情义。


萧景琰一袭红衣立在山坡上,只看那人头也不回地江湖归去,不知他心中作何感想。萧景琰呀,岂曰无衣,与子同袍。从此黄泉碧落有一个人痛你所痛,有一颗心对你日夜牵挂。如此便足够了。


我不知道那是要有多喜欢才会为了对方心甘情愿舍弃一切。就像萧景琰放蔺晨回去他最爱的江湖。回到江湖他依旧是琅琊阁少阁主,游历天下诗酒人生想来自然是恣意纵情的。萧景琰自然深知那人是属于江湖的。而蔺晨更是为了让萧景琰去守着大梁的万里江山,守着对兄长挚友的承诺,他连自己的生死都置之度外,只求护萧景琰周全。


萧景琰孤身一人支撑了这些年,他应了兄长的政治清明,应了挚友的海晏河清国泰民安。他都一一兑现了。他唯独没有给蔺晨任何承诺,他不能给也不敢给。就像蔺晨说的那一句:“殿下守着江山,我守着殿下,守一辈子。”萧景琰无论是于君还是于臣都有一份重担在肩上。他没有辜负蔺晨,他没有辜负任何人,他只是唯独漏算了他自己的心。如果不是静太后的那一番话,萧景琰是否还不会下定决心去找那一个埋在心底的答案呢?是否还被这万丈红尘牵绊住了脚步?这大概就是生与帝王家的无奈与孤独了吧。


而蔺晨呢?为了自己的江心月、杨柳风、杯中雪,为了自己心中的那一份喜欢,甘愿喝下毒酒,只因为自己知道萧景琰在十里城等着自己。一杯蚀骨销魂生生地隔断了两人之后的路,也让蔺晨一个人在无边的黑暗里龋龋独行七年。大概是因为他相信:‘相见不如相闻’。他知道萧景琰在彼端过得很好就足够了。【当我看到蔺晨义无反顾喝下毒酒的时候我真是想挠死他,气他为什么瞒着萧景琰那个大傻子。】


七年大梦醒来,萧景琰是否有过后悔?在以后每一个晨昏未定的日子里,他是否也反复叩问过内心?我以为萧景琰从未后悔过的。因为无论是江山还是江湖都是一份责任。而萧景琰在那个时间下那些条件下,做出了一个这样的选择。必然有他自己的原因。他前半生肩负着家国天下,后半生就应该活得潇洒快意,从此清风明月不回顾。


若有那人陪在身边,江湖再远庙堂再高,一切都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


我们终其一生都在寻找一个能解自己情衷的人,然而又有多少人是如愿以偿的呢?只怕是屈指可数吧。但是我们却不能因此放弃希望。


希望,每一个人都可以爱的很勇敢都可以过得很幸福。


最后,再一次谢谢大大给我带来那么好的蔺靖。笔芯。



评论(10)
热度(99)
 

© 阿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