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各有萌,缘来则聚。

阿不文集

有小伙伴整理的楼诚三部曲合集txt~

云深不知处:

感谢 @阿不 太太授权


内含txt word和mobi文件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bkNGrJY4KXywKifHf9gKpw


提取码:r83p 


失效评论

收到一个匿名表白,开心⸜(* ॑꒳ ॑* )⸝

楼诚表白墙:

补一个昨日的表白,昨天墙墙睡了之后有位菇凉来了个深夜表白,很可爱的菇凉啊!帮着艾特这位太太 @阿不 太太你看这位姑娘好喜欢好喜欢你哦!给太太笔芯,给菇凉笔心

2017/11/22
07/总13

君即为喜欢,遇君即欢喜

翻了诗一行的tag,发现居然错过了这么棒的文评,写的太细腻了,谢谢你(✪ω✪)

荷露茶香:

文评写到凌晨一点,思路可能有点混乱,望海涵。


想悄悄【并没有】艾特大大
可是我不会艾特肿么破


第一遍看《诗一行》,将近六个小时,屏幕暗下去的时候长舒了一口气,


很值得。


花时间读这样一个故事,很值得;
花时间看如此一段感情,很值得;
花时间去思考一个问题,很值得。


而我放下手机,闭上眼睛,从故事里抽离出来,思考的问题有些俗套,我却似乎有了新的体会,


什么是喜欢,
为何要喜欢。


敲下这一行文字的时候,我才突然有了新的想法,原本只希望剖...

少女今天困兮兮的安利

谢谢长评,不好意思刚刚才看到,也谢谢你卖给我楼诚及其衍生的安利,特别好吃哈哈!你说《诗一行》算个『悬疑爱情故事』,我觉得这个形容也挺好的,最近有人联系我,因为看了《诗一行》,对方想邀请我创作原创悬疑向电视剧脚本,让我特别惊讶,感觉自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楼总别开枪是我:

一直想给 @阿不 老师写点什么,(毕竟阿不老师是因为少女刷屏而买下安利的我要对他负责任)但是一来是自己忙,二来是这个故事这么长,又饱含了太多的细节和情绪,对于一个话唠少女来说,要一一细数其中的梗和感想实在太难了(也太长了!好嘛~~说到底还是我太懒了!(耍赖~


特别喜欢的两章,是卷9的最...

你是我所畏惧的美丽(表白阿不太太~)

谢谢你的赞美,夸得我翘起来我的大尾巴!!相信有缘定能常相见XD

闲敲棋子:

       大家都在给阿不太太写文评,奈何我表达能力有限,经常词不达意,就给太太表白来啦!只说喜欢应该不会说错吧


       斗胆圈一下 @阿不 太太。


       如果让我推荐太太的文,我会怎么说呢?(并不是一粉顶十黑,太太看窝真诚脸!)...



歌几曲•清风明月长相顾

读了你的评论,你居然看破了我四大古曲的设定,啊我好开心!!知音难求,谢谢你!!我也要把你推荐的这些歌去听一遍!❤❤

偶尔使用的小号:

表白 @阿不   太太的《诗一行》


下一程并辔这长安路,我与你即是江湖。


                           ...

用我倾心喜欢,许你一世欢喜——致诗一行,致阿不

谢谢你对这个故事里的景琰和蔺晨的评价,特别有爱!!❤❤❤然后…你的『怀中雪』笑得我滚在地上哈哈哈哈哈…

大灰狼的宝贝兔:

用我倾心喜欢,许你一世欢喜


给我的女神@阿不 


不知道怎么表达对《诗一行》和作者大大阿不的喜欢,才算恰当。


不记得一路追下来,有几度泪流满面,又有几次开怀大笑,这一切,都是为着那个她所说的儿女情长的故事,为着那里的蔺晨和景琰,那一生一世一双人。


《诗一行》有太多值得赞叹之处了,气势磅礴的架构,层层推进丝丝入扣的情节,血肉丰满灵动异常的角色刻画,就连每一个章节的名字,每一个配角的名字,都透着作者深深的诚心与爱意。此时...

一行诗,千万言——写在《诗一行》完结之后

2016年3月20日开坑,2016年6月7日完坑,《诗一行》到此终于有了始终。

开坑的日子3月20日我记得很清楚,因为《诗一行》序章开头写的那个时间就是我开坑的时间。两个多月,30多万字,洋洋洒洒。临到结束,既是成就感满满,又有些不舍。就好像谈了两个多月的美好恋爱,突然失恋了的感觉。可是就像故事里说的,人间欢宴,终有散席时候。结束也是开始,到达终点也是重新出发。总归是快乐多于遗憾,欢喜多于不舍。想要说点什么,但是千言万语,话短情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那么就跟大家随便聊聊这个故事的各种因果缘由鸡毛蒜皮吧。


关于“蔺靖”


我是先看《伪装者》再

【蔺靖】《诗一行》卷十《两心誓》其九至其十(全文完结)

作者:《诗一行》终于写完了,故事止步于此处,但是故事里的人却不会止步。从此后,天高水长,青山万里,他们还有他们的千尺江湖万丈红尘要去醉歌逍遥梦魂颠倒呢。开坑的时候我说了:缘来则聚。那平坑的时候就说句:有缘再会吧!谢谢这一路走来给我的支持和喜欢,无以回报,唯有将这份情谊珍藏心头。爱大家!XD


其九  若能参破


小豆子说:最近少阁主突然有了一种新症状。

不是闷症。不是狂症。不是妄症。

少阁主就在屋子里,对着一把剑长吁短叹。

小豆子不明白,问孟掌柜:这是什么症?

孟掌柜笑笑:相思症。

小豆子更不明白了。……他们琅琊阁里明明没有女子啊。...

【蔺靖】《诗一行》卷十《两心誓》其六至其八

其六  若怕蹉跎


蔺晨第二天一大早就见到了那个“有意思”的人。

他在后山别苑的院子里和小豆子一起挑杏花,孟掌柜带那人来见蔺晨,说那人是毛遂自荐来接替小豆子做蔺晨的司书童的,还说飞流那里已经通过了审核。

“啥?”蔺晨看看那人,看看小豆子,然后又看回那人,“你?”

他凑到孟掌柜身边嘀咕:“孟掌柜,我们琅琊阁很缺人吗?这个年纪做司书童……是不是大了些?”

“年纪大些怎么了?有志者事竟成。”那人道。

大言不惭,蔺晨想。

他看看那人:“你叫什么?”

“他叫水牛。”小豆子立刻道。

“水牛?”蔺晨挑了挑眉毛。

他心里思忖:这个人的那双眼睛啊,澄澈明净得...

【蔺靖】《诗一行》卷十《两心誓》其四至其五

其四  若醒华年


从那场大醉之中醒来,萧景琰派人给琅琊阁送去了一封信。

他只有一个问题,也只想知道一个答案。

——你……是否还活着?

不久之后,琅琊阁便带来了这个答案所需要的代价。

——万里江山。

那日半夜突然飘起了细雪,梦境排山倒海而来。

萧景琰在梦中胡乱伸手,想要留住属于自己的半分温暖,却只抓到满手冰冷的虚妄。

他自梦中惊醒,睁着眼睛躺在黑暗里,不知道躺了多久。

左肩隐隐作疼。

那是十里城之战留下的陈伤,平日里倒不觉得什么,但一到湿冷的时候便会痛起来。

萧景琰伸手碰触枕边那把青阕。

这么多年,他入睡时,都有这把剑作伴。仿佛有它陪伴...

【蔺靖】《诗一行》卷十《两心誓》其二至其三

作者:

1)上一章大家在问景琰的年龄问题,这是我自己的设定。我在开坑的时候就说过会改会加自己的设定,就像南楚的皇室并不叫慕容,北燕的皇室也不叫关山。我的设定有时候有特别理由,有时候没有。比如皇室名字这么设就没什么特别理由,我只是觉得“北关山,南慕容”好听。关于设定的问题只要对行文没影响的话,就不再讨论了。

2)景琰在卷十里的新造型写的时候参考的噗噗(嘿嘿。


其二  若醉烟川


小豆子今年刚满九岁,在琅琊阁却是一位老人了。

他两岁的时候父母双亡,据说是老阁主下山云游的时候将他捡回来的。还没有长大到来得及体会身世伶仃的孤独,他便立刻被投入...

【蔺靖】《诗一行》卷十《两心誓》其一

作者:“两”字章终于开篇了,也意味着《诗一行》这个故事终于要走到结局了。谢谢大家,愿意陪着我一路走到了结局。昨天看卷九结尾大家都很受伤,我也很想告诉大家我心里构思的真正结局。可是请原谅我没有给大家剧透,因为我一直希望我的故事是未知的,我希望大家都能跟着故事里的一字字一句句去爱去痛去欢喜去悲伤,陪着故事里的人物一起去经历去跋涉去翻山越海去走马江湖。流泪也好,欢笑也好,每一次的故事每一天的心情都是崭新的。

《诗一行》已经超过30万字了,我想我能一路坚持写到这里,里面有太多大家的功劳。是你们的“喜欢”一直支持着我。现在这个故事快要结束了,我想说,如果你喜欢这个故事,请不要吝惜你们的喜欢,一句评论也...

【蔺靖】《诗一行》卷九《一行诗》其五至其十(完)

其五  大捷日


燕军北溃之日,有一支军队自西而来。

梁军也好,渝军也好,经过和龙军一役,都已身心俱疲,折损巨大。

无论来者何人,他们都无力再与之一战。

萧景琰的铁甲黏在身上,血和汗混在一起,脱都脱不下来。

探子来报的时候,他拄着剑,才能勉强站住。

“报告殿下,是胡族军队,大约有五万人,停在十里城外五里,没有再靠近,只有一人,孤身匹马,朝着十里城来了。”

“是信使吗?”

“不,是他们的主帅。”探子道。

而这个主帅进城的人,蔺晨就在城关外迎他。

“哟,这明明漫天吹的北风,怎么把你这个南方人士吹来了?”蔺晨看着慕容南柯笑。

慕容南柯下了马来,...

【蔺靖】《诗一行》卷九《一行诗》其三至其四

作者:今天解决了一个困扰我好几天的问题,很开心。相信人生总是这样,希望多过失望,快乐多过悲伤,乐趣多过苦恼,美好多过凶顽。祝大家六一节快乐,满满童心!爱你们!


其三  血染烽烟


渝军十万银甲兵,由老将尚子章御军。

他们与梁军前后合攻,气势如虹,一时战意雷动,喊杀漫天。

而与之相比,鏖战了几个时辰的龙军早已疲倦不堪,战意也如他们的兵器和战甲,卷了刀刃,豁了口子。他们听不到主帅的命令,看不到龙军的战旗,在一片银甲和红甲之中,仿佛是烈风中的野草一般,无措地前后摇摆。前面的人被梁军逼着想退下去,而后面的人被渝军追赶着涌上来,反而自己的阵营和自...

【蔺靖】《诗一行》卷九《一行诗》其二

其二  谁人归来雪满弓


关山宴齐坐在他的战车上等着。

他知道,他不用等得太久。城门打开,只是时间长短。

唯一的问题是,战还是降?

前方来报:十里城城门开了,有军出阵。

他问:是否有降旗?

答:没有。

……果然还是要战吗?

他又问:领兵者何人?

答:靖王萧景琰。

意料之中,关山宴齐想。

这个大梁皇位的继承人,似乎从不知道什么叫识时务者为俊杰。如果是他关山宴齐的话,今时今日,若面临和萧景琰一样的局势,他绝对不会守城而死。只要还有王位,死几万军士就死几万军士,割几个城池就割几个城池,就算当个傀儡皇帝又怎么样。因为他明白,性命才是青山。留得青山...

【蔺靖】《诗一行》卷九《一行诗》其一

其一  岂曰无衣


鹅毛般的大雪下了七天七夜。

整个城池被没入雪中,仿佛天地之间只余巍巍白色。

两天前,龙军停止了强攻。

就连敌人也知道,十里城里已经没有粮了。

现在所要做的,只是乖乖地等到梁军弹尽粮绝。

要么困死城中,要么弃城投降,他们必须选一个。

……当然,他们哪个也不选。

“士兵们都在饿肚子,战马也没有粮草了。”列战英道,“再这么下去,他们就连打仗的力气都没有了。”

等不下去了,萧景琰想。

虽然说好了要等那个人回来,但是他已经等到了最后一刻。

如果那个人回来看不见他,也一定会原谅的吧。

“不等了,”萧景琰点头,“也是时候了。”...

【蔺靖】《诗一行》卷八《十里城》其九至其十(完)

其九  九州路远


天还未亮,当默列把那份急报放在他面前的时候,关山宴齐忍不住仰天大笑了起来。

为了这一天,他已经等了太久,现在终于如愿以偿。

这是他留的后手。

自多年前在不度城败于萧景琰手下之后,关山宴齐便仔细分析了他遭遇失败的理由。

其中之一就是因为那个时候梁军粮草充足,所以梁军死守城池,燕军攻城多日不下,元气大伤。于是在那之后,关山宴齐便派四大默影卫首领之一的默张及其手下一干默影卫潜入梁军之中。

这么多年的蛰伏,到今日终于派上了用场。

这群默影卫潜伏在护粮队中,故意一直不动手,直到运粮车接近了十里城,才趁着夜岗之时在运粮车上浇上火油,放火烧...

【蔺靖】《诗一行》卷八《十里城》其八

其八  八曲封狼


萧景琰再次醒过来的时候,蔺晨已经不在身边。

枕边仍有余温,萧景琰闭着眼睛将脸凑上去,想让这温暖包裹住自己。

昨日他们就这样赤诚相对,抱着睡了一夜。人的体温如此暖和,竟然让他忘了他是身处北地的寒风和狼烟之中。

在梦里,他去到了那个青山如黛白云环绕绿竹苍翠溪水潺潺的地方。

十里杏花林,宛如一道素色锦帛铺陈开去,春日到来之际便开得一片粉云缭乱,竟是比金陵的初樱和春桃还要好看。

萧景琰明明从未去过那里,却觉得自己已经到过那里千遍万遍。

大概是总听那个人说琅琊山有多么美,琅琊阁有多么好,所以心里便默默记下了。

若是醒的...

【蔺靖】《诗一行》卷八《十里城》其四至其五

其四  四面燕歌


虎头旗在寒风中飘着,凛冽作响。

关山翰墨策马伫立旗下。

不度城大败,他还以为十里城里肯定军心不稳。

没想到十里城城防严密,部署周全,看不出一丝受影响的样子。

这个萧景琰虽然多年不带兵,但是章法不乱,气势犹在。

虎军昨日傍晚才到了十里城不远处的那块空地,安营扎寨,稍事休息。

今日清晨起来,他便整肃清点了部队,按着关山宴齐的命令,向十里城城门进发。

关山宴齐总把开城凿门流汗流血的活儿交给虎军来干。因此不度城之战中,虎军的折损比龙军更重。

他跟关山宴齐不同。对关山宴齐来说,士兵只是地图上推进的标志,而对他关山翰墨来说,那些都是跟...

 

© 阿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