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各有萌,缘来则聚。

你是我所畏惧的美丽(表白阿不太太~)

谢谢你的赞美,夸得我翘起来我的大尾巴!!相信有缘定能常相见XD

闲敲棋子:

       大家都在给阿不太太写文评,奈何我表达能力有限,经常词不达意,就给太太表白来啦!只说喜欢应该不会说错吧


       斗胆圈一下 @阿不 太太。


       如果让我推荐太太的文,我会怎么说呢?(并不是一粉顶十黑,太太看窝真诚脸!)...



写在《殊途同归》完结之后

不算后记,大概就是我写完之后想到的一点小小补充和感想吧:


为什么纽约?

原著里说,回来上海之前,在巴黎的时候,明楼是搞证券的。我觉得华尔街正适合他,而且和别的城市不同,那个城市在二战之中没有经过战火,所以就送他去纽约了。除了上海之外,纽约是我最喜欢的城市。那是一个充满活力和机会的大都会,我在那里找到了我的第一份工作,在纽约的日子自由、充实而快乐,所以我希望他们也能在那里获得快乐人生。另外,纽约和祖国十二个小时的时差也是我选择它作为最后舞台的原因(冬令时间的时差是十三个小时)。我不想让他们当苦哈哈的学者,也不想让他们经历文革。那段历史我连读都觉得太压抑,勿论还要去写。我希望他...

[楼诚][AU]《殊途同归》第十六章【湖畔旁,树林边】(全文完)

这个故事终于要结束了,谢谢大家陪这个故事走到了结局!


#楼诚#《殊途同归》第十六章【湖畔旁,树林边】


by 阿不


1949年。纽约。中央公园。

明楼坐在毕士达喷泉旁边画画。他一直很喜欢在这里消磨时光。

湖畔旁,树林边,景色怡人。湖上还常有成群的天鹅徜徉,或追逐嬉戏,或交颈而眠。

到了假日,还有人在湖中划船,一派悠闲景象。

有人走过来,站在他旁边,看他画画。

明楼已经习惯了。经常有人这么做。反正来这里的人,大概都和他一样有大把的时间。

可是这次来的人显然不是一个安静的观赏者,居然还开口点评起来了。

“嗯,颜色和光线调得还不错...

[楼诚][AU]《殊途同归》第十五章【待到春日到来】

#楼诚#《殊途同归》第十五章【待到春日到来】


by 阿不


明楼坐在楼梯上,脚边放着那个装着假图纸的行李箱。

他在等一个电话。

电话机扯着线,就搁在台阶上。

若是大姐还在,肯定不允许这样的情况。她是最讨厌家里弄得乱糟糟的。

不过幸好,大姐现在不在这里,而是在纽约,和明台在一起,非常安全。

说起大姐,前几日明台给他打了电话,说一切都已经安顿好了,请他放心。

明台同时在电话里告诉他,说大姐挂念他们两个,问他们几时能到纽约。

很快,他这么回答。

明台是个藏不住情绪的人,明楼怕现在告诉他,他会不小心让大姐知道。

而明楼没办法现在就让大姐面对事情的真相...

[楼诚][AU]《殊途同归》第十四章【最后的魔术】

#楼诚#《殊途同归》第十四章【最后的魔术】



by 阿不


突然被屏蔽了,作者也很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篇文完结了这么久,为什么lofter现在想起来屏蔽呢,而且我的车明明开得如此灵魂派,就这样也要扣车吗咦><

大家只好去我的围脖看了:http://weibo.com/1744736845/D7vfHqBA4?from=page_1005051744736845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_rnd1463421837336

殊途同归:写在结尾之前

《殊途同归》这个故事到今天已经渐进尾声,刚刚一边听着歌一边对结局也有了大致完成的构思,希望下周能够全部写完。谢谢大家陪我一路走来,也请原谅我不能给大家剧透结局,因为我一直希望我的故事是未知的。就请大家耐心陪我一路走到结尾吧,陪我一起看信念如钢,热血如歌,誓言如花,深情如海。

[楼诚][AU]《殊途同归》第十三章【以我之姓,为你之明】

#楼诚#《殊途同归》第十三章【以我之姓,为你之明】


by 阿不


南田洋子一大早专程来办公厅门口等明楼。

明楼走上台阶的时候就看见她站在那里,军装笔挺,脸上带着笑意。

而他知道她为什么看上去如此志得意满。

一则,她拿到了战区图。二则,汪曼春失踪一案终于有了进展。

明楼露出一个笑容,迎上前去:“不知道南田课长大驾光临,有什么事?”

“我发现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东西,想要跟明先生分享。”南田说,“不如去明先生的办公室谈?”

“请。”明楼把南田请到了他的办公室。

坐下来,南田从随身的公文包里掏出一样东西递到明楼面前,开门见山地说:“这就是我想要和明先生分享...

[楼诚][AU]《殊途同归》第十二章【风骤起】

#楼诚#《殊途同归》第十二章【风骤起】


by 阿不


王天风来得迅猛又凛冽,真像是冬日的一道烈风。

他密约昔日战友见面,明楼就选了德国乡村俱乐部作为会面地点。

谁会想到呢,被日本军部和76号挂名通缉,赏金无数的毒蜂竟然会有胆来上海,还大摇大摆在上上下下都是汉奸走狗的地方以赌客的身份出现。

……所谓藏木于林。

阿诚和郭骑云在毒蜂毒蛇密约的包厢外面站岗。

“他们不会打起来吧。”郭骑云有点担心。

“打起来也不怕。”阿诚说。

“说得好像你家一定赢一样。”郭骑云不服气。

阿诚不说话,想想明楼手上那个厚厚的茧子,然后笑了。

可是笑容还未从脸上褪去,突然听...

[楼诚][AU]《殊途同归》第十一章【家园】

#楼诚#《殊途同归》第十一章【家园】


by 阿不


七天之后,桂姨下葬。

来参加葬礼的只有负责操办葬礼的仁济医院的院长,还有明楼和阿诚而已。

那天依然细雨霏霏,他们在墓地上打着伞,看着面前那块小小方碑。

桂姨早和亲戚族人断了联系,一个人在上海住着,因此在她的遗嘱之中,也没有将尸骨归去老家祖坟的打算。

在上海漂泊了一辈子,便葬在这座漂浮不定的城市吧。

“她对你来说,是母亲吗?”看着墓碑,明楼问阿诚。

阿诚摇头:“母亲会给我一个家,她没有。”

“一个故人。”然后阿诚说,盖棺定论。

这辈子当不成母子,但是总

[楼诚][AU]《殊途同归》第十章【假如遇见你三次的话】

#楼诚#《殊途同归》第十章【假如遇见你三次的话】


by 阿不


收拾完残局,已经接近傍晚。

阿诚从外面进来办公厅,发现大部分同事已经收拾东西下班了。

他刚刚带着76号的一干特工逛完了十几条马路。什么收获也没有,又没有接到汪曼春的进一步指示,这些特工无功而返,只能先回去76号待命了。

他看见明楼的办公室灯已经熄灭了。

估计是护送打扮成汪曼春的朱徽茵开着办公厅的车子先行离开了,阿诚想。

办公厅一派平静祥和,仿佛刚刚结束的惊心动魄的一日只是自己的幻觉而已。

他收拾完文件,又整理了一下办公桌,然后走出了办公厅。

出来的时候,才发现外面下起了雨。

到了冬天,上海就阴...

[楼诚][AU]《殊途同归》第九章【代号青瓷】

* 居然在11月凑齐九发更新,不可思议。熟悉我的机油,大概也知道我平时周更甚至月更的速度。这文写得这么快,自己都没想到。可是就像楼总说的那样,这个世界会卷着你走。这个故事也一样,好像在卷着我走一样,不写不快。谢谢支持,也谢谢你和我一起爱着这个故事!


#楼诚#《殊途同归》第九章【代号青瓷】


by 阿不


早上九点十分,阿诚正在整理办公桌上的文件,书记员来通知他明长官要喝他泡的咖啡。

他心里有点不赞成。明楼总是喊头痛。可是喝那么多咖啡,头不痛也要痛了。

起身去泡咖啡的时候,阿诚想,关于明楼这个毒蛇的身份,要找个时间尽快通知夜莺。

现在算是国共...

[楼诚][AU]《殊途同归》第八章【生死搭档】

* 一万字参上!大家周末快乐~

* 再次谢谢大家的鼓励和支持,么么么么哒!


#楼诚#《殊途同归》第八章【生死搭档】


by 阿不


新年过后的一个礼拜天,天气异常阴冷。

早上7点50分,行刑队将一个女囚从囚室里拖出来,一直拖到76号用来行刑的中庭。

那是一个很年轻的女孩,头发凌乱,满身血污。

她双手都被折断了。可是仿佛害怕她似的,他们还是将她五花大绑着。

行刑队的队长指挥手下用黑布去蒙她的眼睛,可是她倔强地甩了甩头:“我不需要这个。”

“如果要死,我要睁着眼睛死,我要看清楚你们的样子,等你们下了阴曹地府我们再...

[楼诚][AU]《殊途同归》第七章【死棋】

* 脑洞依然有限,bug依然存在,求看破不说破哈哈。

* 没大纲,写东西全靠兴趣、脑洞和鸡血,本来想如果卡住就偷偷坑了,但大家一表扬我,我就心虚了,所以决定了,一定会写完。万一后面如果卡住,我再回来改吧。再次谢谢大家汹涌的评论和爱,特别受鼓舞,献上一万字!


#楼诚#《殊途同归》第七章【死棋】


by 阿不


明楼走的那日下着雨。

阿诚看着他拎着箱子从明公馆出来。

“走,我宁可让你走,也绝对不允许你和汪曼春在一起。”明镜神色决然地站在明楼身后,“告诉你,你永远不可能娶她,无论是现在,还是十年二十年后。她汪曼春想要进明公馆的门,除非有...

[楼诚][AU]《殊途同归》第六章【锄奸行动】

*脑洞有限,有bug请谅解,至少我努力产出了><

*AU向故事。阿诚并非明家收养。


#楼诚#《殊途同归》第六章【锄奸行动】


by 阿不


回到办公厅的时候,明楼的办公室还亮着灯。

阿诚推门进去,明楼惊讶地抬头看他。

“你怎么又回来了,不是约了人吃饭吗?”

“吃完了。”阿诚在待客的沙发上一屁股坐了下来。

“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

明楼虽然这么说,却也没有赶他,又兀自低下头去看文件。

而阿诚只是静静看着他。他好像总是看不够这个人。

儿时他最喜欢的,就是看明楼读书,写字,打球,骑马,拉京胡,唱戏。

现在他最喜欢的,不过也是看明楼批...

[楼诚][AU]《殊途同归》第五章【并无苟且之事】

*这周工作太忙,脑洞堆积,但是没有时间变成文字。今天终于有点空,一口气写了一万字,舒畅!!再次谢谢大家的转发和评论,懒惰不想写的时候,只要看看大家的留言,就会变得有动力了XD

*AU向故事。阿诚并非明家收养。


#楼诚#《殊途同归》第五章【并无苟且之事】


by 阿不


阿诚替明楼宽衣解带的时候,明楼轻轻舒了口气。

“我这是秘书啊还是管家啊,怎么什么都要做。”阿诚抱怨。

“章子你还要不要了?”

“你就知道拿这个威胁我。”阿诚说着,瞅了放在床头柜上的药罐一眼。

说着要做苟且之事,明楼半夜潜入他的房间,把他吓了一跳,原来是想让他帮着上药而已。

“...

[楼诚][AU]《殊途同归》第四章【小团圆】

*AU向故事。阿诚并非明家收养。


#楼诚#《殊途同归》第四章【小团圆】


by 阿不


据说明家祖上是贩马发家的。所谓富贵途中进,生意路上兴。

因此也并无一个固定的居所。只是后来生意越做越大,羽翼逐渐丰满,才决定在上海安家。

当时,明家找了最有名的风水先生在上海郊外选了一处龙凤之脉,建了这座明家大宅。

那位风水先生还真是位世外高人。据说明公馆不仅背山面湖,风景独好,就连土里水里都透着一股灵秀宝气,养花活牡丹,养草秀兰草。

不过当然,这么好的地方,和挨挨挤挤的上海市内还是有一定距离的。

因此车子开到明公馆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多了。

冬天的夜晚被越来越浓的墨色...

[楼诚][AU]《殊途同归》第三章【宜与不宜做的事】

*AU向故事。阿诚并非明家收养。


#楼诚#《殊途同归》第三章【宜与不宜做的事】


by 阿不


之后一天是周末。不用去办公厅上班,正合阿诚的心意。

毕竟,有些事情消化起来还是需要一些时间的。

只要想想,等明楼醒了,是怎样一番鸡飞狗跳,他便有些忍俊不禁。

你不是凡事要讲究真凭实据吗,他想。

我就把真凭实据给你。不仅给你,我还要把它们撞得东倒西歪,洒得满地都是,把它们留在黑纸白字的账单里,把它们藏在服务员的暧昧神情里,让你自己去一一找到。

到了周一的早上,他对着镜子好好整理一番,又去家门口的小吃摊上慢慢悠悠吃了一碗馄饨,才心满意足地拎着包去上班。

果然,他...

[楼诚][AU]《殊途同归》第二章【如何撬开铜墙铁壁】

*AU向故事。阿诚并非明家收养。


#楼诚#《殊途同归》第二章【如何撬开铜墙铁壁】


by 阿不


阿诚三步并作两步往前走。

他今天刚刚到办公厅,就听说明长官在办公室已经跟人开了一个多小时的会。

可是他昨天居然没有听到任何消息,也没有人通知他需要为会议做准备。

他正疑惑明楼葫芦里不知道卖的什么药,书记员就过来了。

“听到风声了吗,听说进出口的放关制度要改了?”

“哦?”阿诚立刻竖起了耳朵。

“明长官说了,以后进出关方面的事情,您这里一个章不行。必须由三位高级秘书一起,三章齐全才可以放行。”

阿诚一惊:“什么时候的事?”

“就是今天早上的事...

[楼诚][AU]《殊途同归》第一章【今日立冬】

* 楼诚坑里的油菜花太多,我没菜,本文纯属自娱自乐而已。OOC之处,大家多原谅。

* 这既是一个儿女情长的故事,也是一个家国天下的故事,但主要还是一个儿女情长的故事XD
 
* AU向。如果阿诚不是明家收养的话……


#楼诚#《殊途同归》第一章【今日立冬】


今日立冬。

立,建始也。

“建功立业。”他听见梁仲春说,“放着欧洲那么逍遥的日子不过,那位明大少爷从国外回来,摆明了是要来建树一番。”

“你是说,在这样的世道里?”阿诚挑挑眉毛。

“阿诚兄弟,你这就不懂了,在乱世里,我们这样的人呢,就是尘土。明大少爷那样的人物呢,就是枭...

 

© 阿不 | Powered by LOFTER